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八十六)摩梭魂

2017/1/16 — 15:18

那天,天還沒亮,我們便到為我們演出轉山的那一家,從他們裝身打扮開始拍攝。前一晚已經拍攝了他們的居住環境,他們曾邀請我們住一晚,因為翌日很早出發,怕我們沒時間睡。我倒沒所謂,甚麼地方也可以住下來,但明白其他隊員在衛生條件不太好的地方肯定難以安睡,於是推說需要整理器材充電準備明天拍攝,必須返回卓瑪的賓館。

特別吩咐他們預備兩套摩梭傳統服飾給朱凱婷和黃安琪穿著。大概是在這種落後山區勞累你多天,兩位女藝人在我們的術語是早就『殘』了,但穿上摩梭禮服後,判若兩人。其實不單是她們,其他摩梭女穿上傳統服飾後,跟先前的樣子是完全不同的。憑良心說話,在瀘沽湖多天,還沒有見過漂亮的摩梭女。製作那麼多輯少數民族節目,比較之下,苗族女孩子是最漂亮的,而且美女數目眾多。摩梭女,即使我們原本(口頭上)滿帶希祈找個摩梭女走(一兩晚)婚的同事,來到看見摩梭女,都說免了。但是,當她們換上傳統服裝,戴上頭飾,施以脂粉,圍著篝火跳舞,吊起嗓子唱歌時,卻足以令人心旌搖動。尤其是她們的歌聲。摩梭人似乎是天生一副絕好嗓子,無論是男是女,沒有唱歌不好聽的。摩梭男兒除了歌聲嘹亮,大部份也相當俊朗,為我們演繹轉山的家裡兩個舅舅,一個像吳彥祖,一個像陳冠希,真殺死人!

廣告

雖然轉山節的盛況我們無法複製,大抵也可以讓觀眾有個概念。一千塊錢,在香港不夠一天外景租車連午飯,但到格姆女神山走一轉,包車連臨時演員,還預備了別具風味的午餐,同事們都是一句話:『抵到爛!』而對於我,拍攝以外,這一千塊最有價值的,是那只為轉山殺的豬,在兩位摩梭舅舅泡製下,弄出我有生以來品嚐最好吃的炭燒豬肉。真的,我敢說,因為拍攝電視飲食接觸過的甚麼名廚,沒有能燒出那麼美味的豬肉。

摩梭男兒,或說一個摩梭家庭裡的舅舅,都是應付『豬』的能手。殺豬、製豬膘肉、燒豬,一般都由舅舅包辦。那是粗活。另一方面,細如一枝木笛,他們也是玩弄自如。

廣告

為了招待遠來瀘沽湖的遊客,每晚, 幾乎村裡所有年輕摩梭男女,穿起民族服裝, 集中在一塊大空地上,圍著篝火唱歌跳舞。你會發覺,每個摩梭男兒都能吹奏一手好笛子。在這個篝火晚會上,英帥的摩梭男子不在話下,日間毫不起眼的摩梭女兒,突然明亮照人。加上動人的歌聲,如果像傳說中,外來男子一夜之間墮入女兒國的溫柔鄉而不願離開,應該就在這樣的一個晚上。

他們圍在這裡唱歌跳舞娛賓,賓客是要購票的。當年(2005年)是10元一票,進場後入座包圍空地的茶寮,當然飲料和小吃另外付費。演出的摩梭男女,跟廣西少數民族村,例如苗族的雨卜寨,參與方式不同。苗族的村寨演出,苗女都是收取工資,演出收入歸主辦單位(或村委?)。瀘沽湖的篝火晚會收入也是歸村組委,但演出的摩梭男女都是自願性質,沒有薪酬,而整體收入,村委會按月計算,平均分派給有成員參與的家庭。就是接載遊客浮遊瀘沽湖的豬槽船,收入也歸公家,沒有個別收取的。所以湖邊的豬槽船船夫或艇妹,不會像其他省市旅遊區的爭客,因為你坐任何一隻,對他們來說都是一樣。阿香說,他們是唯一一直實行人民公社制度的村落。而這個制度,有沒有人民公社前後,一直在執行。

不過,2007年3月12日之後,有些不同了。

後來知道,一個新的場館落成。原來每晚的篝火晚會取消,改由『女兒國摩梭民族文化展演有限公司』在新場館演出大型歌舞劇《摩梭魂》,收費98元人民幣!

天啊!一個民族鄉土情懷的風俗,又湮沒在現代化庸俗的商業演出中!那種令人神魂顛倒、樂在其中,本族與外來者共融的生活體驗,分割成台上台下、難以混和的隔膜!有天我再訪瀘沽湖,還能重溫與摩梭女牽手共舞的情景嗎?為甚麼一發展就會變了模樣,不能保留最原來的風貌,經過商業包裝的『摩梭』,『魂』還可以維持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