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四十三)日本真過祭

2016/6/2 — 6:19

神社多,祭(節日)也多。

拍攝特輯期間,碰上當地一個重要的節日 ── 花笠祭,而且還是在花笠祭的發源地,尾花澤市。後來對日本瞭解多了,才知道日本的祭,幾乎月月皆有,各地不同。花笠祭是日本東北的大節,來由是尾花澤市慶祝當地特產紅花盛開、亦是農產豐收的日子。花,代表紅花;笠,代表帽子;所以參加花笠祭的人都戴了紅花帽子,或是拿著紅花帽子跳舞。他們跳的來來去去都是那幾首曲子和那幾下動作,但整個花笠祭巡遊就長達六小時。

從花笠祭看到日本人對傳統節日的重視。

廣告

在中國,除了部份少數民族,很難看到豐收之類的節慶,即使少數民族,也把傳統的節慶化為吸引遊客的表演。年宵、元宵,有甚麼活動也是純商業的攤檔買賣,香港的春節花車巡遊,只不過是旅遊項目,哪有甚麼尊崇傳統的心思?日本人過『祭』,雖然也有藉此產生的商業行為,但參與的人,全都有著投入節慶的心情,有些是機構組織,有些自發成團。參加的團體由小學至老人團都有,看見那些小學生拿著花笠拍打自己的大腿跳舞,拍得大腿也紅腫了依然動作整齊,真佩服他們的耐力。

被稱為『小丸子』的歐倩怡,當年只有17歲,穿上我們借來的和服,與蔡子健插在花笠祭大隊中間,跟著他們拍拍跳跳。節奏步法簡單,很容易學會。

廣告

日本人尊崇傳統,敬拜天地,任何一座山都有神靈,有傳說。

山形縣有『出羽三山』,聽上去十分仙氣的名字,是山形縣的『仙山』,分別是羽黑山、湯殿山和月山。老實說,無論日本人如何形容他們的『出羽三山』是怎樣有仙氣,橫看豎看,中國隨便一座名山也比他們優勝。

是日本人夜郎自大嗎?倒不是。他們稱這三座山為『出羽三山』,不是因為風景,是因為一千四百年前,日本蜂子皇子開放這三座山為『修驗道』的場所。所謂修驗道,是日本和尚出世苦行修道的方式,有這樣的淵源,日本人便奉這三座山為『出羽三山』,在羽黑山上設置『出羽三山神社』。閱讀日本的歷史作品,常常有形容一些偉大人物的量度、修為、德行,他們從這方面去衡量人物的尊崇價值,而不是單看功績。所以日元紙幣有印上夏目漱石(文學家,1874年生,1905年憑《我是貓》一舉成名。)的圖像。

羽黑山是『出羽三山』的老大哥,亦是山形縣的旅遊重點。由入口到山上的神社有2,446級石階,據聞當中有三十三處刻有葫蘆、蓮花等圖形,如果在拾級而上時能找齊這三十三個圖案,你在神社許的願便能實現。因為爭取時間看景和拍攝,我沒有『閒情』走這條石階,坐車直上神社鳥居。但也在山下石階進口處流連了一會兒,拍了一些景致。

那裡最出名算是五重塔了。雖然五重塔並不宏偉,沒有油彩的木構建築,處在深山叢林中有點荒涼的味道,卻正好配合『修驗道』的境界。

『修驗道』包括多種修行方式,其中一種 ── 瀑布訓練 ── 我在拍攝時也親身體驗過。

所謂瀑布訓練,是指站在瀑布下讓水流拍打的冥想訓練。當地有專門舉辦的訓練班,基本上很多地方也可以做。為了節目播出時給觀眾看到是一個組別的人進行修驗道,除了兩位主持,我與編劇也一起『演出』。拍攝時,安排到湯殿山山上的瀑布,水是雪山流下來的水,所以十分寒冷。首先換上修行服飾 ── 白袍一度,頭纏白布,內褲也得除下。歐倩怡則用白毛巾包裹真空的身體後才穿上白袍。去到瀑布底時,合掌豎起食指,跟著導師大叫『嗨!嗨!嗨!嗨!』作其冥想。不過,當時腦海一片空白 ── 雪山流下來的水冷得交關,凍得腦筋也僵了,還冥甚麼想?日本人就喜歡以這種虐待自己的方式來修 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