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三十四)歐洲人的渡假天堂

2016/5/2 — 6:55

中國改革開放30年,經濟飛躍,出國容易了,還有沒有借移民佛得角終赴歐美的?如鄧小平所說先富起來的一撮人當然不需要到這個偏遠的島國,但觀乎仍有屈蛇偷渡、離團失蹤、非法居留等事件,這條路子肯定還有人走。相對有些從福建屈在貨輪偷渡美國的人,要付20萬偷渡費,抵達後拼死做黑工還債,轉折一點先移民佛得角輕鬆安全得多了,花費也沒有那麼大。不過,走這條路先要克服水土問題。

所有島嶼都是火山島,屬於熱帶沙漠氣候,全年溫度攝氏24-29,最高降雨量的9月才得33.6毫米,食水要用海水化淡。移民佛得角,即使最終到達歐美,也要先適應這裡的環境。廖偉雄剛抵達就適應不來,發燒頭暈,要召醫生到診。醫生是原居民,留學歐洲歸來。別小覷這個小國,歐洲留學生多的是,而且是國家供讀,不過回國服務的少,留在海外作僑民的多。

廣告

 

正式拍攝,有關移民部份不包括在內。雖然我主張旅遊節目也需要有深入資訊,而非只展示浮面的風景,但佛得角的移民攻略,絕對不能從螢幕透露出來。移民是考察佛得角時我最有興趣的課題,其實也是贊助商贊助的動機,無奈題材敏感,不適宜提及。所謂敏感,是指:你是為移民宣傳?還是要揭露移民真相?我們做電視的,在螢光幕後,得到很多鮮為人知的資料,卻不是都能公開。尤其是無線,收視率高,影響力大,對廣播內容,更要小心處理。你可以認為這是自我審查,但畢竟只是旅遊節目,而非新聞紀錄片。為了這個原因,有時我們篩選了敏感資訊,避免引起爭議;有時我們矯枉過正,選擇性隱藏資料,間接欺騙觀眾。

廣告

不談移民,很多內容還可以拍攝。單是『佛得角』這個觀眾從未聽過的名字,就能吸引人看看這個國家有甚麼瞄頭,即使最後發覺原來沒甚麼好看,已經賺來收視率了。實在也不是沒有甚麼好看。她有非洲國度數一數二的海灘,近距離歐洲,像泰國對於香港,是歐洲人的渡假天堂。所以這裡不難看到許多歐洲美女在陽光熱浪下展示美好的身段。

佛得角位於非洲西岸對開的大西洋,漁產豐富,是急凍鱈魚和罐頭吞拿魚的出口國,就在首都普拉亞港口有加工場,每天接收漁民的收穫加工,儲存在冷藏倉庫等待出口。一件件切割整齊的鱈魚和吞拿魚堆疊在倉庫貨架上,肉色鮮艷,令我想到在深海釣上來時馬上生吃的肥美。於是,我們租了一艘小漁船,出海釣吞拿。

有當地漁民操作,我們很快就鉤了一條大魚上來。事前準備了中國醬油和日本芥辣,一嚐未經冰鮮運送的魚生。嚐過這樣的深海魚生後,也許從來不吃魚生的人也會改變口味,又或者從此不吃市面壽司店的魚生,因為任何號稱極品魚生都比不上那種鮮美。然後,你會明白為甚麼有些人會愛上深海釣魚。不過,深海釣魚的經歷,不是每個人的體質都能應付得來。何況,我們是浮游於大西洋的海浪當中。從前看動畫片常常看到船隻在水面被海浪拋到半空,直線降落,另一個浪從高空撲下來。大西洋釣吞拿魚的經歷就是這樣。我們的漁船被拋高2、30呎,在海浪頂線視平只看到藍天,看不見水面,然後下降到最低,前面巨浪升高宛如一道海水圍牆隔開世界。好像很驚險,但漁船又安穩無恙,因為那些巨浪橫軸很寬,高低週期頗長,慢升慢降。燦哥第一天到佛得角感到不適,面對大海卻輕鬆安然,我們飄飄浮浮時,他察看到很細小的魚在海面飛。『睇吓啲魚會飛...睇睇睇...真係會飛...仲喺度飛...嘩嘩嘩...以為佢跌...仲未跌…』除了這次在大西洋,從來沒有看過飛魚,飛行時間大概也有10秒左右。飛魚體積很小,在反射陽光的海面上,若不是燦哥指出,我們也難以察覺。

飽餐吞拿魚生回來,其他漁民也滿載而歸。在岸邊看到,原來他們漁獲最多的是一種叫 Bottom Shark 的鯊魚,並不大條,兩三呎左右,就地屠宰,魚頭不要,丢回海裡;割開腹部,取出的魚肝佔了魚身1/3的體積。這種 Bottom Shark 的魚肝就值錢了,把它存放在玻璃瓶子裡,會自動溶化成魚肝油,營養價值非常高,製成魚肝油丸,賣得很貴。據說佛得角的 Bottom Shark 魚肝油丸部份是專門為中南海的中共領導人製造的。取出肝臟後的魚身沒甚麼價值,但也可以曬成乾糧食用。觀察入微的燦哥還發現,漁民丟棄魚頭的同時,也把魚鰭割下丢入海中。

『嘩,真浪費!』燦哥說:『魚翅來的喔!』

是啊,Bottom Shark 是鯊魚,鯊魚的魚鰭就是魚翅,他們把魚翅丟進海裡!

燦哥說,反正他們不要,我們收回來做魚翅就發達了。

後來我跟一個內地朋友說過佛得角 Bottom Shark 的事,他很有興趣到佛得角視察一下,收購這些當地人丟棄的魚翅,但一知道要飛24小時才到就打消了念頭。其實我們的贊助商也有打過 Bottom Shark 的主意,經研究之下,發覺可行性不高。原來魚翅製作工序並不簡單,需要熟練技巧即時處理,當地人不懂,必須從東南亞聘請大量師傅過來訓練,先教漁民如何切割可製作魚翅的魚鰭,然後是如何曬,如何加工。這要經過一段長時間投資才形成一條生產線。而 Bottom Shark 是小型鯊魚,魚鰭細小,只能製作散翅,賣價低廉。投資大卻利潤小,所以划不來。

亞洲很少遊客到佛得角,歐美的居多。西方人比較喜歡探索式旅遊,帶著照相機攀山涉水、走進橫街小巷。佛得角的小孩最吸引鏡頭,他們像有用不完的精力,很簡單的、城市小孩看不上眼的玩意,例如一條破爛的輪胎,他們可以玩上一整天,動態表情叫你忍不住多加注目。 他們玩得也大膽,島國海岸線多是懸崕,那不是普通一塊岩石的高度,是上百呎的,看一眼也叫人心驚膽戰 ,佛得角幾歲的小孩卻不管有多高就往下躍進海裡。這是他們的日常活動!

燦哥說,過幾年這班小孩分分鐘是世界跳水冠軍。

08年北京奧運好像沒有佛得角的跳水代表,但當年看到佛得角小孩的懸崕跳水,恐怕郭晶晶也做不來。

雖說是非洲國度,但這些佛得角小孩很多不是純黑的膚色,有深棕有淺棕,頭髮有金有灰、有偏紅有偏黃。因為他們都是多代以來白人與黑人混血而生,有些看上去幾乎與歐美孩童無異,甚至挺漂亮的。

在沙灘、懸崕,隨時見到他們跳躍翻跟斗,互比難度。笑容永遠掛在臉上,感染著每一個途人,如果你停下來欣賞,他們也特別賣力表演,讓你的鏡頭之下有精彩素材。他們的環境並不充裕,靠歐美遊客和出口吞拿支撐經濟,但人口稀少,已足夠養活,沒有像在印度或斯里蘭卡那樣的街童,不向外來者申索,能源缺乏,就自行發展風力發電,近年更積極探索石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