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二十)倪震與張麗瑾

2016/3/14 — 6:17

周慧敏與倪震

周慧敏與倪震

為了爭取年輕觀眾,梁建璋授意製作年輕人綜藝節目,《熱門週末派》,請來當時得令的電台DJ,倪震和張麗瑾主持。

這兩位主持,首次合作就慪氣。

張麗瑾是商業電台冒起女DJ,聲名大噪節目是《飛越癲狂院》。

廣告

倪震憑著主持最受年輕人歡迎的香港電台節目《三個寂寞的心》成為紅DJ,有點年少氣盛罷,說話不饒人。他與張麗瑾在錄影廠內,我在控制室,正在彩排一個向美少女大逼供的項目。這個項目是每週找來一個校園美少女,逼問她對自己內至外各方面的滿意程度,然後由現場觀眾評審。還沒開始錄影,鏡頭內見張麗瑾突然哭著離開現場。我急忙走下去看看甚麼回事,去到化妝間見張麗瑾還在抽泣。作為導演,如果現場演員情緒有問題,我須作出安撫,務求盡快恢復正常拍攝。我問她發生甚麼事,她說:『我是醜,但也不用這麼拿我來說…』看來是有人拿她不甚漂亮的外貌來開玩笑。

因為不明事件來由,也不知道如何安撫她,但張麗瑾似乎是個情緒易發易收的人,我還未再開口,她已經說:『我沒事!』沒多久便自行入廠。

廣告

我入錄影廠找倪震,他說:『我不知道她是那麼不能開玩笑的。』

既然張麗瑾已經返回繼續拍攝,我也沒有再追問當時發生甚麼事,誰人說了甚麼話。

2008年,倪震與張茆濕吻被周刊拍照報導之後,向19年女友周慧敏『引咎分手』,突然又宣佈與周慧敏結婚,成為埋年最哄動的娛樂新聞。沒有留意才子有幾多風流韻事,倒是當年閒聊時說到如何能有好的睡眠,倪震有句話頗有印象,他說:『要睡得好,身邊要不有一個女人,要不有一本書。』

《熱門週末派》做了沒多久,我轉組去拍攝另一套電視劇。

一位好友,電影導演馬偉豪,差不多同期入亞洲電視,監製了一套劇集《赤子雄風》之後,開另外一套劇,我主動要求讓我入組。

劇集叫《鴻運逼人來》,張國強、唐麗球、劉丹、邱月清、黃允財主演。故事講述一個小人物(張國強)一世好運,莫名其妙當上電影男主角,無端端做了漫畫主筆,鴻運逼人的成為香港特區行政首長,一生何求時才發覺,最渴望的愛情其實一直在身邊,只是自己甘願放棄。

有了《藍月亮》的經驗,拍攝《鴻運逼人來》時操作更加純熟。我不敢說技巧,拍不夠10套以上電視劇而說自己掌握了拍攝技巧的導演,是夜郎自大。即使拍了超過10年50部,亦只不過是一個熟練的電視劇技工。香港的電視劇製作是流水作業式,容不得導演的創作空間,你想有一些新的拍攝手法,不同的表達方式,對不起,除非你拍的是單元劇或電視電影,否則,你只佔20集裡面的其中五集,你的『創新』會破壞20集的完整性。監製可以創新,導演只能依照監製指引行事。 而拍攝期的限制,讓你得在裝配線(assemble line)運送配件到末端前把成品裝配好。所以,一個好的電視導演在於操作純熟。操作純熟,你便可以在裝配線的運輸過程中把製品美化,令人在眾多成品中突然看見稍為耀目的一件。

如何去表達每一場戲的戲味,而不是純粹交代劇情,成為我拍攝《鴻運逼人來》時腦袋奔馳的方向。

所謂戲味,首先當然是演員的感情演繹,其次是燈光氣氛、鏡頭運用、節奏起伏、剪接恰當等的配合。如果遇著好的攝影師、燈光師、剪接師,導演當然可以好輕鬆;倘若遇上經驗比較淺的攝製人員,導演就要給予很清晰的指引。有時就算是經驗豐富的攝製組,導演若能清楚表達自己的要求,亦可以提高他們的工作情緒。後來有攝製組人員告訴我,遇見有些導演自己也不知道該有甚麼要求時,他們就會懶懶閒等待指示。當時我的經驗畢竟尚淺,更加需要鑽研劇本,確定自己的要求。拍攝時,攝製組經驗豐富的話,提出要求後,就靜心觀察他們的操作,看是如何達致自己要求的,從中學習。

演員方面,導演清楚表達自己要求,他們也較容易掌握角色。縱使是十分出色的演員,對劇情和角色感情的理解未必跟導演相同,與演員互相磨合,演員可以有更大發揮,而我,作為導演,也必定有所得益。

因為操作較上次純熟,分鏡更仔細,拍攝次序按照鏡位方向分組,同一鏡位同組拍攝,方便燈光及攝影機位置,拍攝流程相對較快。

有次拍完一場外景戲,張國強跟我說,他先前跟黃允財說:『這個導演拍得挺快。』黃允財說:『快,也不用說,捉戲捉得準嘛!』

當時作為新手,得到資深演員認同,不枉一番用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