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三十九)互聯網

2016/5/19 — 6:47

作者的「電子娛樂報」卡片

作者的「電子娛樂報」卡片

93年左右,飛圖的拍攝集中在葉玉卿、梁雁翎、黃凱芹等歌星的音樂影帶,後來還有力捧趙學而,其他的卡拉OK已經是盡量剪接過去泰國、歐洲的舊片,新出的影碟開始炒雜舊歌,我從飛圖的收入逐漸下降,而且出糧支票越拖越遲。似乎,像葉志銘之前事業的翻版,即將由高處走下坡。據說,銀行不肯貸款,飛圖流動資金一下子出現問題。有說是大陸盜版猖獗,嚴重侵害影碟和唱片的利益,導致飛圖虧損。不過,有飛圖內部人員跟我說,寧願有盜版,因為有盜版可以讓內地更多人認識飛圖的歌曲和歌星。

一如以往創辦的事業,葉志銘的飛圖週轉不靈,也一如以往的結局,葉志銘找到買家,將股份轉讓。英皇楊受成接收了飛圖51%股權。葉志銘拿了楊受成的資金,淡出飛圖卡拉OK和唱片,轉移精力在廣州番禺發展[飛圖夢幻影城]。他雄心勃勃,要創造一個主題公園,有各式各樣的遊玩設施,同時出租作為電影的拍攝場地。他事事親力親為,甚至親自駕駛鏟泥車按自己的意思推牆填土。電視宣傳依舊是他喜好,我繼續為他效力拍攝電視廣告雜誌。飛圖一班舊人跟隨他到夢幻影城的不多,大部份轉到英皇旗下延續唱片和卡拉OK業務。新飛圖由楊受成女婿張堅庭出任董事長,聘請陳圖安為總經理。陳圖安曾經是《婦女新姿》和《香港早晨》的導演,我有一段短時期當過他的助手。

我為西安鐵路籌辦車廂電視廣播系統,需要節目播放,找上飛圖卡拉OK的舊人,希望他們提供音樂影帶,而且他們有剪接器材,要剪輯播放片段不假外求。因此接觸了張堅庭。電視系統落成,飛圖獨家提供音樂影帶播放,西安至北京的列車冠名於北京舉行新聞發佈會,我請張堅庭任嘉賓,有機會聽到他的互聯網計劃。

廣告

原來他註冊了www.entertainment.com(張堅庭後來將網址出售,現已成為英文網站)這個絕佳的網址,打算辦一份網上娛樂雜誌。

這將是個新興媒體,我很有興趣。

廣告

我陪陳圖安乘坐冠名的列車從北京啟航到西安,張堅庭沒有坐。從西安回到香港後,就去找張堅庭商談,希望加入他的新媒體。

對於管理飛圖唱片,張堅庭興趣不大,他喜歡人家稱呼他張導演。

entertainment.com《電子娛樂報》,與香港電訊(電訊盈科前身)新推出互聯網服務[網上行]合作,[網上行]提供網頁編寫的技術支援,《電子娛樂報》成為[網上行]的內容供應商。

後來很多人跟我說,當年如果在《電子娛樂報》做下去,到香港交易所設立創業版,以資訊科技股上市,我就發達啦!人生的機緣很難預料,達至某一個結果,需要不同的巧合配套。要發展一個不是每個人都看得清晰的美好將來,需要龐大投資與信念。張堅庭有信念,但資金不足。他希望英皇注資,但當時英皇對『網上雜誌』這個新媒體沒有信念。結果,《電子娛樂報》網頁無法運作下去。我轉投一間互聯網製作公司,張堅庭將網址出售。

那一個階段,我是有點迷惘。

到底我能夠做些甚麼?到底我想做些甚麼?

在互聯網製作公司,工資不高,但當個製作經理,好歹也是部門主管,管網頁設計及編寫,也需要與市場部同事一起接觸客戶,瞭解他們對網頁的要求。大抵互聯網是新興行業,市場上沒有太多人材,而我是《電子娛樂報》的總編,算是有經驗,所以該公司才聘請我。但我對製作網頁的真正知識,是在那段時間才吸收過來。

幾乎全公司是英語對白,老闆是西人,數據處理部門主管是印度人,市場部主管及大部份營銷員是外國人,網頁美術設計主任是也外國人,我的英語被逼嚴格操練。

除了操練英語,這個職位還給予我實踐管理的機會,當然在實踐中也有學習。

作為部門主管,我覺得自己不是要監管下屬工作, 而是鼓動下屬工作。

有幾個客戶的網頁要同時完成,我計算過,先集中人手完成其中一個,其他的就趕不及,除非所有人一起開通宵,連設計員也幫忙編寫。那一夜,我們一班人到天亮吃完早餐才回家,而客戶的網頁全部按時上載到伺服器。有兩位部門主管及老闆都問我,如何逼令下屬一個也不少地幫我開通宵?他們平時叫人晚點下班把工作多做一點也沒有回應。我沒有逼令,我說,我跟他們一起做。他們做甚麼,我做甚麼。我不會比他們做得好,只是分輕了他們的工作量。離職時,有部門主管對人稱我是好領袖(a good leader)。

這間網頁製作公司的其中一位老闆曾跟我說,想建立了一項管理人員考核制度,我覺得很好,也是別的公司不曾有的。就是部門主管的成績考核表不由上司填寫,是由部門下屬不記名填好,交回管理層參考。因為管理層看到部門主管工作成果,但不一定看到工作過程中的表現,而最清楚他表現的其實是他的下屬。即使聘請主管人員,也由他將會管理的下屬面試,評選他是否有資格管理他們。在我離開前這個制度還沒有實施,不知其後有沒有。

至於下屬的成績考核表,我用我自己的方法。我複印一份未填的給下屬,給時間讓他們對自己作出評價,填好後和我會面,我對他填的每一項表達意見,有些或填高了,有些或低估,如果他同意,才填在我的正本上,如果不同意,就要作出辯解說服我,說得服我,按他意見填,說不服我,填我的評價。

我算是跟在互聯網先鋒者的行列罷!如果我一直在互聯網這個行業幹下去,直至科網股熱爆香江,今日會是怎樣?我看到互聯網必興,但沒有自身的遠見,有了家庭更渴望工作穩定。當時公司財政好像有問題,開始削減資源,甚至撤掉部份人手。已經有部門主管面對不妙勢頭,另謀出路。我也不甘後人,向李瑜問路,返回無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