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三十八)再離無綫

2016/5/16 — 14:59

94年底,我再離開無綫。

因為一份3倍薪金的工作。

當年是心野的,覺得外面有人看得起我,工資又高,何不闖闖,秤秤自己多少斤兩?

廣告

塞舌爾是離開前最後一個節目。但醞釀早在佛得角拍攝回來沒多久。

有人找我策劃廣告影片,是一個內地生產的新電視機牌子。客戶指定要趙雅芝。

廣告

無綫有兩套電視劇影響了內地二、三十年,到目前還有地區電視台在重播又重播,依然吸引觀眾收看。一套是1983年翁美玲演黃蓉的《射鵰英雄傳》,一套是1980年周潤發、趙雅芝的《上海灘》。

客戶對趙雅芝情有獨鍾,認為內地對她無不認識,有助推廣他的產品,尤其是全新的牌子。

趁《寰宇風情》佛得角特輯記者招待會與廖偉雄碰面,問他要了趙雅芝的電話,很快找到她談好價錢,到上海拍攝廣告。而趙雅芝的酬勞,相當於整個製作費,但客戶認為物有所值。

用趙雅芝,當然要利用她在《上海灘》深入人心的形象,廣告片內容亦以上海灘背景,在和平飯店及上海製片廠拍攝,借電視畫面反映電視劇(上海灘)的力量,突出電視機產品。

電視機廣告片製作完,接著再為這個客戶製作音響產品的廣告。那是在塞舌爾回來後,我找了黎明詩演出,黃尚偉作曲、李敏填詞做了一首廣告歌,以[尋覓夢中愉快的聲音]為主題,遠赴巴黎拍攝。

之後,客戶希望我主管他們集團的宣傳,還要獨立註冊一家廣告公司。

於是,我離開無綫。辦公室在香港,但經常往返內地。

這份工作不長久,期間完成了幾件事。

一、做了一次電視直銷廣告,賣了幾百部電視機。

二、協助集團購買了一支中國甲B球隊,透過鍾志光找來PUMA贊助,後來這隊球隊還升班甲A。

三、透過香港貿易發展局參加美國拉斯維加斯一個大型電子產品展覽會,自己包辦場地設計與佈置,促進產品外銷。(集團一位董事同行到拉斯維加斯,在賭場輸了幾十萬。)

四、與廣東電視台合作,舉辦一場演唱會支持韶關地方政府一項商貿活動,請了DJ梁安琪當司儀,演出有黃凱芹、黎明詩、劉歡、高林生、彭麗媛(習近平夫人,早知今日的身份,當日就巴結一下!)。

五、與西安鐵路局廣告段合作,以集團牌子為一列西安至北京的火車冠名,並全列每個車廂安裝電視播映系統。香港鐵路現在每卡車廂都有電視看,我早於95年已在北京列車上啓動,而且是國內第一列車廂電視系統,原意是透過這個系統,還有車卡上各個位置銷售廣告。我找來飛圖提供音樂影帶節目播放,因而認識張堅庭,開展另一範疇的工作,那是後話。

不到一年,我從這份工作引退。一來是工作長期在內地,不甚習慣。二來,發生了一件事,叫我跟內地人合作產生猶豫。

為安裝西安至北京列車電視系統,與集團廣州分公司總經理混熟。有天在廣州坐他的車到油站入油,順便洗車。入油的錢還沒付,他把車往前開一點讓旁邊洗車服務的人洗車,油站職員跑過來拍打車門玻璃,叫他下車付錢。今時今日,內地很多服務行業員工還沒懂得甚麼叫服務態度,何況是十多年前?我的總經理朋友隔著玻璃說等會付錢,在這兒洗車又走不了,沒有理會他,但那入油員繼續拍打叫他出來。我朋友剛剛跟女朋友吵架,心情很差,氣沖沖的下車跟入油員理論,初則口角,繼而動武。他本來是個文質彬彬的人,沒兩下就給入油員一拳打腫了嘴巴。正想大打出手時,雙方都有人勸阻,把二人分隔開。我的朋友火燒心頭:『我不打X你就改姓!』。

事隔一星期,他找了幾個流氓到油站,藉故跟當日那個入油員吵鬧,然後打起來,把那人打到倒地不起,同時叫了相熟的公安(所謂相熟,應該是受了他的錢罷)在附近,待他們打完架,指控他們打架鬧事,一起帶回公安局。幾個流氓隨後釋放,那個入油員則『行政拘留』。

我問他拘留之後怎樣?他淡淡然說:『給公安再打,打斷了一條腿。』

因為一次爭執,斷了一個人一條腿;外表文質彬彬,原來那麼兇狠。

突然對跟內地人相處產生恐懼。

機緣巧合認識了張堅庭,傾談之下發現互聯網的潛力,於是改投沒有葉志銘後的飛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