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十)資訊節目

2016/2/4 — 6:11

羅志強鬍子標誌,給觀眾很深的印象,深到觀眾只認得他的鬍子,不認得他的相貌。

羅志強鬍子標誌,給觀眾很深的印象,深到觀眾只認得他的鬍子,不認得他的相貌。

TVB最早的資訊節目相信是《報曉雅集》,無線第一個早晨時事直播節目,1969年播出,主持許冠文和朱維德。那是朱翁一生其中一樣驕傲的事情,多次跟我們《香港早晨》台前幕後說,他才是第一個早晨節目主持人。當然,朱翁一生值得驕傲的事情不少。

能記得《報曉雅集》的人少之又少,更不可能有人記得,余慕蓮也曾參與《報曉雅集》的演出。當年她是兼職演員身份,卻由此踏足電視圈,跟著演出許冠文許冠傑兄弟的《雙星報喜》,以一句『阿己真係該燴咯』廣為香港人熟識,並成為『醜女』代表。《報曉雅集》時代是我入行前很久的事情,但那時代流傳下來有個故事,至今仍是電視圈的傳奇,是真是假無從驗證,卻給予『孭鑊』的幕後人一點激勵。

廣告

故事是這樣的。

《報曉雅集》一位編導,某天遲了起床,醒來時已經超過節目直播播時間,大驚之下馬上開電視機,看見《報曉雅集》如常播出,想來一定是助手控制大局,趕回去直播室節目亦完結,索性倒頭再睡。同一個時間在另一個地方,他的助手也是剛剛起床,大驚失色,開電視機看見《報曉雅集》如常播出,心想導演自己應付得來,趕回去也太遲了,反正都是挨罵,不如再睡一會。

廣告

這時候是誰在控制節目播出?原來是控制室的CCU(Camera Control Unit,負責控制三部攝影機正常訊號、光暗比例),見導演和助導同時失場,硬著頭皮代他們按鈕。

事件發生後,那位編導『孭大鑊』,被調離製作部去營業部。誰料到了營業部猶如飛龍在天,原來困於製作的人是個營業天才,從此扶搖直上,80年代初已升為副總經理。

這是不是給『孭鑊』的製作人員很大激勵?但到今時今日,即使傳奇是真,同樣事情也不會再發生。

80年代,我入行的年代,資訊節目興起,由一些短小節目開始,如《每日一字》、《青春前線》、《永安青年通訊站》,我有份參與的是《常識顯像管》。

跟了新導演,被分派製作《常識顯像管》,主持羅志強。羅志強本身是物理治療師,曾主持年輕人節目《Bang Bang 咁嘅聲》和介紹年輕人社會活動的《永安青年通訊站》。

《常識顯像管》,顧名思義,內容是講一些常識,主旨是:你可能知但又不明所以的普通事情,給你說明。節目兩分鐘,題材應該俯拾皆是。

電視,作為大眾傳播的媒體,有兩項功能:娛樂與資訊。

喜歡資訊節目的原因,是希望當了編導,透過我做的節目,帶給觀眾真正的資訊,或從娛樂中獲得資訊,或從資訊中得到娛樂。那並不是甚麼偉大理想,只不過是生命中一個信念而已。唸書時看過一本叫《Illusion》的書,中文譯本《萬古雲霄一羽毛》,是《天地一沙鷗》的作者李察巴克所著,其中一章寫,人生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歸納為娛樂和學習兩大類。要不從中得到樂趣,要不從中學習到一些事。我做電視工作,過程中獲得樂趣,任何事加以思考,也可以從中學習,做資訊節目,接觸範圍廣泛,吸收到的更多。推己及人,希望觀眾也能從電視節目中吸收。到這個年代即使許多電視節目給人批評為垃圾,我的信念還沒磨滅,如果我做的節目10個裡面有9個是垃圾,最後一個能帶出有益的正面信息,還是能讓我覺得安慰的。

為此,我對節目內容和稿件要求比較多(不敢說高),因而招惹某些資料撰稿的不滿,成為不受某些人歡迎的編導,而那些人背後的說話,往往做成某種程度的傷害。一年,借調給一位監製製作其中兩集講風水的賀年節目,拍攝第一日外景後,堪輿師李承責跟我說:之前有撰稿對他講,下一集的導演十分麻煩,不過他又覺得我不是,是認真工作而已。『世事洞明皆學問』我早就學會,但『人情練達』這篇文章,我一直寫不來。

回頭說羅志強,他的鬍子標誌,給觀眾很深的印象,深到觀眾只認得他的鬍子,不認得他的相貌。有位美術部的同事,長了跟他一樣的鬍子,有天和我們製作部幾位一起外出吃飯,在電視台門口遇上幾個在廣播道長駐守候明星的小妹妹,其中一個小妹妹認得『他』,索取簽名。那位美術部同事不知如何是好,不理她繼續走,她亦步亦催,我們揶揄他說:『簽啦,羅志強!』最後他胡亂簽了名,那個小妹妹開心地離開。不知多年後那一頁簽名還有沒有保全下來,當事人知不知道簽名的到底是誰。

羅志強做《常識顯像管》主持,有一項獨有的發明。

新聞報導的主播報導新聞時總是望著鏡頭讀出新聞,好像已把新聞稿件背誦下來那樣,其實是攝影機的鏡頭有個附加機器,將寫好的新聞稿反映在鏡頭上,報導員可以對著來唸,所以看起來是向觀眾唸新聞稿。

我們拍攝《常識顯像管》是在一般錄影廠,製作模式是一次過錄影,不作剪接,沒有新聞部的讀稿機器,而稿件兩分鐘那麼長,多年來我遇過能一次過記那麼長的稿件不NG的沒有幾個藝人。(利嘉兒是其中一個,拍攝《笑談普通話》,她真的可以一次唸出整份稿而沒有NG,但《笑談普通話》是一分鐘節目。)羅志強記不下那麼長的稿,況且一次錄影拍攝15/20集,但他發明了大字報。

他把每集的稿件分上下兩段寫在兩張大大的紙上,字體當然大大,貼在兩部攝影機的鏡頭蓋下,他就看著拍攝他那部攝影機的『貓紙』讀稿,視線跟望著鏡頭相差無幾。這個『發明』令他NG的次數減至最少,讓我們的錄影順利進行。但如果留心看節目,會看出他的眼神總是浮游不定,因為他是在搜索『貓紙』的字句。

多年之後,我將羅志強的發明套用在一個保險公司特約的1分鐘節目,因為這個節目的主持人也是無法背誦資訊稿件的,他是方中信。

 

《常識顯像管》youtube 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