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五十六)紐西蘭的人肉激流

2016/9/22 — 14:02

在我心目中紐西蘭最美麗的城市是皇后鎮 Queenstown 。因位處南半球南島較南的位置,夏天下午5、6點鐘像是中午般熾熱,晚上9點鐘太陽還沒下山;我觀察了一晚,直到晚上11時天色才完全入夜。我笑說,告訴演員和攝影師每天只是天亮工作至入夜,他們便得由早上6時拍攝至晚上11時。

皇后鎮 Queenstown 美在甚麼地方呢?在湖畔可以十分清楚,一個景致內你可以見到有湖、草坪、雪山、沙鷗在湖面飛翔、間有滑翔降傘在空中遨遊。

我們乘坐一艘蒸汽船跨湖去到一個叫做 Walter Peak Country Farm 的牧場拍攝,那裡有剪羊毛 show(在澳洲也有),有 BBQ 餐,有馬騎。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騎馬。實際上那些馬都訓練有素,毋須策鞭也自動一隻跟一隻的沿路上山,繞一個圈返回原地。牧場的燒烤餐有一款食物很別緻,在別的地方從未見過:烤香蕉飯,不過很難想像誰會覺得這個飯好吃。

廣告

Queenstown 還有項玩意十分刺激: River Surfing 。我們節目中叫它做『人肉激流』,是靠一塊浮板順著激流衝滑到下游。我因為要視察激流經過的峽谷環境以安排拍攝角度,由一位 River Surfing 教練帶領徒手攀下懸崖察看。其他人看來十分危險,我未攀下崖前望下去也有點心寒,不過如果自己不親身走下去一趟,很難說服攝影師也走到去那個位置取景。實質上攀下去時並不困難,教練早已走慣走熟, 跟隨他的步伐很輕易上落懸崖,倒佩服他不穿鞋子在山崖上落,履險如夷。紐西蘭就是這樣的國家!你會感受每個城市的舒適悠閒,像是退休的理想環境,但年輕人個個充滿活力,兼備冒險精神。教練帶我去了激流路線上幾個不同位置察看,說順著走就可以看到他們漂流的整個過程。初時我有點懷疑,他們順水流而下,我們坐車追趕,能依時去到他們經過的位置嗎?而且我們還要攀下懸崖,兼拿著攝影器材。他說可以。

廣告

正式拍攝當天,馬德鐘、梁榮忠、朱健鈞在沒有被威逼之下也是毫無選擇地參與這項人肉激流活動。接受半小時左右的基本技巧訓練後,他們開始漂流,攝影機也開始岸上追逐。果如那位教練所說,每到一個取景位置準備好攝影機,那班激流勇士就剛剛漂流而至,漂過後我們趕到另一個位置,他們又剛剛到來。當年如果有GoPro 攝影,鏡頭一定十分精彩!

原來始創者 Jon Imhof 並非紐西蘭人,他來自美國,是夏威夷一位衝浪者,到皇后鎮滑雪板渡假,卻愛上紐西蘭這個國家,於是在皇后鎮留下來。之後又懷念夏威夷的海洋巨浪,開始尋找衝浪的替代玩意。皇后鎮河水的激流激起他的瘋狂念頭,由此就產生了 River Surfing 。1989 年,Jon Imhof 在皇后鎮成立公司經營 River Surfing,訓練了一班激流衝浪愛好者,花了半年以上的時間反覆實地練習觀察計時,需要多久漂過某個灣位某處懸崖,哪個位置有一塊巨石哪個位置水流較慢,全部精確無誤。

在紐西蘭,這些憑愛好建立事業的夢想家,令你對人生充滿希望。

激流衝浪全程分兩段,首段8公里,水位較淺,比較容易應付;次段6公里,水位較深,難度亦較高,如果覺得自己體力不繼,首段之後可以上岸。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梁榮忠和曾是警隊精英的馬德鐘在中段決定放棄,朱健鈞玩足全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