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十六)萊茵河畔

2016/2/25 — 6:1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萊茵河是歐洲最長的河流,發源於瑞士,流經法國、德國、荷蘭及比利時而入北海。

甚麼樣的河流, 孕育出甚麼樣的性情。長江洶湧澎湃,那兒生活的人豪情剛烈,容易受煽動支配於波瀾壯闊的政治運動中。萊茵河溫柔婉順,像一個單純的含苞待放少女,躺在綠油油的青草地,任由清風輕拂面龐,微笑中帶著對愛情的企盼。沿著萊茵河畔,一個個城市寧謐恬靜,讓你心境平和下來,偶有少女步履輕盈地走過,會在你腦海勾起一首兒歌:『女孩沿路赤腳在跳,輕輕唱人間仙樂處處飄…...』。

廣告

德國拍攝與韶關拍攝都有晚間行車趕往下個住宿地點。當年韶關的晚間行車是受煎熬,路途顛簸,令脊骨受損,而且途經荒山野嶺,感覺隨時發生意外。德國的夜間行車,也是穿山越谷,但英泥公路,雖沒有路燈,卻崁有貓眼石,反映車頭燈光,看到前路一條光線,沿路兩旁不論是山坡河流、叢林小屋,令你感到寧靜安詳。

我們沿著萊茵河拍攝,經過的小城小鎮,環境優美,建築美輪美奐,房子大部份有百年以上歷史,以木屋居多。一般德國平民以木為建材,石屋是有錢人居住的,他們有個辭彙叫『石富』(stone-rich),用石建屋,非富則貴。很多石屋都遺傳幾代,好幾百年,因為那是家族富裕的象徵,不易放棄。

廣告

生活的節奏與亞洲差天共地。即使在波恩這個德國第三大城市,我們到達那日是星期天,基本上在室外很少見人。平日找餐廳吃午飯,不會有香港那種匆匆忙忙吃完就走的食客。食物上桌的速度不是我們一開始能習慣的。你不可以催促,他們會以奇怪的眼光看著你:幹嘛要那麼快?你以為趕快吃完便開工拍攝,對不起,他們不會遷就你。對他們來說,吃,不是為了吃飽,是為了享受吃的時光。所以我們每一頓午餐花的時間平均是兩小時,晚餐更達3小時。想快,到快餐店可吃到現成的食物,但你看見在快餐店吃東西的人,也是優優悠悠的待好一陣子,慢慢就會適應他們的步伐。但我們有任務在身,有貨要交,吃飯節奏可以適應,因為不可以不適應;工作的時間,卻因為被吃飯侵吞了,更加要加快速度。漢莎的公關女士,到後期竟被我們同化了,緊貼我們的拍攝效率。

對於吃,大夥最渴望的自然是著名德國鹹豬手。可是,猶如香港餛飩麵,是很出名,但不是一般餐廳可以吃得到。原來,鹹豬手是『難登大雅之堂』的食物。以前在德國,豬手是豬隻被棄置的部份,賣不出價錢,都是貧民收集來吃的,所以鹹豬手通常只在平民化的快餐店有售。我們在餐廳想吃鹹豬手,不得要領,公關女士『被逼』帶我們到快餐店,那不是漢莎原來招待我們的行程範圍。他們一早編排好每天用膳的餐廳,比較高級,有些甚至稱得上豪華。行程的下半,公關女士瞭解到我們希望減少用膳的時間,爭取多拍攝景物,於是午間盡量帶我們找快餐,晚上才按照原來預定。那其實很不符合這位女士的生活步伐,不過慢慢也適應了。

三餐的觀念,德國人跟中國人不同。中國人晚餐很重要,吃得豐富。德國人卻反過來,晚餐最簡單。他們有句話,早餐像國王,晚餐像乞丐。Breakfast like a king, dinner like a beggar。認為一天工作需要能量,所以早餐要很豐富;晚上只是睡覺,簡單一點,對身體也好。探訪了一個德國家庭,拍攝他們的生活片段,晚餐一家人只吃幾片麵包和沙拉,跟我們的早餐顛倒。

曾有位香港導遊跟我說,中國改革開放後他帶首批來自中國的旅行團到歐洲,看到歐洲山谷田野,村莊小鎮,破口大罵:『他媽的毛澤東騙了我們幾十年,說甚麼歐美資本主義下的農民給剝削得好慘,看人家比我們不知好多少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