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封鎖新聞線 — 誰是自由看不見的敵人?

2016/2/1 — 11:51

【文:高堡戍】

在任何國家,掌握權力的人,想要操弄人民,必先消滅自由。而新聞自由,又是所有自由的根本,所以國家得剷除記者,才可以把人民統統變成愚昧的羔羊。龐大的政府,會怎樣收拾它的眼中釘?《封鎖新聞線》的記者,受跟蹤、監視、人格毀滅、捏造事實。為了滅聲,國家可以不擇手段。

過去一年,香港的新聞自由,不斷收窄扭曲。新聞工作者面對的壓迫,在電影《封鎖新聞線》中表露無遺。

廣告

自由覆滅的警號

廣告

《封鎖新聞線》改編自真人真事,韋加利揭露中情局,為資助尼加拉瓜內戰,竟和毒梟合作,因而獲得普立兹獎,是記者的最高榮譽。國家機器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威迫利誘,令受訪者改口風。結果,最後他眾叛親離,身敗名裂,連任職的報館也要離棄自己,黯然死去。

最令人意外的,大概是新聞行業的窩裏鬥。原來,傳媒身負「第四權」重任,卻不但分門分派,各佔山頭,而且眼紅、要不得別人好、落井下石。難以相信,這竟是風高亮節的傳媒。當小報記者,面對國家的肅整,傳媒的龍頭老大《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都沒有站在雞蛋的一邊,反而與強權同流合污,指韋加利的報導造假。

雞蛋一盤散沙,就是個人自由覆滅的警號。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今日新聞業,在科技挑戰下的困局。有一幕,講述韋加利由監獄、法庭、華府、尼加拉瓜,一年來抽絲剝繭寫出來的心血,上載到網上不久,即被各大傳媒轉載。轉載報導,不費一分一毫,但調查報導的採訪過程,卻極為昂貴,在網絡新聞世代,那誰還願意慢慢調查呢?尤其今天傳媒山頭林立,整體廣告利潤下降,成本上升,報館說不向錢看,是騙人的。深度調查報導,所費不菲,還怎樣做下去?

孤獨的悲劇英雄

電影描繪的新聞行業,真實感強。從編輯室的政治角力、記者的明查暗訪,到政治單位的阻撓,尤其打壓記者的一面,都刻劃入微。對傳媒行業有興趣的,都可以看看這部電影。

記者求真,注定是悲劇英雄。

《震盪真相》的法醫,和記者一樣,同樣也要揭露真相。分別在於記者更勢孤力弱,沒有所謂的同路人。《封鎖新聞線》的記者,連妻子都一度不支持他,沒有人理解,沒有人信任。在深雪的林間,回頭一看,記者發現,只有一行孤獨的足印。但可惜的是,電影描繪主角的外在壓迫深刻,但對他的內心反應,著墨很少,成為這部電影一個敗筆。

對個人自由的壓迫,其實又豈止國家?國家的壓迫是看得見、摸得著的,龐大得讓人喘不過氣來。但還有更深入、看不見的壓迫,它無孔不入。這種看不見的壓迫,其實來自「娛樂化」。曾有人指出,電視節目推崇愚昧的娛樂,嘲笑嚴肅和深刻,再結合媒體襲斷。結果,各式各樣的媒體,今天都強調輕鬆、快樂,拒絕思想。人們不加思索,因為我們不再關心重要的事。

這部電影提醒我們,除了要當心對自由看得見的壓迫,還要堅守深刻和真實。想起倪匡的一句說話,殺了所有的雞,太陽明天仍然會從東方升起。

 

作者簡介:沉迷電影,只因希望在電影世界尋找自己。無法加入電影圈,只好拼命寫影評,也算是為電影出了一分力。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