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都做過亞視㗎!

2015/4/3 — 13:26

【文:吳婉君 前傳媒人,現為TC2咖啡店東主】

大學二年級,已想做電視新聞,當年剛啱有線準備開台,我哋有三間電視台可選擇。當然最多人揀嘅係大台無線,但自問不是靚女,競爭又咁大,梗唔同人爭!唔知點解,準備開台嘅有線都好多人㨂,但台都未開,又無得睇,我就唔係幾想揀!反而無人揀亞視,亦因為無人揀,面試都慳返,請硬!

第一日返工由潘Sir潘福炎帶我哋遊花園,教我哋做VO,點樣Take one take two,喺停頓位加符號,好似平時咁講嘢就得㗎喇!遊完花園坐冷板到下晝三點幾,突然聽到盧主任盧永雄話「帶埋個intern去啦,吳婉君啦!」半秒即彈起身。結果跟咗陳素娟去立法局聽乜乜委員會,但立法局唔俾講嘢,問都無機會問,結果一頭霧水咁喺中環收工。

廣告

第一隻自己單拖做嘅故仔,係九廣鐵路紙車票轉膠車票,係一個正職記者約返嚟,但訪問當日病咗,咁啱係星期日,無乜人返工,結果冷手執咗隻故仔做。正當心中興奮時,採主話被訪者係車務總監,鬼佬,大檸樂,差啲緊張到連膠車票點講都講唔出。

亞視就是這樣,自己記者約嘅故仔都可以俾intern做,我同學更厲害,試過做直播,係劉國華先夠膽俾機會。八號風球因保險問題,其他台嘅實習規定唔俾返工,但當時嘅新聞總監高佬詹一句「話之佢」,我哋可以揀返定唔返,𡃁仔,梗返!嘩!喺公司聽住高佬同副總監Garmen不斷嗌「阿邊個喺邊呀,我落去兜佢啦!」兩個總監就係咁來來回回,揸自己的私家車,載記者,攝影師,工程甚至乎車長返公司。老細車你返工,想唔博都難。

廣告

當年嘅採主好勁,盧主任勁好脾氣,而且好似乜都識,教我交通意外扑個咪都要小心求證,阿徐好似巨人咁,都幾惡㗎,有啲驚佢,不過我無俾佢鬧喊過,雖然我親眼見過有人喊!佢改稿好快,而且改完通順無比。潘Sir好悠,但佢教做VO一流,佢改soft feature,每次都心悅誠服。反而依家最熟嘅劉國華,因為佢返morning,勁少接觸。不得不提尹慧筠,佢永遠都慢吞吞,成日俾採主催交稿,但佢嘅語文能力超強,跟佢去做肥彭巡區,佢次次都明哂肥彭講乜!馮兆寧好俾機會實習,每次都盡力幫你,希望你隻故仔出到街!以前用錄影帶,為咗趕片時唔駛搵嚟搵去,佢教最好三條問題搞掂個訪問!

亞視嘅前輩,常強調兄弟兵,因為資源太少。Garmen會走到片房,幫手收片,遇到趕片時,還會自己攞埋餅帶,頂著大肚腩跑上二樓播片!政治大新聞,盧主任會自己走出去立法局做直播。英文台鬼佬記者,會幫中文台扑咪,最記得有次國泰機延誤,中文台無記者得閒扑乘客,鬼台Morland Sanders走去問乘客:「梨畫,角泰,垃圾!」啲bite多到用唔哂。又試過五點四十分,請撻著拖鞋嘅潘SIr幫我睇稿,潘Sir話「好呀,轉頭先啦!」大佬,得二十分鐘咋,唔記得邊個教話,總要當自己故仔係頭條咁趕,其實排廿幾,又邊駛咁趕,英文台的採主Fanny Fung 同我講「我幫你改啦!」心諗,吓,你識中文嘅咩,結果佢後嚟係我有線嘅老細。

高佬詹每日準時六點,就會攞住啲餅乾食物,走出大房,同所有人一齊睇新聞,好的讚,差的彈、鬧、再加粗口,感覺好一家人。作為小實習,坐在最後排,看著那噠噠聲打印機打出嚟嘅run down,就好似派成績表咁,自己故仔排二十名內的,YES,即打電話返屋企叫老豆錄影,排二十幾嘅話,就好似睇跑馬咁,快啲、快啲,希望前面啲故仔短啲快啲完,咁自己排廿三嘅故仔先有機會出。

喺亞視渡過了三個月的實習同九個月的兼職,自大地認為,盧主任同阿徐都覺得我表現尙可,讓我轉做長工,既然有著落,又唔知點解夠膽死要求,去個半月歐洲返嚟先開工,又離奇哋佢哋又俾,不過旅程途中,發生六君子事件,返到嚟香港,請我嘅阿徐同盧主任已離職,仲未last day的劉國華,話幫我唔到,命運從此改寫。

心中雖敬佩六君子,但頂,搞到我無咗份工。不過後話是,四個月後得以入有線,都是多得六君子之一呂雲生介紹,Fanny Fung又肯請我,命運從此再次改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