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收購《南華早報》-阿里巴巴肩負政治使命的開始

2015/11/30 — 10:20

【文:Sky Chang】

前些日子,馬雲收購《南華早報》的消息一時盛傳。簡單翻閱,紐約時報、BBC等新聞媒體均有相關報導。當然,內地媒體亦有報導,但大都從阿里巴巴如何建立「媒體帝國」的角度入手,尺度小也是意料之中。

《南華早報》在華人報界的地位引人注意。 1903年創刊至今,業內享負盛名,一度被認為是香港乃至亞洲最具公信力的報章。其東家亦曾是像梅鐸、郭鶴年這般人物。近年,雖遇《英文虎報》和《亞洲華爾街日報》等對​​手,依然穩坐香港銷量最高的英文報紙。由此可見,《南華早報》除了報導質量外,更多的,代表了報界的歷史地位。

廣告

當然,早在2013年,南華早報集團淨利潤出現嚴重下跌。更重要的是,其總編王向偉上台後,一再傳出「自我審查」門,公信力危在旦夕。此外,網絡新聞媒體如「雨後春筍」般遍地開花,這對紙質媒體無疑帶來巨大衝擊,《南早》雖亦在互聯網上開設網絡平台,也難再回「黃金時代」。

對馬雲來說,這並不重要。這筆投資就如同他口袋裡的「零用錢」,而換來的,是無限的潛力和媒體業的歷史地位。 《南早》在亞洲的影響力,正是馬雲所期待的,因為阿里巴巴現有的「媒體帝國」的影響力也只能覆蓋中國境內,《南早》的加入,將會帶來近乎里程碑的意義。此外,《南早》與Cosmopolitan、Harper's Bazaar Magazine等國際出版物的關係,亦能為未來阿里進一步打入國際市場埋下伏筆。馬雲深諳輿論喉舌的重要性,買各類網媒,又投資不惜買足球俱樂部來博得民眾眼球。如此說來,南華早報,只是又一個棋子而已。

廣告

但這步棋絕不簡單。正如紐約時報中文網的一篇文章中說到:「任何有關香港報紙的交易都會涉及政治層面。」2012年起,《南華早報》關於中國反腐的報道,在海內外獲得不少關注。 2014年天安門事件25週年和香港「佔中」期間,該報也刊登了多媒體專題進行回顧與報道。不得不說,這裡面很多內容都涉及觸碰中國政府底線。

有人說,馬雲收購南早,是「走鋼絲」之舉。指出馬雲在中國充當了直言不諱的批評者,在大型國有銀行炮轟他的金融業務時,他指責這些銀行未能跟上市場的改革步伐。可這顯然忽視了一些重要的細節,如在阿里巴巴上市時,股東中“紅色背景”的金融巨頭大有人在,這或多或少說明了馬雲「言論自由」底氣的來源。當然還有一種可能,他只是高層推行改革計劃中的一個「托」。而馬雲的“言論自由”,也只能說停留在商業問題上。在政治問題上,挑戰政府底線,他應當是不敢的。說到這,不得不提及馬雲即將收購的這家報紙曾在13年時給他帶來的「尷尬」:南早披露馬雲對六四民運的言論,稱鄧小平在1989年下令鎮壓「六四」民運的決定,是不完美但是「最正確的決定」,一度引發輿論嘩然。

看到有人提出如何維繫「公信力」這一經南早百年積累的無價「財富」將是馬雲面臨的最大挑戰時,個人的態度是悲觀的。未來,馬雲能為《南早》做到的最大限度,應當是大都保證其中立性,少數時刻干預,如郭氏家族一樣。想做的更多,恐怕他和阿里地道的中國血脈也不會允許的!但亦有可能,《南早》在為馬雲做商業宣傳的同時,亦淪為「政治喉舌」。如果這樣,說不定南早能大賣,因為如果南早能符合在中國發行的「標準」,銷量應該要比現在好不少。但同時,百年《南早》亦失去了其一度堅守的業界良心。

深層地看此次收購,更是別有洞天。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等企業在中國社會中對政府政策推動的協助作用日漸被關注:協助宣傳發展計劃,協助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當然,也協助控制意識形態。政府將曾經用於國內民眾的手段,用於如今中國提升國際地位,用民間的話說,就是「用錢堵住別人的嘴」。這種以“商業投資滲透新聞媒體”的模式值得警惕。而阿里為首的企業,肩負的恐怕不僅僅單純是「經濟發展」的使命,未來,他們將越來越多肩負政治使命。如此說來,收購《南華早報》,只是收購香港、乃至海外的新聞媒體的一個開始。

在如今香港日漸複雜的政治環境的下,阿里巴巴收購《南華早報》應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佈局,而對香港未來的新聞自由來說,應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