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四)婦女新姿

2016/1/14 — 6:51

資深演員秦沛(右)與作者

資深演員秦沛(右)與作者

在一般的製作程序,助導很少參與創作部份,因為監製、編導與 supervisor (審閱)及撰稿開會構思節目內容,不是助導的工作範圍。但編劇出身的我,難免對創作部份諸多意見。而且編導信任我,很多時候覺得稿件有問題時都叫我修改一下,監製李瑜度橋有時也叫我一起構思給點建議。李瑜,人稱阿叔。當年TVB 有多位阿叔,王天林叫阿叔,蕭笙也叫阿叔。現在還有甚麼人有資格被尊稱一聲:阿叔?!

《婦女新姿》內容改革,每位編導負責的那天節目需要交出一個新構思的欄目。編導跟我商量,我提出一個叫《茶餘飯後》的構思,內容是一些行為的心理分析,譬如一個人跟人談話時總是咬脣代表甚麼?先把行為形象化拍攝出來,然後主持人分析這個人的性格或當時的心裡狀況。 當年李瑜叔每星期都召開全組大會,所有編導、助導、資料蒐集都出席,討論各項行政、節目內容,監製提出要求或指示,而每個人都可以提出意見。那種不論職位高低共事的精神,令大家很有歸屬感。

廣告

《茶餘飯後》因為要把心理行為片段拍攝出來,需作事後剪輯,而且牽涉主持以外的演員,不能跟正常的程序當天錄影當天播出。我們是一次錄影幾集,分幾個星期播放。李司棋擔當《婦女新姿》主持期間,由她來主持《茶餘飯後》這個欄目,荷媽(因《家好月圓》大家都叫司琪姐做荷媽了。)的認真態度令我激賞,即使那麼短小的欄目,她也很投入,連不拍攝樣子的旁白,她也七情上面,動作兼備。今天得到大家愛戴認同是多年努力的成果。

司棋姐1968年當選香港公主,我卻是從聲音開始認識她。

廣告

70年代無線多購外國電視劇配音播出,有一套叫《合家歡》的配音劇集,內容是一個單身漢照顧三個姪兒(一個大姐、另一對小兄妹),還有一個管家。當年角色名字膾炙人口:豬仔、小寶、絲絲、標叔叔、管家法蘭叔叔。豬仔由黃淑儀配音,司棋姐配小寶。很溫情的小品單元劇,後來香港電台《獅子山下》裡的人物關係:叔叔、家麒、小敏,我看是抄《合家歡》的。

與司棋姐合作僅止於《婦女新姿》,而且她只主持了很短時間,她也不會記得當年我這個小PA。

秦沛也不會記得我。

女人節目用的當然是女人主持,但當時節目監製是男人:李瑜。李瑜叔很大膽起用秦沛做第一個婦女節目男主持,加入與陳齊頌、李香琴一起。

其實節目內早就有男人主持的項目,最出名莫如曾近榮(2011年9月去世)的家事常識,而他最出名的哥士的配方,香港人印象深刻。他有一次投訴我 ban (禁止)他的橋段。其實相信他不是投訴,只是隨便跟監製說說。我也不是 ban 他橋,只是提出意見。事緣李瑜叔叫我跟曾Sir談談新一系列家事常識的內容,我跟他談時,他列出一串主題,第一項跟魚有關,而剛巧我知道烹飪項目也會講到這個內容,我跟他說不如改一下,因為跟烹飪項目重複。當時他沒說甚麼。後來李瑜笑對我說,曾 sir 說我 ban 他橋。

 秦沛十分好人,對PA很好,請過我和其他助導一起到他家唱第一代的K。當年的卡拉OK器材跟現在的天淵之別,影碟還沒有出現,只有卡式錄音帶,機子一大座,內置喇叭放音,插上咪(microphone)就聽著音樂唱。因為沒有像現在的有畫面字幕跟著唱,你不懂音樂節奏、不熟識那首歌,根本唱不來。我們在秦沛家圍著那部新鮮的卡拉OK機,只是在傻笑。

拿了(TVB)2008萬千星輝演藝大奬的秦沛,不會記得甚至不會知道,他當年給與一個PA一生第一次唱卡拉OK的機會。而他所擁有的第一代卡拉OK機,後來從李瑜處得知,是當年的著名歌星薰妮和她男朋友引進香港的,可是還沒有風行已經被淘汰,新的影碟卡拉OK在80年代末興旺起來,我受李瑜引薦給飛圖葉至銘,也參與了這個行業,那是後話。

作為《婦女新姿》PA,因為李瑜叔開放接受所有人的構思,我又是編劇底子,未有為意自己常常『踩過界』。

1984年三八婦女節,全星期《婦女新姿》做特輯,要構思特別主題。在編導的鼓勵下,我又提出了想法。說到女人的能力,大家沒有異議,社會上很多工種都有女人,我構思的內容是,提出幾個香港市場上還沒有女性參與的行業,訪問有關人士為甚麼沒有女性參與,然後找個女性模擬該行業的操作,證明女性也可以擔當。譬如貨櫃車司機,當年沒有女貨櫃車司機的,該行業的人接受訪問時說,因為貨櫃車高大,女性連上車也有難度,方向盤重,女性很難操控。我們按照他所說的,找個身形比較高大的同事,逐點演繹,證明女性是有能力駕駛貨櫃車的。其他行業例如電視攝影師、廠景場務,當年也沒有女性。於是,每天一個行業,就成為那星期的主題。

當年李瑜監製之下,無分職位,大家都有機會提出意見。電視台是個大家庭,各部門之間沒有因為職級分別而難以接近,我做PA的可以直接找主佈景設計師談佈景。二十年之後,公司制度化,職級劃分多了,往往造成階級觀念(當然高職與親信之間表面上是沒有階級之分的)。有次作為導演,我製作完一個節目,監製叫我跟宣傳部某個人談談節目的宣傳,我按監製的意思打電話找他,跟他說我是某個節目的導演,想跟你談談這個節目的宣傳。我得到的回應是:『這不是你這個層次跟我談的。』我隨後跟他說:『好吧,我找經理跟你談。』然後掛線。再跟監製說,以後別叫我跟宣傳部談節目宣傳了,我不是那個層次。

我這個人做事從不想當年,我不會對現在的助手或新人講我當年怎樣怎樣。但回想電視行業的發展,真是 good old days。

做婦女節目有一個特別好處,就是常常有好吃的,因為烹飪是必有欄目。

每次開廠錄影烹飪,必定香氣撲鼻。

烹飪出來供拍攝的菜式,其實大部份不適宜吃,因為拍攝出來要色彩好看,不能煮熟。所以通常要煮兩份,一份供拍攝產品特寫 product shot,一份給主持試食。但烹飪欄目的主持也很照顧幕後人員,常常於錄影完後把剩餘的材料煮給我們吃。

除了廠內錄影的烹飪節目,《婦女新姿》內經常有欄目介紹不同的美食。那時TVB節目還沒有像後來那麼多元化,那麼多不同形式的美食節目,還常常到海外拍攝,只拍吃的。當時節目性質能容納美食的只有《婦女新姿》,有時一些餐廳食肆會請資料蒐集和編導去試菜。娥姐總會叫我一起去,於是我也有機會嚐了很多美食。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集楊協成贊助的馬來食品專題,需要提供星馬食品的餐廳,資料蒐集找到尖沙嘴一家『沙嗲屋』,請我們去試食。那裡吃到到目前我也認為最好吃的炒貴刁。店面不大,女店主是新加坡有錢人家,把個人煮食經驗化為生意。認識了這家餐廳,我第一次約會女孩子也到這裡來。經過多年,餐廳已經易手,同一道炒貴刁,味道跟當初已經不一樣。

除了吃,《婦女新姿》給予我的還有另一項得益。那是在轉職助導之前,也是李瑜給予的機會。

《婦女新姿》有一個需要編寫劇本的欄目,叫《枕邊細語》,內容是從兩夫妻睡前的對話顯現日常生活遇到的問題。但《婦女新姿》的人手編制沒有編劇,只有資料蒐集,於是撥出製作預算,每集$150的稿費,請兼職編寫。李瑜叫我接下來賺了它,只要用另一個名字跟會計部開個出糧帳戶。我開了媽媽的名字。香港電台高級節目主任何重恩因為用媽媽的名字報領稿費而遭廉政公署控以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名,最後獲判無罪。其實借名字申領稿費這回事,在電視台存在已久。現在TVB一切制度化,還有沒有不敢說,不過聽說當年有些編審,自己寫了劇本,卻報外聘兼職編劇,申領稿費進帳自己戶口。日間為公司工作賺取薪金,晚上賺取的外快來源自同一家公司,24小時為同一家公司服務,不可謂不忠心耿耿!有部份更在公司上班的時間內寫申領兼職稿費的劇本,即是白支正職人工兼多賺一份外快。

《枕邊細語》是于洋和陳齊頌飾演夫妻的,後來《婦女新姿》內容大革新後就取消了這個環節。

然而在任職《婦女新姿》助導期間,我還是客串寫了一份稿,不過沒有稿費。那是跟阿姐汪明荃有關的。

阿姐演粵劇要做宣傳,李瑜安排了《婦女新姿》內一個環節給她,分幾集播出,由她親自介紹。但沒有人幫她整理資料撰稿,李瑜叫我幫她。一晚,編導和我到阿姐廣播道的寓所,連夜整理她的資料,第二天寫好稿件交到她手上。後來輾轉經傳媒報導成為:阿姐親自撰稿。

在樹仁唸新聞系時,有位講師是報館總編,他說過:新聞報導的必須是事實。他忘了補充一句:除了娛樂新聞!

當然,到了香港擁有「白宮發言人」的年代,幾多新聞報導也夾雜諸多非事實內容?

你懂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