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二)新秀,梅艷芳

2016/1/7 — 6:54

梅艷芳絕對在一開始時已經一鳴驚人,我們一班幕後,從試音那天,早就認定她必是冠軍 (中行右一)。

梅艷芳絕對在一開始時已經一鳴驚人,我們一班幕後,從試音那天,早就認定她必是冠軍 (中行右一)。

《香城浪子》主題曲《心債》由梅艷芳主唱,但梅艷芳主唱第一首電視主題曲不是《心債》,是《IQ博士》。

1982年,無線舉辦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我是這屆新秀歌唱大賽的編劇。

梅艷芳

梅艷芳

廣告

當年無線的子公司華星娛樂有限公司要舉辦歌唱比賽,但不想以業餘歌唱比賽形式,於是改變名堂,叫新秀歌唱大賽,而且不再區分甚麼民歌、流行曲等組別,統一較量。華星主辦,無線是歌唱大賽的電視製作機構,負責直播,兼策劃節目形式。

廣告

構思這個節目與以往的歌唱比賽節目有甚麼不同時,大家都在想,歌唱就是歌唱,還能有甚麼花樣?我提出一項簡單的變化,就是不讓參賽者獨自演唱,安排舞蹈配合,而且在音樂前奏和過門時,參賽者需要與舞蹈藝員共同表演。這個建議被接受了,由此有機會讓後來的劃時代巨星梅艷芳的 showmanship 得以初試啼聲。

梅艷芳的姐姐梅愛芳一起參加這個新秀歌唱大賽,好像是選唱鄧麗君的《嘆十聲》,記憶有點模糊了,但很清楚的是,兩姊妹一個唱得極像鄧麗君,一個唱得極像徐小鳳。梅艷芳憑《風的季節》展開燦爛的星途,可惜梅愛芳黯然落敗,之後雖然出過唱片,但星運不濟;更可惜的是,兩姊妹先後因子宮頸癌離世。

第一屆新秀,也是我第一次賺外快的節目。

無線製作的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是決賽部份,它有準決賽的,但由華星自己舉行,不作播出。準決賽也是一場秀(當年我們用的術語是『騷』,即show的譯音,後來大陸興起用『秀』這個字,才改變了名詞),也需要編寫司儀對白,反正也要找freelance,而我又是決賽的編劇,李瑜就叫我接了準決賽的劇本來寫。

第一次嘗試賺外快的快意,而一個秀的劇本費,已是我一個月的工資,於是也意識到,電視台的工資是那麼低於市價。

準決賽和決賽也是在利舞台舉行,男司儀是曾給人叫蔡燶華的蔡楓華,當年被稱為白馬王子,有『煞那光輝不代表永恆』的名句。女司儀是三哥苗僑偉妻子戚美珍,當年恍如天人,美麗出塵。有傳蔡楓華的名曲《倩影》是為戚美珍而作的。準決賽沒有像決賽那樣有舞蹈配襯,只是參賽者獨自演唱,評判有顧嘉煇、黃霑(我只記得這兩位)。霑叔已經仙遊,但他當年準決賽中發現梅艷芳這顆未來巨星後的笑聲,我仍然印象深刻。

梅艷芳絕對在一開始時已經一鳴驚人,我們一班幕後,從試音那天,早就認定她必是冠軍。沒有爆冷,現場觀賞決賽的觀眾也百分之九十九認同她得奬,奬品是十年的歌星合約。可是,當年華星資源有限,沒有像現在的唱片公司那樣為新進歌手投放宣傳,梅艷芳全靠自己努力,還提擕後來循新秀出道的師弟妹。冠軍也是如此,莫說當年的亞軍蔣慶龍等人。記得她得冠軍後,不知是誰提出過,她的名字太俗氣,提議她改藝名,但甚麼原因沒有這麼做,是她本人不同意還是唱片公司不同意,不得而知。

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亦收視高企,成為觸目的電視節目。於是,第二屆亦『順理成章』歸於音樂組製作 。

新秀歌唱大賽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還有那些舞蹈藝員。當年的舞蹈藝員並不多,整個秀的過程,由兩班輪流為參賽者伴舞。他們跳完一首,馬上換舞衣隔一首出場,跳另一隻編排截然不同的舞蹈,舞步不亂,姿態不遜,令我嘆為觀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