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五十八)在古蹟上插旗

2016/9/29 — 6:40

另外一個約旦很重要的觀光勝地是[佩特拉古城]Petra 遺址。

1989年電影《聖戰奇兵》中夏里遜褔飾演的 Indiana Jones 到此地尋找聖杯,使佩特拉蜚聲遠播。入場費是 20元約幣,大概 220 港幣,包括騎馬入城的費用,不過騎完馬要自掏腰包給馬伕小費,慣例是兩美元。

廣告

古城周圍懸崖絕壁,入口是一條長約1.5公里的峽谷,被叫為「蛇道」The Siq。

穿越蛇道的過程是有拍攝的,而且頗為細膩,但沒有剪輯播出,因為節目時段不夠。旅行社贊助節目,他們決定行程與集數。約旦是兩集,我拍攝回來的素材夠三集,他們不會接受,因為播多一集就要多付一集幾十萬的冠名贊助費。但又要包括行程所有景點,於是將內容濃縮,形成急速的節奏。當然,有些編劇導演由構思、劇本到拍攝,都是水過鴨背,但求交貨。

廣告

多出來的片段被逼棄掉,會不會可惜?可惜是可惜的,但我常常跟助手說,別愛上自己拍攝的東西或完成的節目。一方面因為愛上了自己的『作品』,就會不夠客觀,覺得自己做得夠好了,難有進步;另一方面,我們製作的是商品,不是藝術品,商品首要是滿足買家的要求,不是滿足自己。先滿足買家,有剩餘空間才發揮自己。真正滿足自己,惟有尋求其他途徑,例如把這『多出來』的化做寫作題材。

蛇道最寬處約7米,最窄處僅2米,兩邊像被神斧劈開,抬頭只望見一線天。崖壁橫貫有一條人工鑿成的坑道,相信是古時引水入城的系統,還有一個巖石中開鑿出來的大蓄水池,用來收集泉水和雨水,並通過坑道把水送給城中心的一個較小的水池。觀察這處的地形,不難理解它是易守難攻的避難所,守在入口就能一夫當關,萬夫莫敵。1914年至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士兵T﹒E﹒勞倫斯(史稱「阿拉伯的勞倫斯」)領導阿拉伯游擊隊,經常藏身佩特拉,在古代納巴泰人雕鑿出的500來個巖牆洞穴中暫時避難。

蛇道盡頭像一個寶庫的鑰匙孔,令你有探頭窺看的慾望,當艾爾卡茲尼神殿出現在眼簾,呼吸在那一煞凝住。

它是一座從山壁中雕出來,十層樓的建築,高大而優雅,岩壁本身的玫瑰色澤,在陽光照耀下使得整座神殿散發著迷人的神祕。

我攀上神殿對面一座最高的岩石察看拍攝位置。想有好的畫面,常常要左攀右爬尋找刁鑽角度,助手看見危險,叫我別爬,叫攝影師上去就是了。但我從不會這樣。我走在最前頭,攀爬上去,攝製隊自然會跟著來;我只指指點點,很難叫人心甘情願跟我做事。而且,怎知上面是好的拍攝角度?攝影師抬著攝影機三腳架上去,原來角度不好,不是白辛苦一趟?我告訴助手,找好的鏡位,一定要親身看過。

導遊告訴我,我攀爬上去那個岩石位,原來就是史提芬史匹堡拍攝《聖戰奇兵》時坐鎮指揮的位置。在《聖戰奇兵》,辛康納利和夏里遜褔走進艾爾卡茲尼神殿 Al Khazneh,裡面是巨大的洞穴。實際上內裡是有很細小的空間,沒有修飾的四壁,是公元一世紀左右納巴泰人安葬他們國王的陵墓,裡面只有幾個墓穴,令人驚歎折服的雕琢只在外面。

經過神殿,騎駱駝再走一段路,就是公元前4世紀納巴泰人建立的佩特拉城。

納巴泰人 ( Nebatiens ) 是阿拉伯遊牧民族,約在公元前6世紀從阿拉伯半島北移進入約旦和南敘利亞境內,版圖最大時,由大馬士革一直延伸到紅海, 從某種程度上影響超越疆界,廣泛而久遠。「納巴泰人的」文字進化成了當代阿拉伯文字,他們鑄造了自己的錢幣,建造了希臘式的圓形劇場,使佩特拉城蜚聲古代世界,甚至遠至中國,只要有駱駝商隊,都聽說過神話般的石頭之城。

佩特拉四周山壁上雕鑿很多建築物。有些簡陋,僅能算洞穴;有些大而精緻:塑像,台階,多層柱式前廊,築在粉紅色的巖壁,是納巴泰民族的墓地和寺廟。

納巴泰人在巖石中開鑿墓地,藏棺於峭壁的洞穴中,這是很獨特的墓葬方式。後來我到長江三峽拍攝,發現巫峽的崖壁上有少數民族的懸棺墓葬,與納巴泰人的墓葬方式十分相似。佩特 拉是古代蜚聲國際的名城,位於亞洲和阿拉伯去歐洲的主要商道,各地的的駱駝商隊都會經過佩特拉門前,到底是納巴泰人的墓葬方式傳入中土,還是中土傳播過去?已經煙歿在歷史中的納巴泰人,跟中國的少數民族有沒有任何淵源?

有心遊伯特拉研究古代文明的需要一日,在中心位置有間餐廳,可以飽食之後繼續下半行程。下半段行程是要上山,不太急促地走大概個多小時便到目的地,有騾仔租賃作坐騎代步,但坐在騾背上走山路那種顛簸,省下腳力卻增添心理負擔。下山會快些,二十分鐘便到山腳。

在山腰遠望可見這個被稱為約旦迷城的中心。上山的盡處見到另一座神殿,有廿層樓高,比艾爾卡茲尼神殿高一倍,但空曠地方比較多,氣勢上沒有艾爾卡茲尼神殿那麼令人驚歎。艾爾卡茲尼神殿因為一出那狹窄的蛇道即展現眼前,特別使人懾神。

節目裡我依從監製意思為這個神殿做了一件無聊事:在殿頂用視訊技術插「反斗俱樂部」的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