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四十)兒童節目

2016/5/23 — 6:37

好幾個當紅的藝人,鄭伊健、梁朝偉、周星馳、朱茵,都曾經是兒童節目的主持。

好幾個當紅的藝人,鄭伊健、梁朝偉、周星馳、朱茵,都曾經是兒童節目的主持。

1997年香港回歸之前,我回歸無線,納入兒童組。

其實對上一次返回無線,曾在某個暑假被借調做兒童節目,因為暑假TVB兒童節有許多特備節目,令兒童組正常的兒童節目不夠人手。那次借調,正是朱茵剛從演藝學院出來於兒童節目實習的期間。當時的朱茵,只演出節目裡部份項目,可能是剛出道未很熟習,幾句對白也NG頗多。09年一次慈善活動巧遇朱茵,她已成為性感女神,竟然還記得我。同期的兒童節目主持人是黃智賢、麥長青(人稱麥包,現在叫非凡哥),還有比麥長青更長青的譚玉瑛。

到我這次返回TVB,入兒童組,重遇譚玉瑛,譚玉瑛(姐姐)仍然是兒童節目的台柱。入廠的時候,譚玉瑛跟我說:聽說你回來是當兒童組監製的。嘩!怎麼會聽到這樣的說法?上班之前,我沒有跟任何TVB舊同事聯繫,竟然會有這樣的傳言?最可怕的是,到後來以訛傳訛成:『我跟人說』我回來是當監製的!

廣告

我素來不喜歡跟同事閒聊八卦事,就算人家在談,我只是聽,從來不說,因為我知道,一旦我說了甚麼,傳開去不知會成為甚麼話。誰料到,原來我沒說甚麼,也會無中生有。他們不會想到,隨便一句話對當事人的影響。現任監製聽到會怎麼想?經理聽到會怎麼想?

沒有去追尋謠言的來源,反正也會得不到要領。

廣告

對無線藝人來說,《歡樂今宵》是木人巷,打得過木人巷,可以成為全能的藝人。《歡樂今宵》作古,似乎TVB已經沒有訓練基地。

其實有,兒童節目就是極好的新人訓練基地,無論台前還是幕後。

兒童節目,由《跳飛機》、《430穿梭機》、《閃電傳真機》到《放學ICU》也好,雖然不是直播,但哪個節目包羅資訊、話劇、音樂、訪問;外景與廠景?資訊文教科的人常常津津樂道:好幾個當紅的藝人,鄭伊健、梁朝偉、周星馳、朱茵,都曾經是兒童節目的主持。這些藝人不當兒童節目主持也會紅的,當兒童節目主持的不一定會紅;但是,在兒童節目浸過的,都有一定的實力。

這段時間的《閃電傳真機》演員有:蔡子健、鄧健泓、李志偉(後改名李天翔)、羅日勤(後改名羅貫鋒)、蓋世寶、唐韋琪,當然還有拍檔從張國強到李天翔的譚玉瑛。他們每一個都有潛質,只差機會與運氣。

我常說,你要當『明星』,不一定可以;但踏踏實實做個藝人,電視台每天製作那麼多節目,總有戲劇給你演,總有節目給你做。

其實兒童節目挺好做的。因為要遷就小演員上學,只能星期六星期日錄影,即是說,演員一星期只需兩個工作天。當年製作預算還沒有那麼緊張時,部份主持一星期最多可以五集出鏡,即是5個show。後來預算限制,我們要計算著每個演員一星期的出鏡率在2-3個show之內。

在兒童組我獲派一個很好的助手。助手好,重要的並不是能幫輕我,而是,令我有心機去教。曾國藩說過,辦大事以找替手為第一。其實不僅大事,做任何事都需要好的助手,而要助手好,需要自己去訓練。懂得調教,任何人都可以訓練成材,只是大材小材的分別。我們不能等待人材,人材需要培育。我喜歡發掘人的潛質,遇上資質好又肯學習的,會很用心去教。

兒童節目階段的助手,是多年來我最用心教的一個。

猶如教兒育女,最好的教育方法莫如以身作則。教助手,我會以自己做示範。做好自己做導演要做的,助手會知道如何跟從。但我不要助手學我的一套。我不要訓練另一個我出來。另一個我,將來做出同一樣的節目,沒有意義。我要助手建立自己的風格。

沒多久,我已把一般的項目交給她拍攝。我告訴她,電視是主觀的,你覺得這樣好看,他覺得那樣好看;一個場面鏡頭次序應該是123還是321,沒有標準,最重要是自己喜歡怎樣。我不會指示她怎麼怎麼做,也不協助她,任由她發揮。初時,她會問我這樣好不好,那樣會不會不好,我不會答好不好,我說,『妳 on panel (我們術語叫按鈕錄影 「on panel」,或「 on 廠」),就由妳決定。』最初還在控制室看看她怎樣操作,後來索性在錄影廠內觀看出來的效果,她一人要兼做導演和助手。作為導演,一項主要任務就是主持大局,所有人都聽你的。

助手將來要當導演,必須學會獨挑大梁,指揮局面。我在旁邊,其他人會看我臉色行事,我要訓練助手一個人也可以控制場面。其他人有疑問問我,我也會叫他們問她:『現在她是導演。』我有疑問,我會叫暫停,說出問題所在,但由她自己修改,不會吩咐她如何改。有時會待錄影完重看才指出癥結,叫她用另一個方式試試再作比較。讓助手這樣做,可能拖長了拍攝時間以致超時,但讓她拍攝的我任由她超時,剩下部份項目由我接手,我會把時間追回。

有次超時嚴重,最後剩餘45分鐘要收廠,但還有一個短劇未拍。我接手,45分鐘內拍攝完,依時收工。訓練人材,不能只傳授知識技巧,還要為他製造實踐的環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