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壹週刊的日子(二) 見工跟鄭中基有什麼關係?

2017/7/18 — 21:40

作者憶述,《壹週刊》2000年的其中一期,有一冊是用鄭中基醉酒鬧事事件作封面。(圖為鄭中基在《低俗喜劇》的演出)

作者憶述,《壹週刊》2000年的其中一期,有一冊是用鄭中基醉酒鬧事事件作封面。(圖為鄭中基在《低俗喜劇》的演出)

見壹週刊工,是人生第一次見長工。在此之前,做過兼職,做過暑期工,例如跟方太去7仔做店員,例如去伊館做保安,去貨倉搬貨,最勁是跟五叔做裝修,日日手持電鑽鑽爆牆壁,似收錢做健身。跟傳媒機構有關的,也有,去有線做sales,去經濟日報沖曬菲林,去東方日報做圖書管理員。對於見工,早有一定程度的經驗。心得是保持輕鬆,別過份緊張。

知易行難。大學畢業前夕,流行去MK影証件相,影完,店員會幫你執白塊面,執走暗瘡,那時好明顯未發明美圖秀秀,執相是一種潮流玩意。對我這類貪新鮮來說,吸引力太大,況且,美其名需要拍一張好的證件相放入履歷,是連媽媽也會贊成的美事。於是,我下了一個讓我後悔不已的決定。

廣告

我買了一套廉價的西裝,架上一副斯斯文文的金屬框眼鏡,以為拍完照片,執過後,拿去見4A也無往而不利。Shit,出來的作品,讓我變成唐英年。(當年唐英年還未入屋,是直到唐英年選特首時,我本護照給一班損友偷偷瀏覽,才為我正式冠名。)我望著被執到似老了二十歲的自己,白過《神鵰俠侶》古天樂的自己,本來想把照片當垃圾扔掉。又不捨得。反正不是放在員工證,不會有什麼人看到吧,照用啦。就這樣,在將軍澳工業邨壹蘋果大樓大堂填寫CV時,我就貼了一張很似唐英年的證件相。

負責面試的,是Wendy。不知Wendy是沒有看我張CV,還是處變不驚的能力實在高明,全程可若無其事。她拿著剛出版的幾期壹週刊Book B,一本是成龍開記招講解跟吳綺莉的關係,即是犯了所有男人也會犯的錯;另一本是鄭中基在機艙醉酒鬧事。同樣做錯,兩個男人,十幾年後,成龍仍然是成龍,鄭中基則脫胎換骨。Wendy循例問問我的意見,就錄用了。可能,資料搜查員就是找找相片,翻翻剪報,原則上,應該沒有什麼難度,只要來應徵的隨時上班,都沒有太大分別。事隔十幾年後,我才明白,是有分別的。例如,我跟比我年輕一大截的同事相處,當我提及黃翊,他們會立即反擊不知道黃翊是誰。無所謂,黃翊出道時,他們未懂性,不認識黃翊的確毫不出奇。可惜是他們只願活在自己的世界,不認識的,便一味抗拒,說老土說過氣說沉悶,就是不肯google一下,看一看很容易便翻閱到的維基百科。唉,如果他們是個醫生是個會計師或者是個地盤工人,不認識黃翊完全沒有問題。他們任職傳媒機構呀!沒有意識去理解自己不理解的,不如,去賣保險或者去賣蔬菜啦。每到這個時候,我都會想起舊上司的一句教晦:「做雜誌這一行,未必需要樣樣事也瞭如指掌,但一定要樣樣事也知少少。」

廣告

話題扯得太遠了。基於我是連翁美玲跟湯鎮業的戀情也記入腦的怪胎,在壹週刊當資料搜查員簡直如魚得水。最記得其中一個任務,是網羅所有跟劉嘉玲傳過緋聞的對象,我幾乎可以在不翻閱資料的情況下,背出一大堆男星的名字。方太買落的八卦雜誌,真有用。至於為何會突然由無需揸筆的,轉去撰寫電視表?下篇再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