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三十二)正在沉沒的島國:馬爾代夫

2016/4/25 — 6:23

斯里蘭卡拍攝順道往馬爾代夫。

馬爾代夫由一千多個小島組成,2005年南亞海嘯,許多小島被水淹了。其實全球溫室效應,印度洋水位上升,馬爾代夫的水位線平均每年上升一吋,我拍攝時他們說大約50年後,馬爾代夫大部份的島嶼都會沈沒在印度洋裡,現在已經過了20多年,即是說,20多年後,馬爾代夫這個國家會在地圖上消失?據說馬爾代夫共和國政府每年將部份國家收入撥進基金,打算向別國購買島嶼另建國土,舉國遷移,澳洲的外島是選擇之一。

MALDIVES,字源於印度文MALODHEEP,意思是花環。從空中俯瞰,一個個白沙圍岸中央深綠樹叢的島嶼給藍色海洋包圍,看上去確實像極地球上的花環。據考古學發現,馬爾代夫最早在公元前1,500年之前便有人居住,但因為島嶼分佈太散,要再發掘更多資料相當困難。然而,考古學家相信公元前五百年開始,印度大陸的亞里安民族 Aryans 開始移居這裡。

廣告

都說馬爾代夫是渡假天堂,1190個小島200個住有居民,當中80多個是一島一酒店,大部份酒店沿岸步行30分鐘內可以繞一圈。飛機抵達後,要往酒店,水上的士是唯一交通工具。所謂水上的士,是小型高速快艇。的士站(碼頭)在機場對開,不用排隊,因為的士駕駛員個別拉客,你的行李自動被搬上快艇,還沒說出目的地,馬達已經啓動開行。也無須顧慮,不登上這些快艇,不可能離開機場,機場本身就是一個島。

廣告

距離最近的酒店也需要30分鐘的船程,最遠的差不多要兩個小時。汪洋中的海浪不是一般港口的可比,抱著渡假心情也最好先服幾片暈浪丸。廖偉雄上了船急不及待把T恤脫下,裸露上身享受印度洋的海風與陽光。我告訴他一件外景組馬來西亞海上行程的事。一隊攝製組到馬來西亞拍攝,也是坐這樣的快艇到一個外島,一名攝製組人員像他那樣光著上身,躺下來享受陽光,一隻手放在肚皮上,不知不覺睡著了,船程20多分鐘,到達目的地時,肚皮上多了一個白色的清晰掌印。

朱慧珊皮膚皙白,自然怕曬,盡量遮擋陽光。到達酒店後,我安排她穿上印度紗麗(Sari,印度梵語是布料的意思),頭披絲巾,就不怕陽光暴曬了。當然,亞洲小姐出身的朱慧珊,身材出眾,到了馬爾代夫要包裹全身,未免暴殄天物,很多時間還是要她泳衣出鏡的。

一個小島一間酒店,四周給海洋包圍,基本上就是與世隔絕,陽光與海灘是唯一資源,當然海洋生物是豐富的,所以海鮮源源供應,但其他所有東西都要進口,包括食水,要喝一瓶礦泉水十分昂貴,電力需要酒店自身添置發電機,因此種種,馬爾代夫是高消費的渡假區,但其實挺適合明星逃避狗仔隊。

每間酒店都很有特色,房間多數是獨立的。有些酒店還建築在珊瑚礁上,房內地板開了個洞,讓你俯視下面游來游去的珊瑚魚,隨時踏出房門也可以落水游泳浮潛。走在沙灘上,從白細幼滑如粉的沙,可知道是經千萬年沖刷而成的。廖偉雄走到水中,大群手臂那麼長的魚在腳邊穿梭,讓他十分興奮。不過,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活動了,離開房間沿沙灘走一個圈也只是十餘廿分鐘便返回原地。

大概都市人不能遠離塵囂太久,馬爾代夫的旅遊套餐一般都是五天3晚的。在這樣的天堂住上3日,的確優哉游哉,但對於我們來說,困在小島3日就沒甚麼好拍攝了。所以我帶隊往主島馬里,和其中一個居民島。

馬里(Male)是馬爾代夫共和國的首都,住有最多的人口。Male 在中國稱為『馬累』,但我喜歡『馬里』的譯音。

因為出入酒店交通比較麻煩,快艇往來需時,所以能逗留在馬里的時間不長,我選擇了兩個拍攝地點:伊斯蘭中心和魚市場。

馬里的伊斯蘭中心1984年落成,已成為馬爾代夫的建築地標,是國家伊斯蘭事務部官署所在,有伊斯蘭圖書館、會議大堂,而最吸引人是設計精緻漂亮、可容5000人崇拜的清真寺。可惜廖偉雄和我們都是身穿短褲,朱慧珊的紗麗露出手臂,都不能進入清真寺。

魚市場就在碼頭旁邊,雖然魚腥味重,但是值得逛逛的旅遊停留點。

拍攝旅遊節目,風光固然重要,對我來說,反映當地民生面貌的片段是不可缺少的一環。雖然拍攝始終經過選擇,鏡頭經過美化,旁白經過修飾,最後播出的節目很多時還是在某個程度上欺騙了觀眾。

位處於印度洋的馬爾代夫,漁獲相當豐富。每天的新鮮漁獲,都在馬里的魚市場交易。所以無論入住哪一個島的酒店,都能享用優質的海鮮。不過,可能有些高級酒店招待高級的客人,要求更高級的食物,有些馬里的買手還要為這些酒店遠赴日本競投吞拿魚。

拍攝魚市場時,我們都驚歎魚類的鮮美。廖偉雄說,可惜當地烹調只懂得燒烤,我們在酒店吃到的新鮮魚都是燒烤的,那麼肥美的魚應該清蒸才是。於是,我提議買一條回去酒店借廚房蒸來吃。

燦哥後來做《笑聲救地球》扮演乜太搞笑烹飪,原來他真懂得烹調的。一條印度洋的深海魚,我的前臂那麼長,有三四斤罷,事隔多年我還記得蒸出來的鮮甜美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