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九十)曲水流觴

2017/1/30 — 6:46

《天賜良源》電視截圖

《天賜良源》電視截圖

水化為酒,酒化成詩,詩人喜歡水之秀。這個三角關係,是早已失落的情懷。

自古以來,靈山秀水與詩人之間,欠缺了酒,好像就成就不了詩篇。當然詩人不會沒有酒就做不成詩,但有了酒就提高了創作境界,李白是其中佼佼者。而水、酒、詩所構成的文化,也不是士子所獨有。自漢朝開始,每逢上己節(三月上旬第一個己日),民間流行一種『曲水流觴』的玩意,人們坐在彎曲的溪水旁邊,把用木造叫觴的酒杯,斟上酒放在水上,任其漂流,漂到誰的面前停下來的話,那人就要盡飲杯中酒,為增加趣味,更添上詩歌這玩意。

魏晉時期,不知什麼原因,把上己節定在三月三。

廣告

農曆三月三是個很特別的日子。很多少數民族都視三月三為大節,苗、瑤、侗、壯等,每逢三月三都舉辦大型活動慶祝,笙樂舞蹈,鬥牛鬥馬,男女對歌,漫山歡騰雀躍。但問到底是什麼節,什麼來由,紀念什麼,他們又答不出來。

東晉永和九年(西元353年)三月初三,大書法家王羲之相約名士謝安等41人在蘭亭聚會,大玩曲水流觴。蘭亭位於紹興西南蘭渚山下,春秋時是越王勾踐種植蘭花的地方,到漢朝設立驛亭,所以叫做蘭亭。今日的蘭亭仍然保留園圃栽種蘭花,至於曲水流觴,只是由穿了古服的女服務員在一小段溪流上展示一下玩法:現代人喝酒,是在酒吧,卡拉OK,再也跟詩詞沾不上邊。

廣告

王羲之的蘭亭曲水流觴聚會,彙詩37首成集,王羲之乘酒興作序,寫下千古流傳的『天下第一行書』《蘭亭集序》。

近代有人研究,王羲之永和九年的聚會,可能是一次借曲水流觴為名的軍事會議。王羲之是有軍階的,職銜是右將軍。我們小時候念書也念過:王羲之,字逸少,晉代會稽人(後查他其實不是會稽人,是瑯琊人,只是做過會稽內史。),為右軍將軍,世稱王右軍。而當時他邀請的所謂名士,大部分都有軍職,並非在文壇有什麼名氣。細想一層,東晉時期,北方五胡亂華,朝庭政治昏亂,軍人相聚議論朝政商討北伐不足為奇,不過,背著皇帝議論軍政,沒有意圖謀反的罪名也起碼是大不敬,於是借三月三曲水流觴掩飾,這個想法未嘗沒有道理。

再者,《蘭亭集》所收錄的詩篇,也不是什麼佳作,不見得到歷史怎樣的讚譽。至於王羲之寫的序,歷史只稱頌他的書法,對他文筆詞藻隻字不提。如果是詩詞聚會,沒有傳誦千古之句;如果是軍事會議,又沒有實質議決;可以說文不成,武不就。至於書法嘛,當世亦有人從藝術角度去看,認為他兒子王獻之比較優勝,王獻之在書法界的影響也超越了王羲之,但在君臣父子的倫理關係當中,兒子怎可以超越父親?而到了唐朝,唐太宗李世民獨愛王羲之,故意貶抑王獻之,死後也要《蘭亭集序》原版陪葬,以君王意志為中心的古代社會,尤其是唐太宗這樣的聖君,文人更無異議。君臣父子影響中國社會太深遠了,到今日仍然是父親權威不可挑戰,長官意志不可批評,君父以這個倫理關係去操控權力,可悲是一般臣子從不反省自身應有的價值而爭取。

《蘭亭集序》全篇相同的字沒有相同的字體,被譽為王羲之登峰造極的書法。據說之後他想再寫卻再也寫不出來,是否因為喝了會稽黃酒提升了精神狀態,將潛能發揮至最高境界?不得而知。不過,王羲之的成就也僅於《蘭亭集序》──書法而已。政治上,他來自貴族門第王姓,毋須經過考試選拔一出身就是秘書郎,但他『淡薄名利』,沒有意圖在混亂的朝政中有所作為。軍事上,他曾當甯遠將軍,官至右將軍,卻只知沉醉于書法,沒有豪情壯志恢復給胡人佔領的江山。除了幾份碑帖,以及愛鵝的故事,還有什麼讓人稱頌的事蹟?所謂坦腹東床,亦只是標奇立異仿效竹林七賢的放浪形骸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