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七十四)種金行動

2016/12/1 — 6:12

除了牡蠣,泰勒的養殖場還有蜆、青口和象拔蚌。

象拔蚌田可以用兩個字形容:『奇景』!

廣告

廣告

繁殖象拔蚌的初步階段跟蠔差不多,都是在育苗場養一段時間才下田。不過沒有大型不鏽鋼圓筒,是放在沙盆上像一盆盆盆栽,長到大概一吋長左右就直接種落田。真是要種的,情況彷如種稻米插秧。

在一塊淤泥沖積的河岸,趁著潮水退到最低時,工人開始種象拔蚌。先在淤泥上平均插置管口8吋直徑1呎長的膠管, 象拔蚌就種在管口內,每個管口只種6條,不然環境太擠。種的時候蚌嘴向上,一種下去牠們就會努力往下鑽。每個管子種好後馬上獨立罩上網,因為旁邊許多水鳥、鷗鳥、長嘴鳥已在虎視眈眈。全部插好後再整體覆蓋一大張塑料布,在潮漲前匆匆撤退。

因為潮汐退漲之間時間有限,不單是工人爭取時間插種,我們也要盡快拍攝最 多的鏡頭。甫從艇上下來,攝影機開始滾動,那邊箱羅慧娟已經參與插種行動了。那是一次難忘經歷,最難忘是在收成時。

象拔蚌在淤泥中生長,要六年時間才到收成期。這段期間任由牠們在這裡不用管理,經歷多少個潮汐漲退,每個圓管都佈滿青苔。Tom 說這個泥灘6年後可以有10萬條象拔蚌。以每條零售價80美元計(在西雅圖一家中國餐館看到這個價錢),一個灘的收成就值800萬美元!你說種象拔蚌是不是等如種金?而泰勒在普捷灣不只一個養殖場。 我們當然不等6年後再來拍攝收成。拍攝時的6年前,他們剛開始培植象拔蚌,即是說,我們剛好合時捕捉抓象拔蚌的情景。

把圓管拔掉後,一個個象拔蚌鼻露出泥面。牠們有兩個鼻孔,一個吸氣,一個噴氣。原來《射鵰英雄傳》裡面郭靖跟周伯通學一邊鼻孔吸氣另一邊呼氣,是向象拔蚌偷師的。吸氣時連水份吸入,呼氣時連水也噴出,這個周伯通也做不到了。牠們先後有節奏地噴水, 遠看活像大型音樂噴泉,蔚為奇觀。想抓住牠的鼻子拔出來,牠馬上會縮回泥裡,你無法跟牠角力。試過有人落泥灘想偷象拔蚌,一隻也無法拔出來之餘,自己陷入泥巴的腿也無法自拔,潮來沒頂,結果淹死了。

那麼工人是如何抓的?

必須跟時間賽跑。每天潮退可以工作的時間很短,他們帶備氣壓水槍,插進泥裡,開水槍射鬆泥巴,就很輕易把象拔蚌抓上來。

羅慧娟不放過實踐機會,一定要自己做。當她開動水槍時,我們突然見到泥漿爆發噴得她由上至下全身泥漿。原來娟妹掌握不到位置,水槍射到手掌,一下子痛起來,水槍甩掉亂射,就形成泥漿爆發了。之後她就哈哈大笑,笑得比我們任何一個開心。

採蜆也是要在潮退時踩進泥漿裡,但沒有那麼辛苦。

泰勒養殖的普捷灣蜆體積比較大,不是一般我們吃豉椒炒蜆那種小小的。牠們生長在兩種區域,一種淺水泥灘,採這種蜆只需彎身去拾就是。另一種在深水區,必須在每月潮退最低位那幾天才可以採,而且也水深及膝。採深水蜆不能彎身拾了,需要用泥耙剷上來。那可是很費勁的事,剷上來的不一定多,而且體積小的得丢回水裡。經驗豐富的工人剷一下可以拿到很多,娟妹剷了好多次也只是拿了幾個。

幾種貝類海產中,青口最廉宜,俗語說的粗生粗養。但青口最重要的是乾淨,普捷灣的讓人百分之百放心。

青口的特性是黏堆在一起。娟妹說,它們喜歡『埋堆』。從育苗場出來有半顆瓜子那麼大,但拿起來就是一堆黏著的。養殖場是一排排浮在水上的棚架,把青口苗放進條狀網裡,吊入水中,青口就互相黏著生長,成一大抽。棚架底下是一個沉鋼台,兩年後把台升上連青口托上來,就可以收成。它需要的範圍不大,但養殖出來數量可以很多。

收上來的青口很髒很邋遢,怎麼可以吃進口的?

但運回加工場經過噴水機噴射及洗刷,真的很乾淨。這恐怕不是人力可以做,即使你有廉價而龐大的勞動力。人家那些現代化設備專門為此設計,把黏在青口的海底泥巴、微生物,全部洗掉。

Tom 說他們很想將青口的養殖技術發展到第三世界,解決糧荒問題。因為青口養育成本低,營養高,容易繁殖,在最貧瘠的地區,只要有海,都可以大量生產,糧食就可以解決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