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三)轉職助導

2016/1/12 — 11:44

婦女新姿主持陳齊頌(左)與作者合照。

婦女新姿主持陳齊頌(左)與作者合照。

因為做綜藝節目的編劇需要緊貼拍攝現場,我由此接觸製作,產生興趣,萌生轉職的念頭。剛巧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編導助手辭職,我得到那位女編導首肯接收,於是申請入職助導(PA),得到監製李瑜的安排,編入他的《婦女新姿》組。我的編劇職位其實是合約性質,並非正式職員,但入職製作部後就成為正式職員,當時的職員編號是52xx。現在TVB的職員編號應該超越兩萬吧,即是說,20多年間員工來來回回的人次達萬多人。

令我轉職製作的原因,還有一個想法。做編劇寫了稿之後,無法控制節目製作出來的質素。導演是否能夠充分拍攝出你想表達的內容?演員的演出是否劇本的原意無誤,也靠導演掌握的火候。我希望自己成為最後操控節目質素的人。後來才發覺,在這個機制下,即使編導,對於節目的質素,很多時也是無能為力的。

廣告

轉職前最後一個撰稿的節目,是個怪胎。

當時公司想為三個新進年輕偶像做一集特備節目,三位偶像是劉德華、陳百強、梁朝偉,節目名稱是『自成一格』,由一位TVB首席編導操刀。首席編導 Principal Producer 這個名堂,架構上真的有點莫名其妙,當時好像全TVB只有兩位,而後來到現在也再沒有這樣的設置。負責『自成一格』的首席編導,20年後在TVB重遇他時,他笑說這個節目到現在還給人罵。原意是自成一格,用創新的方式包裝三位年輕偶像,結果是,我不知他拍甚麼,也不知自己寫甚麼,更不知觀眾看到甚麼。節目未完成我已經轉了做助導。

廣告

當時跟隨的女編導娥姐,1989年亞視風雲時過檔亞視,主理多屆亞姐選舉,大概08年返回TVB任綜藝組製作主任。

當年在別人看來,她是個性格粗豪的女人,講粗口比男人還要厲害,喝罵助手X☆到失魂。很多人都擔心我給她欺凌。其實在我眼中她是個很有魅力的靚女,到今天仍然覺得是。而當她助手那些日子,她從來沒有罵過我。

那時她屬於『婦女新姿』組,於是《婦女新姿》成為我第一個參與製作的節目。

剛剛加入,《婦女新姿》發生了事情。

當時的節目主持人是陳齊頌、森森。森森的丈夫是李小龍弟弟李振輝,正在鬧婚變,公司可能覺得離婚婦人的形象不太好,要更換主持。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二十多年後的今天,社會對婚姻的觀念已大有不同,香港每兩對夫婦就有一對離婚,數數TVB當時得令的花旦,有多少是離婚婦人?可是當年,森森就因為鬧離婚,導致剛剛建立的婦女節目主持地位塌下來。

主持人更換,換了李香琴代替,陳齊頌、李香琴主打,加上李司棋客串,《婦女新姿》改頭換面,節目內容來個大革新。後來還加入首位男主持秦沛。

《婦女新姿》就是《都市閒情》的前身,星期一至五下午非黃金時段的主要節目,觀眾以婦女為主。幾個編導輪流每人負責一星期的一天至兩天。

我當了新秀歌唱大賽女編導的助手,但第一次入廠錄影並不是幫她。另一位女編導的助手有天病了,我要臨時頂替。那天戰戰兢兢,因為從來沒有做過,沒有其他人教路,也沒有比我資深的助導在旁指引,不像現在一些新手助導,十分簡單的節目入廠,跟了好一段時間,仍不能單獨工作,或監製不放心他們單獨工作,總要多派一人去看顧。我第一次入廠,就只我一個PA(助導)。

不知有沒有人察覺出我的心驚膽顫,好像無驚無險的完成整個錄影程序,我跟那位女編導(也是一位靚女,現任《都市閒情》監製)說:『第一次做,做得不好別見怪。』。她說:『第一次做已經咁好,第日實掂喇。』

那是我轉職製作後第一次得到讚賞。

但我反問自己,是不是自己做得特別好?為甚麼做得好?如果再做,可不可以再做好一點?這三點是一直到現在每做完一個新節目後我都問自己的問題。

當時,我覺得自己不是做得特別好,只是做對了基本要做的工作。能夠不出錯,已經是很好,因為一般認為助導一定會出錯,有錯才能從中學習,我們叫出錯為『孭鑊』,行內的說話是:『有鑊唔緊要,最緊要鑊鑊新。』沒出錯的原因,是我正式入廠錄影前,花了好一段時間做現在許多助導都不肯做的事情:觀察人家怎樣做廠。

我不但觀察《婦女新姿》,也看其他節目,例如《歡樂今宵》,還有戲劇。我走進人家的控制室,問一聲『可不可以看看』,然後靜靜在旁觀察,所以沒有人教我,我已經熟識各樣節目的製作程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