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壹週刊的日子(三)為什麼可以亂寫電視表?

2017/7/20 — 21:55

資料圖片:壹週刊創刊號

資料圖片:壹週刊創刊號

我開始返壹仔工,Book A尾幾版是一系列專欄,黎老闆、楊懷康社長、張五常、李碧華、蔡瀾,還有林振強,由尾揭返轉頭,不出奇。Book B尾幾版是電視節目表,以下簡稱電視表。電視表是什麼?電視表是電視頻道的節目時間表,我估計是為了方便美術部排版需要,每一版才會有四格電視節目簡介。格仔的文字沒有重要性,反正不預期有人閱讀。配圖才重要。整整七版篇幅,總不可能連一張照片點綴一下也沒有,完全文字only。

那時,負責電視表的記者,也負責欄目「壹週搜影」,即電影表。我未返工,她已辭職,即將last day。她的上司,是Michelle。職位上,我不屬於Michelle管理的範疇;實際上,就是協助她搜查資料。我從來不算積極進取的,不知道何來勇氣,知道Michelle正打算請一個新人回來處理電視表及電影表,居然舉手:「使乜專登請個人返嚟呀?我做埋咪得囉。」

廣告

見微知著。十七年前,請一個記者,可以只負責電視表、電影表、整理電視台fax來的劇集劇情、整理影評人fax來的專欄文字。聞說Book A的人手和資源比Book B還要豐足。跟今日的記者要寫稿要影相要執相要拍片要剪片要出post要錄VO要校對要sell客要懂IT要一心九用,是完全兩回事。Michelle樂於見到有人不介意兼顧沒有人重視的工作,順理成章答應了我的請求。我就開始撰寫電視表。

上一手電視表話事人,做法很簡單,將電視台傳來的新聞稿,斬到合適字數,搬字過紙填格仔,搞掂。一般來說,壹仔Book B的稿件,流程如下:記者寫好一份稿,先將字稿交給編輯修改,再跟編輯揀相。完畢,連字連相交入美術部砌稿。砌好,編輯又要審閱一次,再改,改完,交給副老總再改,改完,如果總編輯路過見到有意見,又改。一份稿,搞足一日一夜,不是新奇事。電視表是例外。記者自己搞掂就可以,大家都以為是刊登電視台新聞稿的文字,沒有編輯會認為有需要花時間去提升質素。唯一會作出修改的,只有校對部,糾正錯別字。

廣告

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意圖沿用新聞稿的文字。原因,很簡單:我自己寫,更方便快捷。沒有充滿盤算的大計,沒有驚天動地的陰謀,甚至是連吸引讀者留意的意圖也沒有,只是純粹覺得好玩,就寫些個人感受來代替節目介紹。似寫日記,是一種發洩,也是一種放在字裡行間的機密。打算直到被上司責罵,便回復原狀。沒有,沒有責罵,也沒有讚賞,就像於空氣中放了一個沒有臭味也沒有聲響的屁一樣,無聲無息。

是直到李碧華傳了一張字條來,讚了我一下,我才發現有人留意。然後,有些其他組別的阿頭告訴我,出面有人讚好;然後,到林振強顧問在每週批文中,又提了我一次;然後,開始有些讀者寄信或電郵過來;我才漸漸明白:「噢,原來有人關心電視表呀!」

若干年後,有人告訴我,很多雜誌的電視表也抄襲我的所謂風格。我向來不太理會。讓我真真正正感動的,是直到有一期,我在電視表狂插當年的利物浦腫瘤級後衛查奧爾,忽週居然照抄,但你明顯看得出該寫手根本不知查奧爾是誰。嗯,係正嘅。

至於有讀者提及,曾經有廣告商在壹仔電視表落廣告,史無前例。我反而沒太大情緒起伏。那時的上司通知我,係本書勁,sales又叻,電視表才有廣告,與我無關。我欣然接受。我又無佣金,可以怎樣有關?至於為何壹仔會唔再有電視表?下章再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