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電視台的日子(廿四)回巢TVB

2016/3/28 — 6:49

在亞視最後拍攝的節目是處境劇《富貴冤家》,肥姐、董驃主角,還有翁虹、梁思浩、邵傳勇、伍詠薇等。

在亞視最後拍攝的節目是處境劇《富貴冤家》,肥姐、董驃主角,還有翁虹、梁思浩、邵傳勇、伍詠薇等。

林建岳入主亞視,已經挖了不少原無線台前幕後人員、高層低層,製作上、行政架構上也將無線的一套搬過來,但始終無法扭轉強弱之勢。到底是甚麼原因?為甚麼觀眾總是傾向無線的?

當時,我有自己的看法。

有些製作人的著眼點放在節目質素上,認為只要節目做得好,自然可以把收視搶過來。可是亞視無論在劇集或資訊節目上,已做過不少好節目了,收視卻始終攀不高。

廣告

又有些人覺得,要搶攻不是無線擁躉的游離觀眾群,例如年輕人,問題是,無線既已佔據大比數的收視率,剩下的觀眾能有多少?而這些游離觀眾,飄忽不定,不是每晚留在家中看電視的一群,如何能靠他們建立固定的收視率?

說節目,80年代初,麗的電視《大地恩情》就把無線『打殘』,逼使劇本演員都一流的無線劇《輪流傳》腰斬。但隨後20年以來,無線節目常常被批評質素越來越差,甚至低劣,而各時段的收視卻遙遙領先,我認為,無線優勝的,不是節目,是觀眾關係。

廣告

自80年代始,有了電子外勤廣播技術,無線與港九各大小社區陸續建立關係。早上有《香港早晨》與各區區議會合作,於各區直播《XX早晨》;晚上有《歡樂今宵》,在不同地區作戶外直播《XX之夜》;週末週日也常常有特備節目在不同地方直播。看《歡樂滿東華》每年都在各屋村直播籌款。如果你看見住所樓下有電視台作直播節目,你會不會打開電視按鈕看看那個台在播些甚麼?又或者姨媽姑姐打電話來告訴你電視台在她的屋村直播,叫你也看看,你會不會也按鈕看看?久而久之,無線就好像左鄰右里,成為慣性收視。

亞視想提升收視,扭轉劣勢,其實應該從根本做起,落區,在社區群眾中做節目,花好幾年時間與觀眾建立關係,成為市民生活社區的電視台。

這個看法是在亞視兩年形成的,可能很淺陋,也很難實踐。眼見在亞視的前景不明朗,兩年合約即將完結,在李瑜的安排下,我重返無線,仍然隸屬《香港早晨》。

在亞視最後拍攝的節目是處境劇《富貴冤家》,肥姐、董驃主角,還有翁虹、梁思浩、邵傳勇、伍詠薇等。如今驃叔和肥姐先後辭世,以前有前輩同事說過,做電視起碼要有一次機會和肥姐合作的經驗,才瞭解甚麼叫專業藝人。《富貴冤家》讓我證實了他這句話。

亞視以為把最有觀眾緣的無線藝員沈殿霞挖過來,連代表無線的報幕聲音蕭亮都過檔為亞視本港台報幕,無線的觀眾就會轉移成為亞視的觀眾?可是事與願違,觀眾沒有跟隨過來,而從無線過來的,無論台前幕後,一段時間後,

都希望有機會返回無線。肥姐合約結束後也返回無線了,鄧特希合約未完就已回巢,他之所以不用完成合約,據說是因為他的特殊關係,他是邵逸夫的姪孫女婿。而我與肥姐的合作,僅在亞視,在無線反而從來沒有機會。

回無線時,李瑜已陞為助理製作經理,《香港早晨》亦是他管轄範圍;當然,我在飛圖的『秘撈』,也歸他管轄。

飛圖的『秘撈』,除了給我額外的收入,其實最大的好處是,給我後期剪接很好的操練。

因為有老細『照住』,正職與『秘撈』並行。香港娛樂事業最蓬勃的90年代,沒有幾個電視製作人沒有『秘撈』,有些做綜藝節目的導演、監製,『秘撈』才是正職呢,甚至約同編劇在公司開會,商談的是外面『秘撈』的節目。而我,只是在正式工作外撈點外快,時間配合很好,不過也出過事。

有一晚,通宵拍攝彭家麗新歌《沒法忘記他》的MV,之後直接回公司做《香港早晨》。精神上應付得來,但到某一節廣告之後返回直播,分段片頭播完後,不知按錯甚麼鍵,畫面全黑,只有主持聲音,我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不知找哪個鏡頭鍵按下去才好,全靠CCU幫我按回正常畫面,但黑畫面足有10秒鐘。

這是我做直播節目以來最大的失誤。沒有受任何譴責,還有同事安慰我,說那個時段收視那麼低,沒有甚麼人知道的。我明白,經過通宵工作,精神上沒事,但個人反應確實會遲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