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八十)深山苗寨 世外桃源

2016/12/22 — 16:29

一般接近縣城的苗寨,距離三四十公里,不到一小時車程,都發展旅遊,成為一團團穿梭參觀的地點,顯得世俗化。譬如步入村寨必須喝過攔路酒,一班穿著苗服的男女,男的吹起笙樂,女的捧著酒壺酒杯,說是歡迎貴客,你喝酒才表示尊敬,其實是要你掏出小費放下。

阿英帶我們去的苗寨,她長大的地方,不是旅遊點,是實實在在土苗生活的環境,連廣電廳的科長也嫌太偏僻落後,屢勸我別去,不過我堅持要拍攝非旅遊景點的苗族群居,他拿我沒法。離開融水縣城6小時車程,山路崎嶇,公車走的話要8至10個鐘頭,每天只有一班。

這樣的地方哪有酒店賓館?還是廣電廳的科長不情願之中十分負責,早就聯繫融水縣城的政府人員,通知村裡的人,騰空平時用來招呼城市官員視察的一座寨房,給我們全組度宿。三四個人一個房間,四周角落佈滿蜘蛛蟲蟻,聽得見老鼠蟑螂爬走的聲音。對於我們來說,一生何曾有過這樣的經歷?不過一早預知是落後山區,大家沒有抱怨,反而圍在一起吃頓農村野菜,飯後玩玩撲克聊天,別有一番情趣。

廣告

女孩子較關心的是洗手間。對不起,這兒沒有,有的只是在溪邊幾塊木板圍著。

廣告

趁著天還沒黑,阿英帶我們去洗澡:溪澗上游。阿英說,他們從小到大都是在這裡洗澡,一般是天黑才來,因為習慣了,對地形十分熟識,女的在上一段,男的在下一段,成年男女也一樣裸著身子洗,黑麻麻甚麼也看不見。但我們若是天黑來, 水急石滑,將會十分危險。我們男的無所謂,天還沒黑也脫光了洗;兩位女藝員則穿備泳衣,跟阿英去洗澡。

第二天,我們深入村寨拍攝,才發現這裡若是撇除落後的生活設施,換上歐洲式小屋,是另一番教人心曠神怡的景象。剛好水稻小麥成熟,稻田麥田翠綠金黃輝映,清澈的溪流,藍藍的天空。 有幾個廣東來的年輕人,在我們住的木樓後溪邊紮起營帳露宿,十分享受野外的環境。是的,野營一兩天,是很精彩的活動,但我們一行人心領神會,這裡不是(現代)人住的地方。

阿英回到家裡,穿上苗服讓我們拍攝。穿上苗服的阿英,清麗可人。滿頭銀飾,一身銀器,腰帶衣袖刺繡斑斕,是苗族姑娘的標準模樣。

歷史上苗人到處流離,為了遷徙方便,把所有值錢的銀器金飾穿戴在身上,成為傳統的裝扮。苗女也以越多銀飾越代表出落漂亮。阿英說,最重的全身穿戴上可以有10公斤。我們笑說,負荷10公斤的背囊走路10分鐘也腳軟啦!過去,苗女穿戴的都是家傳,即是說,穿戴越多,家族曾經相當富有。經歷時代變遷,還保留家當的苗人少之又少。現代苗女的銀器頭飾,一般都從縣市民族商舖買回來,銀的純度與手工與傳統的苗族銀飾工藝相差很遠。苗服的編織刺繡亦只有年老一輩才懂,年輕的都往店鋪裡挑。現代苗族平時已經不會穿戴苗服銀飾,除了村寨已公開為旅遊點的苗民,還有是每年一次的三月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