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一百零六) 蟲草

2017/3/30 — 6:39

一般第一次到西藏拉薩的,在海拔3千8百米高,第一晚或多或少都會有一點高原反應。我在拉薩第一夜,頭疼得厲害,腦袋像不停的向外擴張。有一位收音同事行程完後回到香港,高山反應後遺症持續近一年。蘇玉華是全組人裡完全沒事的一個。

這個世界最大海拔最高的高原地,在特殊氣候、土壤和水源之下,衍生出多種珍貴獨有的野生草藥,其中包括我們拍攝的主題,冬蟲夏草。《本草綱目》也有描述蟲草,不過就以雪蠶來命名。其實千多年前西藏人已知道蟲草的功效。相傳南北朝時期,北魏和吐蕃打了十多年仗,發現吐蕃的馬匹吃了冬天融雪之後長出的黑色草芽,特別強壯有耐力,跑得特別快。18世紀20年代,法國有科學家到西藏考察,確認這種東西叫冬蟲夏草,再過100年,英國植物學家才把冬蟲夏草的神祕面紗一層一層的揭開。

蟲草的形成,是由於真菌入侵了蝙蝠蛾幼蟲體內,吸收蟲體內的營養,直至幼蟲死亡,之後在蟲的頭部生出草芽,成為冬蟲夏草。

廣告

近年市場對蟲草的需求越來越大,但這種野生的天然資源有限,身價也越來越高,十年之間漲了50倍,貴價的蟲草去到上海北京等地,可以高至一萬塊錢一兩。所以每年5、6月蟲草成熟季節,許多西藏人都荷鋤提剷上山採摘蟲草求利。不過個別西藏人能挖到的蟲草數量不多,一個季節有數十條已經算是不錯,最多的可以找到百條以上,運氣不濟的可能一國月才收穫10多條。有頭腦的商人就收購零星落索的蟲草,集中成大量再批發。

有香港商人與西藏當地蟲草商合作,化零為整,集中個別藏民的蟲草量。對於藏民來說,他們有固定的銷售對象,不用奔跑找買家;對於商人,有固定的貨源供應。不過要與當地蟲草商合作,沒有相當關係是不成的,而關係,總是建立在金錢之上。

廣告

在我們的拍攝行程中,遊客出沒的景點,時不時有藏民兜售手上拿著一包幾十條的蟲草。二十多年前,同事到青海拍攝,也有當地人這樣兜售蟲草的,當時開價是一元一條,十年前我拍攝時,這些散貨,還不算肥壯,已賣到10元一條;今天,運到香港的零售價,是70-150港元一條!

西藏百分之五十六以上的縣都有野生蟲草,其中林芝、那曲和昌都最多,我們在盞記的安排下,去了林芝和那曲。

林芝距離拉薩7、8小時車程,有西藏江南之稱。沿途天氣忽冷忽熱,時雨時晴,久不久會看見彩虹,甚至兩條彩虹重疊。天氣好像有意配合政治的不穩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