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八十二)納西母系

2016/12/29 — 12:07

廣西苗族、瑤族、侗族之後,另一個行程是雲南,神祕的女兒國,摩梭。

以前看過一部很好的文學作品,《遠方有個女兒國》,作者白樺,描述主角在文革時期『中原』天翻地覆時,躲在位於邊陲的女兒國,遠離殘酷的政治鬥爭,平靜和諧,但當他以為愛情開花時,又因為風俗文化差異產生悲劇。

而最早讓我們認識女兒國的,應該是吳承恩《西遊記》。

廣告

女兒國的神祕,因為我們不認識;不認識,所以產生以訛傳訛的繆誤。其中傳播繆誤的媒介,是旅行社的導遊。導遊們為了令旅行團團友感覺趣味,往往編織一些小故事或誇大一些枝節,甚至杜撰訊息,讓團友之間產生話題。譬如與異性握手時在對方手中輕輕扣幾下,是表示愛慕。摩梭女阿香跟我們說,沒有這回事,他們沒有這樣的示愛訊號,全是許多年前最初帶團到摩梭的導遊杜撰的。

阿香是在麗江電視台工作的摩梭女,為了方便我們瞭解摩梭,雲南廣電廳特別找了她為我們當聯絡及翻譯。

廣告

要說摩梭,先瞭解納西。

摩梭是納西的分支,女兒國的原族。

納西族集中在雲南麗江。麗江古城原是納西聚居地,仍然住著大部份納西人,不過因為發展旅遊,已經很商業化,城河兩旁全是酒吧餐廳,到了晚上,燈火燃點笙歌,遊客絡繹不絕,尤其吸引外國人。從建築裝修,你可以說麗江古城外貌十分漂亮,入口是個大大卻失去原來用途的水車,不停運轉只為讓遊客拍攝舉起V字手勢的到此一遊照片。一切只是表面,要瞭解納西,要入古城深處。

遠遠看見玉龍雪山,雪山水仍然流穿麗江古城的水道。水道引下來的水在城中東南西北匯聚三層水池。第一層是食用水,取回家燒飯飲用。第二層就地清洗食材,例如蔬菜肉食。水流到第三層用來洗衣服。這樣的用水次序,古今依然,食用水從不受污染。旅遊興旺後就不同了,因為遊客從不遵守規矩,總有廢物丟棄在水道。

不過年長的納西婦女,沒有因為遊客多了,改變她們的生活習慣。在水池旁,仍然看到她們洗菜洗衣。在院子裡,仍然看到她們聚合喝茶跳舞。納西婦女喜歡跳舞,經常圍在一起擺手踢腳,不管多少外來人圍觀,也不是為了吸引遊客,也跟其他城市的廣場大媽舞不同。她們穿著傳統納西服裝,(當然是比較年長的,年輕的都穿牛仔褲了。)從古城走出來,漫步都市街頭,與高樓大廈可能格格不入,但悠然自得。她們真的是漫步,步伐比普通逛街的慢了一半以上。閒聊時我問其中一位納西老太太:『我看你們很健壯,為甚麼走路總是那麼慢的?』她說:『到頭來還是那個終點,走快走慢有甚麼分別?』這就是她們的生活態度,是否帶著點人生哲理?

我發覺她們大部份身上都繫著大串鑰匙。原來納西族還保留著女人當家的傳統,一切家當財產都由母親掌管,那串鑰匙就是當家的象徵。他們原是母系社會,清雍正年間改土歸流,被逼改變社會結構,母系沒落,但家裡母親話權最大的傳統保留下來,大小事情都要問過母親批准。

他們曾是自殺率最高的少數民族,麗江曾是自殺之城。緣由就是雍正的改土歸流政策。雖是母系社會,納西原有戀愛自由,兩情相悅是毋須母親批准的。但改土歸流令漢滿的家庭婚姻制度強加於納西族,嫁娶須由父母指婚,一些相愛的納西兒女被逼分離,於是相約自殺殉情。

改土歸流後,母系結構改變,但女人當家的傳統保留下來。女人不但掌管家庭經濟,大小事務也一力承擔。這個傳統,與納西男人的工種有直接關係。

雲南盛產茶葉,古代有條路線用馬馱茶葉從雲南翻山越嶺到西藏交易,現在稱為茶馬古道,麗江就是茶馬古道的中樞。領馬運送茶葉的團隊稱為馬幫,納西男人,大部份是馬幫成員。馬幫一出門走茶就是好幾個月,家裡大小事務自然由女人擔當。而男人走馬運茶過程相當艱辛,回家後需要好好休息,甚麼事情也不做,偏好琴棋書畫,流傳下來,納西男人都是琴棋書畫能手,附庸風雅。

麗江古城接待遊客就有一條仿茶馬古道騎馬路線,讓遊客從古城入口騎馬穿越古城巷里去到馬幫栓馬補糧的地方,感受茶馬古道。但馬匹裝飾過,領馬的穿上傳統納西服裝,裝模作樣拍些照片,跟真實歷史相去甚遠。當然在旅遊節目的拍攝上,這個環節不可剔除,不過要真正認識茶馬古道,我很有興趣模擬馬幫這個古代物流運輸隊伍,走一趟茶馬古道,拍攝一輯認真的資訊紀錄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