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導火新聞:道德、操守、專業成炮灰

2016/8/2 — 10:53

《導火新聞線》海報

《導火新聞線》海報

【文:畢氏文青】

電影誠意十足,明顯是有限預算下的艱難之作:除了開場的「大突發」外,主要場景就是報社辦公室及錄影廠(都是廠景);特首、司長、警務處長、警官、闊少及闊少父親等主要角色都只是由不知名人士飾演 -- 可惜這幫臨時演員表現生硬,所有場口表情只得一個,浪費了機會。

《導火新聞線》編劇動機明顯。方凝片頭説(大意):「不應遷就市場,不該只是緊張點擊率」。我以為接下來可以看到,在即時新聞及24小時滾動新聞的巨輪下,記者還是會堅持新聞操守、採訪道德,面對強權不會退讓。但,之後看到的卻是記者...不論是閃報還是冏報的記者不斷主動介入新聞事件,先是電視台直播脅持人質事件出街;後是冏報將疑犯的訪問不作任何刪剪即時直播出街,繼而輝爺踩上政府總部要脅新聞官説:記者寫甚麼,事實就是甚麼,逼使政府乖乖聽話按記者及疑犯的要求去做。

廣告

就我認知的新聞界,我想仍未「淪落」至此。然,倘記者權力若真的是這樣強大,藉此威脅政府是否不道德?即使政府龜縮不堪,記者是否就要比政府更快更加淪落?

電影又似乎對所涉法律問題深思不足:編劇是否過度神聖化一罪兩審?一罪兩審就是沒有終極判決,一單官司隨時沒完沒了。大陸就有一罪兩審了,香港真的要學?片中的扭位就是有証人作假証,那是否一罪兩檢可解決?更應令人反省的是:如果闊少飮了酒姦殺少女抵死,那智叔遭煽動殺人是否就值得原諒同情?令人更失望的是,當方凝認為不應向市場低頭的同時,全劇最「逆轉勝」化解危機的一著,竟是將此複雜的法律爭議轉化為「懶人包」,然後透過網絡的力量促使鼓動群眾上街,「感動了」疑犯,解決了一場人質脅持事件,同時新聞道德、操守、專業亦成了炮灰,被導火新聞燒得灰飛煙滅。

廣告

說到這裡必須重申《導火》電影是可以一看的,而電視劇比電影好看多。接下來,我想說的是電影以外觀察。

許許多多的現職記者或是已經退下火線(仍搚著新聞報道員形象正面的餘溫)的藝人、甚至在大學任教新聞系的,看後紛紛將此片神化了,說甚麼劇情逼真反映現實感動位處處...不帶半點批判質疑。「批判」不是新聞入門的ABC 嗎?大概片末那句造作的「將此劇獻給『偉大』的記者」起了迷暈作用...忽然,手握第四權的無冕皇帝頭上的光環..忽然再被擦亮,記者們在漆黑的戲院內更覺迷失,有沒有人理性認真反思一下...電影所描述的,看似是由記者、新聞改變了社會;改變了世界的「美好大結局」是否合符新聞操守,在JOUR1001課堂中教過的新聞ABC,到底他們還記得多少?如果,他們果真認為,此片說的是他們理想的世界,應有的新聞處理手法、他們期待的傳媒生態,我想... 我三年的新聞系訓練果真是讀屎片的、十年跑新聞的日子應是白過的。

全片金句由大台主播「李思思」說出:「我是記者:不是演員」。出自一位廣告紅人前主播口中的這句非常「科幻」的對白,太正太吊詭。今時今日的新聞...除了(也許是不自覺地)捧紅了這些人(以及將會捧紅更多未畢業就一心只為當主播的新聞系學生),我仍多麼希望那些仍在奮鬥的記者們可以清醒地、批判地、張開雙眼為真相繼續努力,至少讓這個本來已經艱難的行業,不至繼續「夕陽」下去。

然而,這幾天,我看到舊行家對此片的「照單全收、毫無批判、沾沾自喜」,我不禁要問一句:看優先場和明星們自拍再在社交媒體毫無保留地分享,真記者為此電影「加持」,不怕被誤認為是賣廣告嗎?真記者,可以替產品宣傳嗎?我真的不知道是JOUR1001改了課程內容、還是新聞生態真的起了如此這般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已不是我所認知的新聞專業,我更加不希望公眾單純透過這電影的描述去認識香港的傳媒。

寫到這裡,我想起片末那首歌《We are not afraid》(我們不害怕),但...其實我真的好害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