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一百零四)西藏 — 中國的瑞士

2017/3/23 — 14:31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2006年,盞記要推出野生蟲草,產品包裝還沒有出來,就贊助我們去西藏,隨他們收購蟲草的同時, 安排拍攝野生蟲草的採摘和交易,當然少不了醉人的風光。西藏是敏感地區,不容易獲得拍攝允許,但盞記得到中聯辦的協助,取得北京國務院轄下機關的批文,直接發函到西藏自治區,我們毫無困難地經廣州飛昆明轉到西藏拉薩。

有人說,世界智慧在喜瑪拉亞山腳下。

喜瑪拉亞山脈左邊是印度,右邊是西藏。

廣告

踏上西藏高原,離地遠了,離天近了,是否就能領略天地間的奧秘?

拉薩太繁華了,跟國內其他城市沒有兩樣,除了大昭寺還有一點藏民的虔誠崇拜特色。布達拉宮,也只是遊人如鯽的一個景點,何曾令人有沉思遠古智慧的欲望?只因為這地方太『漢化』了。喇嘛原是藏傳佛教令人敬畏的象徵,卻盡向外來人士討錢,宗教也像我們從平原來到高原上的反應:缺氧!

廣告

猶如越神秘的女子越多男士追求,西藏的神秘吸引無數人的嚮往。到了拉薩的,又被布達拉宮吸引了,多貴的門票也要想法子進去鑽鑽。聽說門票炒到五六百塊錢一張,你願意排隊等候的,每天也只允許100個散客進場。

布達拉宮原身,是當年吐蕃松贊干布為迎娶大唐文成公主建造的。古今中外很多癡心漢子都曾為所愛的人興建宮殿堡壘,去過黎巴嫩看過一間堡壘,是一個男人為自己所愛親手一磚一木搭建的,那女子沒有受感動,但堡壘最終還是建成了。文成公主嫁到吐蕃是政治婚姻,松贊干布建布達拉宮也許出於政治表態,但它的成果是愛的顯示。

布達拉宮前的廣場,豎立了解放紀念碑,與巍峨的布宮不知算是共存還是對峙。西藏問題相當複雜,歷朝都難以全面接管,當世中國政權對西藏要全面管治,也不知這對峙要什麼時候才能解決。

在西藏可以看到不同的建築都有牌樓或碑柱標誌著什麼什麼省份援建。原來全國不同的省政府多年來在經濟上不停地向西藏不同的地區『輸血』,西藏部份人的生活在這些年間得到改善,因而向中共政權歸心。但是,對於宗教色彩濃厚的西藏來說,生活改善是否他們主要所祈求的?在西藏人心目中,至高的管治權力是來自中央政府還是出走的被稱為反動集團之首的十四世達賴?

當年我看當代中國城市發展的程度是看麥當勞。那個城市若有麥當勞,就表示它已發展到某個水準,或有發展潛力,因為麥當勞每開一個分店,都會對當地作出相當仔細的調查。拉薩還沒有麥當勞!現時中資已入主麥當勞中港業務,不知日後會不會有拉薩店。但拉薩一般的消費一點也不便宜,比在廣州還要高,相信是因為來拉薩旅遊的人一般都捨得消費。

拉薩最出名的旅遊購物街是大昭寺外的帕廓街。很多香港人因為分不清帕廓和八角的廣東發音,把它稱作八角街,漸漸旅遊指南也用八角街這個名稱。帕廓藏文原指是沿著街道繞一圈,就是向寺內禮拜之意,人們以為八角是大昭寺外八個角落的一條街道,現代很多中文詞彙或名稱都這樣引用錯了,文字的原意慢慢失真,就像男女交往隨意叫做愛情,愛情的原意漸漸失落。

帕廓街是拉薩歷史上最早、最繁榮的一條街道,賣的都是大同小異的藏族手工藝或飾物,而且開價驚人,還價十分之一也能成交,不懂還價的就付冤枉錢了。開天殺價大概是中國人做生意的『本性』,每個地區都一樣,不落地還錢好像就沒有中國人買賣的特色,但另一方面我們卻宣稱中國人做生意最重要是講誠信。也許是『誠心誠意騙你的錢,能騙多少就是多少。』我猜想,中國古代那些與外族的衝突,或多或少是因為這種帶著欺騙成分的交易引起的。中原商人去到邊疆做生意,騙取純樸的少數民族,又因言語不通交涉不果衝突起來,中原人就報朝廷外族侵擾邊疆,朝廷派兵彈壓,衝突越演越大,積怨越來越深,就演變成與外族戰爭了。邊疆將士為保地位,也盡量製造可供發動戰事的材料,以確認自己的存在價值。

689當特首的管治也是採取這種手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