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七十六)中國少數民族

2016/12/8 — 6:45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當年無線《向世界出發》找了梁詠琪到雲南拍攝女兒國摩梭族,節目播出頗受注目,公司宣傳亦多。因為主持是梁詠琪,而節目旁白由『韋家晴』即是總經理陳志雲擔任。其實那一輯摩梭的內容我全部拍過,以《中國少數民族》專輯播出,但好像沒有甚麼報導,雖則收視差不多。

我製作的《少數民族》一連十集,包括苗族、瑤族、侗族、納西和摩梭。

為了加強節目的感性,監製大膽提出主持人跟我和編劇一起做拍攝前現場考察蒐集資料,好讓他們第一身接觸後能表達較深入的個人感想。建議獲得當時資訊文教科經理李瑜支持。但是資料蒐集連拍攝需要兩倍時間,甚麼藝人可以有那麼長的檔期呢?而且兩倍時間即是兩倍 show rate ,成本加重了許多。最划算的是新人。於是找來朱凱婷和黃安琪。二人都是選美出身,黃安琪2000年參選香港小姐,未有任何名次;朱凱婷2001年參選香港小姐,獲得季軍及國際親善小姐奬項。

廣告

從不介意新人,反而頗為接受,因為通常聽話,容易塑造,我也有耐性指導新人。可是這次,也是TVB僅此一次,藝員一起作拍攝前考察,效果強差人意。考察的意義,不是去看看景點,預先知道拍攝甚麼場景。是要蒐集資料,將所見、所聞、所感記錄下來,消化吸收,重新組織,加上自己的見解思考,用本身語言表達出來。所謂記錄,不一定需要做筆記,我從來不做筆記,只要用心感受、用腦分析,自然會有領悟。

不是說她們沒有能力,但當時的表現,確實達不到(我的)標準。在雲南瀘沽湖有日探訪一位摩梭婦女,她利用空閒時間用麻編織圍巾,原來摩梭婦女編織手藝奇巧,於是組織起來,編織圍巾衣服,集合成批向市區出售,為家庭添增收入。去到這位摩梭女的住所,也是她的工作坊,我在跟摩梭女傾談,已經瞭解她的生活狀況、編織圍巾的收入情形、手藝是如何學會、織布機有多久歷史等等,兩位主持還在像逛商店般討論這一條好看、那一條色彩怎樣。我耐不住把她們拉到一旁訓話,說叫她們一起來不是逛街購物,來了這麼久知道那位摩梭女一個月收入多少嗎?知道她平時做甚麼?知道她一個月能織多少條嗎?然後,她們才去『蒐集資料』。

廣告

可是到拍攝時,始終還是要我和編劇告訴她們說些甚麼,要怎樣說,略嫌欠缺個人風格,前期的工作沒有產生很好成績。也許是我指導不夠吧!幾年後,二人的主持表現已有很大進步,值得讚賞。

我曾跟她們說,也曾教其他新進藝人:演戲要忘記自己,當主持要做自己。知道自己做甚麼,做主持其實很容易。即如你平日八卦講是非很流暢,因為是做自己。將主持的對白變成自己平時的語言,就能輕鬆應付。

我看藝人生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尋找自己。初入行不知道如何身處,茫茫然努力尋找自己位置。尚在第一階段的,不能依靠天份,個人努力相當重要。發掘與吸收,猶如江水不擇細流。但這個階段經驗尚淺,許多新人忘記沉穩的學習,為求早點站穩一席,往往勇於表現,卻只能表現自己某方面的擅長,於是來來去去一個模樣,所以演出話劇時無論是甚麼角色,總是同一個演繹方式,就是演出自己。

經過一些時間,沒有特別成績,開始懷疑前路時,便進入第二階段,迷失自己。若是星運亨通,迅速竄紅,自以為搶到一席,得意忘形,也一樣迷失自己。

過不了這一關,就會迷失在第二階段,浮浮沉沉,即使竄紅,背後也可能是無盡失落。過了這一關,領悟人生,終於認清藝壇路向,就能踏入第三階段,找到自己。繼續演藝生涯的,揮灑自如;另覓前途的,也成就人生。

有些演藝奇葩,像梅艷芳、張國榮、梁朝偉,踏入藝壇已經是天才橫溢,知道自己應該走的路,也有機會迷失。張國榮成為巨星前也曾經歷第二階段,最後還是再迷失一次。

公司允許朱凱婷和梁安琪出埠參與資料蒐集的工作,應該是很好的學習機會。瞭解節目的前期製作,對培養主持人素質很有好處。好的節目主持人像陳芷菁即使做一個普通訪問,也會自己蒐集訪問對象的背景資料,好使自己能與嘉賓像與老朋友般深入暢談,豐富訪問內容。像廖偉雄、羅慧娟,會主動跟當地人或導遊、公關聊天,東張西望,然後來告訴我挖掘了甚麼材料。朱、梁的出鏡表現還是可以,但在參與前期資料蒐集而言,我認為當時這輯構想是失敗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