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六十八)盞記燕窩

2016/11/10 — 6:57

藝人羅慧娟

藝人羅慧娟

作者按:謹將以下幾段有關《天賜良源》的文字獻給羅慧娟,她於2012年6月30日因癌病去世。

確定製作《天賜良源》之後,監製鎖定羅慧娟做主持。第一輯做了泰國米和印尼燕窩,還有武夷岩茶和桂林山水,沒有靈芝。盞記贊助了印尼燕窩的拍攝,並由其中一位老闆 Eddy 以專家身份出鏡介紹。

節目播出後,反應很好,有人在街上認出 Eddy,指著他說:『你不就是做燕窩那個?』更有內地(廣東)觀眾看了節目播出後,到香港找著盞記門市,一買就是 10 斤燕窩。因此,他們再接再勵,再次贊助到印尼拍攝第一輯沒有介紹過的內容。

廣告

Eddy 是印尼華僑,他和哥哥兩兄弟從收購零碎燕窩做起,做到現在香港甚至廣東一帶無人不識盞記燕窩。當時盞記的老闆是 Eddy 和另一位拍檔 Sam。

廣告

Sam 原本是跟 Eddy 打工的,後來成為 Eddy 拍檔,創立盞記。他們憑著膽色,開創香港燕窩零售的新方向,改變這個市場的生態。合久必分,最後兩位好拍檔也因發展意見不合分家,Sam 另起爐灶成立「大棧」。

以前,要買燕窩,都是去海味街(文咸東西街),或者一些大的中式藥材舖。燕窩裝載在一個個大圓玻璃瓶中,放得很齊整,但都不標價錢。你要買多少,他們才打開蓋子,看看蓋底只有自己人知道的標誌,才告訴你多少錢。

盞記開設第一間燕窩專門點,反轉傳統,明碼實價。他們市場觸覺高,一連串的宣傳,讓人聯想到,燕窩就是盞記,盞記就是燕窩。你想不到的是,Eddy 和 Sam 一點也不像連鎖店的大老闆。他們會在早上跟街坊赤膊打籃球,穿著拖鞋汗衣返回辦公室,常常說會像超人變身,走進洗手間換件衣服就可以去跟政協、中聯辦吃飯應酬。

離開無線後,聽聞邵太下令,若不是贊助商全數負擔所有費用,要TVB出一毛錢的話,一律不准出埠拍攝。

當年不是這樣的,贊助的方式全部有商有量。去印尼拍燕窩,盞記只負責食宿、機票和器材,因為無法帶器材入印尼境,要在當地租,盞記付費。 當地交通我們負責, 而當時他們還沒有決定是否冠名贊助呢!    

為了這批器材,發生一段小插曲,回港後令我有點小麻煩。

器材是透過公司外景電子攝影組,聯繫到印尼的製作公司租賃,事前早確定了價錢,現金支付,交收地點是 Eddy 的家。所以我們一行攝製隊連主持人羅慧娟,到達印尼入住酒店後第一個目的地,是 Eddy 家裡。拍攝完最後一天交收,也在 Eddy 家裡。但當製作公司拿著帳單來收錢時,發覺器材租賃之外多了一筆數,是送器材來和接收器材的運輸費。我就疑惑了,公司租器材的文件清楚寫明一個數,沒有說要額外運費的。錢不多,好像是700元港幣左右,不過印尼盾結算就是八十萬!但 Eddy 他們說, 只是負責租器材,運輸應該由我們負責。錢不多,但這是原則問題,他們不會支付。

電視台的製作預算分開類別,雖然只要整體沒有超出,每類的預算不是沒有上下寬鬆的,但額外的支出,總得找個類別入數。而這次交通一項,是事前定額包車的。 我如何出這筆額外錢?

相處多天,認識他們為人,絕不是吝嗇那幾百塊錢。當然,生意人討價還價也是本能。他們堅持原則,我沒辦法,只好照付。然後,我跟他們商量,這筆錢,我不能當作交通運輸開出,因為沒有這筆預算。但我們的預算中有 entertainment 一項,就是用來請贊助商吃飯,答謝贊助拍攝的。我問他們,不請他們吃飯了,我找一張餐廳的單據,將這筆錢當作請他們吃飯報銷。這樣他們無所謂,也沒有打算任何一餐要我們付費。

於是我找來一張忘記了甚麼時候吃東西時拿的單據,也不知上面寫了甚麼印尼文,在8萬多的數字多加一個0變成80多萬,把那筆錢報銷。原來那張運輸單據,就這樣丟掉。

回來結單向會計部清數時,出事了。

一天,監製召我進房,拿那張開 entertainment 數的單,說會計部懷疑這張單經過竄改,他把這單據蓋著金額部份,傳真去問 Eddy 單上印尼文是甚麼,Eddy 說是早餐的意思。印尼消費,早餐要幾十萬印尼盾?問我甚麼回事,那麼等錢用?我無法抵賴,和盤托出。從監製的眼神和臉色,我知道他不信任我,或是對我的做法不以為然。不過他沒有再責問,著我離開房間。

之後,不知下文,會計部沒有向我查問,監製也沒有追究,不了了之,我不知原因。直至 Sam 和 Eddy 一次請我吃飯。

Eddy 說那天監製傳真那張紙問他那印尼文是甚麼意思,他不為意就告訴他是早餐,監製再問他,印尼吃早餐80多萬合理不合理?Eddy 馬上就知道是甚麼回事,因為我改那張單據是在他和 Sam 面前做的。Eddy 跟監製說:『是不合理的,但阿蔡改那張單,因為要付器材運輸費,這筆錢是你們應該付的,但你們沒有做這筆預算;我們自動放棄TVB 宴請的一餐,讓阿蔡將那筆錢填補運輸的額外支出,是阿蔡解決了這件事情,你是監製,如果你不能擺平這件事,我看不起你。』

原來監製責問我時,Eddy 早跟他說清楚情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