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十二)晉升編導

2016/2/11 — 6:40

李婉華

李婉華

受之前我的直屬編導影響,《香港早晨》監製對我印象不太好。後來另一位編導的助手轉調部門,聽聞監製跟他說:『把阿蔡給你你要不要?』語氣意思是我是個爛貨。但這位編導把我接收下來。通常你側近的人對你的能力脾性有一定的瞭解,偏偏再上級的老闆一無所知。

那位轉調部門的助導,轉到節目部做了編導,當年TVB想競投有線電視牌照,他負責拍攝一段競投用的短片,向副製作經理陳寶珠借我過去當他的助手。他拍那段短片不想用TVB藝員演出,而選用新面孔。哪兒去找有演技的新面孔?1984年成立的香港演藝學院有一班學生可以選用。他們可以當作實習,我們付出的費用也不高。經過試鏡,選了幾個演藝同學,其中有黃秋生和李婉華。

廣告

當晚拍攝超時,很晚才收工,我是助導,要負責外景車送演員離開。最後送的一個是李婉華,住香港島,原本送她去坐過海的士也可以,但我叫外景車過隧道把她送到香港島,因為是半夜,她獨自一個那麼漂亮的女孩子,下車後我步行送到她家樓下,她說我是第一個送她到家門的男孩子。真個榮幸,可惜沒有發展,也沒有機會。我在電視圈多年,有一個原則,跟女藝員保持距離(余文詩是例外,因為她是表姐。),免招惹閒言閒語(卻不知道其他類型的閒言閒語怎麼也躲不開)。

在新一位直屬編導的關照下,監製對我的印象慢慢改觀,到1987年,我升了編導。

廣告

TVB編導分4級:執行初級編導(Acting Junior Producer)、初級編導(Junior Producer)、編導(Producer)、高級編導(Senior Producer)。之前還有首席編導(Principal Producer),後來沒有了。

我一升就直接升初級編導,沒有經執行階段。不是我特別優秀,只是當年的制度還沒有很嚴格的確立。由轉職助導到升任編導,經過四年,比早年的編導算是時間長了一點,但比後來的編導卻短了許多。

除了《香港早晨》當值,第一個做的節目,叫做《超科技新里程》,是個包裝節目,買回來的外購電視系列,拍攝自己藝員做主持簡介,編輯剪接好播出。節目英文名字叫 Beyond 2000,內容介紹跨越21世紀的科技發明。本身是很一般的紀錄片,但經過包裝,別具意義,因為主持人是1987年TVB舉辦唯一一次全能司儀大賽男女子組冠軍,男的楊瑞麟,女的鄭藴綸,鄭藴綸後來退出了娛樂圈,而楊瑞麟一直在圈內,先是《香港早晨》主持,隨後加入戲劇演出。

黄子華也有參加第一屆(也是最後一屆)全能司儀大賽,可是落選了,浮沈了許多年才突然冒起來,冒起來卻比在電視圈多年的冠軍楊瑞麟紅,所以,一時之間失意,不代表以後也沒有機會。亦如蔡楓華所說:煞那光輝並不代表永恆。

第一次當電視節目主持,楊瑞麟十分生硬,連走路也很呆板,相對鄭藴綸來得流暢自然。楊瑞麟後來被編入《香港早晨》,天天做直播,訓練有素,漸入佳境。

TVB有兩組節目是訓練新人的很好場所,《香港早晨》和兒童節目。《香港早晨》沒有彩排,資料蒐集只提供資料,面對嘉賓的十分鐘訪問環節還得靠主持的應對和組織能力。有些具有天賦的,一上場就能應付自如,像葉特生、余文詩、李有毅,葉特生患胃癌退出前這是香港早晨的鐵三角。天賦不足但努力而又淡定的,可以按照資料提供的訪問稿逐一提問,欠缺臨場應對但總能順利完成,這些主持經過一段時間天天直播的磨練,總能成為有一定水準的司儀人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