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六十九)並不腦細的老細

2016/11/14 — 15:22

拆夥前盞記老闆 Eddy 和 Sam 是一對怪傑,一雙活寶貝。

他們不擺老闆架子,還當小工的幫我們扛器材,懂得自嘲開玩笑,拍攝第一天已經問我,可不可以騰出一天休息,一起出海釣魚。幾乎每天拍攝完一節都問,夠多少集播出?拍快點可不可以?有沒有時間去釣魚?

結果,我真的可以在沒有遺漏任何環節的情況下,騰了一天出來,出海釣魚去。不是所有工作人員都喜歡出海,不跟隨的就讓他們休息一天。

廣告

Sam,Eddy 和他大哥都是釣魚迷,有隻專門供出海釣魚的船,泊在他家後院碼頭,隨時一回印尼就釣魚去。Eddy 大哥還弄了一部偵測器偵測魚群出沒位置,追蹤大魚。我這個門外漢也跟著他們釣了一條呢。

雖然喜歡玩樂,但處事十分認真。Eddy 為燕窩這門生意,更是花了許多時間精力研究燕子生態。

廣告

據他說,他曾經躲在燕屋裡過夜,觀察燕子覓食回來後如何築巢,那種韌力不是開玩笑的,因為燕屋的環境實在很難忍受。

燕子種類有20種以上,能產食用燕窩的只有中國南方至東南亞的金絲燕。金絲燕窩又分洞燕和屋燕。洞燕是金絲燕聚集在天然洞穴築的巢,以印尼為例,燕洞一般由政府擁有,批出開採權。開採權有一定年期,因此獲開採權的商人盡量在開採權終前有多少採多少,缺乏持續意識,以致洞燕趨於開採殆盡,越來越少,價錢因此也比屋燕貴,但實質洞燕、屋燕的營養價值一樣。

盞記的燕窩來源主要是屋燕。

據歷史記載,中國唐朝開始已有燕窩買賣交易。據一位住在馬六甲以研究鄭和歷史著名的史學家林局紳考究,燕窩大量輸入中國大抵是十七世紀後期,每年約有四百只燕窩從爪哇的巴達維亞(現稱雅加達)運往中國,與鄭和七下西洋經過的國家和時間相吻合。 據說某次鄭和船隊遇上大風暴,滯留在馬來群島其中一個荒島,食物短缺,無意中發現硝壁上的燕窩,有隨行的土著說可以食用,鄭和命令部屬採摘、洗淨後燉煮食用充飢。數日後,船員臉色紅潤,中氣充足。鄭和回國時, 攜帶燕窩獻給明成祖。從此,燕窩成為貢品。

上面提過 Eddy 和哥哥從收購零碎燕窩做起,收購的就是屋燕。

印尼金絲燕繁多,很多村落,幾乎每家每戶起碼有三數隻金絲燕在屋子裡築巢。燕子築巢,即是財神光臨。印尼人不吃燕窩,但知道燕窩有價,城內的中國人會高價收購,所以他們等燕窩築好巢後,就採了燕窩拿出城賣。當然,賣給批發商的價錢,遠低於零售價,但沒辦法計較,那是唯一出路。他們也知道燕窩有益身體,如果家裡小孩子生病,會將梁上採剩的燕窩殘餘剷下來煮粥水給孩子吃。此外也有整個燕窩盞吃的,但吃的方法你怎麼也想像不到。

他們用油炸來吃。據村民說,早幾輩的印尼人有這樣吃燕窩的。油炸燕窩是甚麼味道?只有羅慧娟有機會品嚐。我說要拍攝油炸燕窩,Sam 拿了一個白燕盞來。把它炸到金黃色,娟妹吃了一塊價值100元的炸薯片。當然,高溫炸的燕窩,原有的營養價值都歸於零了。

聽說印尼有這樣的一位老人家,女性,因為工作關係,長期要試食不同產地的燕窩,以分辨它們的等級。老人家60多歲,樣子卻比40歲的兒子還要還要年輕。

燕窩的功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