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怎樣繼續我們的新聞事業﹖

2015/7/31 — 14:21

壹仔 cut print,多少新聞猛將離開崗位,不知是暫時還是永遠。然後很多事後孔明跳出來,例如早前利世民的那篇《怎樣繼續我們的傳媒事業﹖》,說傳統媒體的經營模式要改變,對《100毛》、《墳場新聞》趨之若鶩,說新聞工作者要適應新時勢云云。但講來講去,所謂的「新出路」——若《100毛》、,《墳場新聞》也算新出路的話——只是「做傳媒」,不是「做新聞」。

《新報》停刊、《成報》母公司清盤、《壹週刊》重組掀起的類似這樣的「紙媒已死」、「網媒是皇道」的叫囂,犯了幾個很大的謬誤。第一,《100毛》、《墳場新聞》都不是新聞,也許算是觀眾反應不錯的媒體,但絶對不是新聞。“Huffington Post” 算是新聞,帶不少來傳統媒體不會書寫的新角度,但《100毛》、《墳場新聞》充其量只是中文版的 “Onion”。叫新聞工作者照《100毛》的模式去找新出路,其實與迫他們轉行無異。

第二,網上、手機新聞是發展大趨勢,這沒有錯,但是,發展網上版,其實並不是炒掉大量印刷版的人的真正理由。網媒及紙媒不應該是互相衝突的,反而一個成功的新聞媒體,網媒與紙媒應是相輔相承,互補不足。一個正常的新聞媒體,除了為讀者帶來最快最新的消息,總也應該有真正屬於自己的、獨到的內容,有挖掘新聞議題、agenda setting、深入部析的功能,而不是一味「炒稿」。做網媒的人,可以又快又準,但未必懂得挖掘深入的議題、做調查性質的新聞,這要靠長期紙媒訓練出來的功力。

廣告

一個成功的新聞媒體,大可以留下一班做紙媒的記者編輯,專攻深入調查、獨家故仔,做出來的報道,可以給印刷版也可以給網上版,在記者角度分別著實不大,最多是寫長、寫短,或者多寫幾個不同中版本,給不同性質的媒體。即便有一天真的完全不印紙,記者編輯仍是 content provider 的角色,做同樣的內容,只不過是刊登的渠道不同了,還是用不著大量炒人——真正有心搞新聞媒體的話。當然,除非傳媒老闆想削減成本,或金主想撤走資金。那炒人的真正原因是金主「不想玩」傳媒了。

報網合一、雜誌網合一,歐美、大國大陸都在做,已遠遠拋離香港。關鍵是,人家的網站和印刷版真的可以較好地融合,只是不知為何香港眾多媒體的報網融合卻顯得吃力。數年前我遇見一個大陸《財經》雜誌的記者,那是《財經》的前總編胡舒立已另起爐灶創辦《財新》,《財經》少了不少猛料,但一些深入的文章仍挺好看,那位《財經》記者說,她平時寫稿給雜誌,遇到可即時出的新聞,即寫給網站,若是難,看來不是運作上的難。

廣告

已有不少馬後炮議論,《新報》虧損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為何此時才來停刊,所謂「紙媒做不住」似乎難以解釋。最合邏輯的說法似乎也是,金主「不想玩」了,或者想抽調資金做其他事。

一雞死一雞鳴,另一邊厢,又有新媒體《端傳媒》、《香港01》面世,背後神秘金主自然又是議焦點。而且,這些金主之願有多 sustainable,永遠是個疑問。

末了,真正有心做新聞的記者編輯們,要把世事看得通透一點,今時今日,在香港做新聞(不是做傳媒,當然尤其不是《100毛》那種),說穿了是金主的遊戲。

最後,衷心祝願吳曉東發起的眾籌 Factwire 成功,成為香港首個避開金主之難的新聞媒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