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18/12/8 - 9:12

新聞館觀後感

Newseum (維基百科圖片)

Newseum (維基百科圖片)

籌備經年的新聞博覽館終於開幕。星期三下午,待林鄭主持過開幕禮,嘉賓、記者散去,我溜到上環必列者士街,打算隨意看看,卻碰上新聞教育基金主席陳淑薇「May姐」。她親自導賞,帶我轉了一圈。看得出,由醞釀、申請、籌劃到今天成事,一班新聞界前輩十年來付出不少心血。

晚上,收到May姐電話。她看了《蘋果》即時新聞,對報道指新聞館為北京奧運香港馬術賽設專區,卻對六七暴動、六四鎮壓和佔領運動着墨不多,更沒提03年七一50萬人上街,認為需要補充說明。她解釋,二樓展館的十大新聞事件,是早前網上投票選出,當中包括六七、六四和佔中。館方除訪問當年採訪這些新聞的傳媒人,製成短片播放,還設了一個互動大屏幕,讓參觀者撥出當日不同報章如何報道這些大事。她強調,展品定期轉換,不會刻意刪減某些內容。

May姐緊張外界觀感,可以理解;我參觀時,她就特意叫工作人員將《蘋果》的佔中報道撥出來給我看。不過,以六四為例,同事認為比例上着墨不多,也非沒有基礎。館方設專區介紹汶川地震的採訪經驗和記者體會,是想顯示前線記者冒險克難的毅力,突出香港新聞界在消息封鎖的中國扮演的特殊角色。同樣地,八九民運是影響深遠的歷史大事,當年科技不及現在,報章記者要排除萬難把菲林送到機場找人帶回港,新聞圖片才得以公諸於世;六四鎮壓期間,電視台記者謝志峰等在槍林彈雨下冒死記錄真相;還有,拍下王維林隻身擋坦克、震撼全世界畫面的,當中包括香港攝影記者。這些種種,都值得深入介紹。

廣告

八九後不少前輩撰文出書,講述其中採訪經歷,以及對六四的反思。當年我還未畢業,但我輩不少人正是因為六四而入行做記者。明年是六四30周年,我建議新聞館屆時索性辦一個大型專題展覽,從香港新聞界角度梳理這段歷史,順理成章。

此外,新聞館對香港傳媒的歷史和演變作了不少有心思的鋪陳,但對香港新聞界回歸前後幾十年來,如何發揮第四權的作用,我認為應多添筆墨。歷年有多少官員因為新聞界揭露利益衝突甚至違法行為,黯然下台或鋃鐺入獄;半世紀來的工程醜聞,由廿六座問題公屋到近期的港鐵沙中綫事件,若非傳媒揭發,後果不堪設想。我想,新聞館除了可讓市民重溫歷史,緬懷集體回憶,更應該讓公眾明白新聞對社會公眾的重要性。正如美國的新聞博物館(Newseum),不會不展出水門事件吧?

還有,新聞館日後可作為舉辦與新聞界相關的論壇、座談會的場所,像馬凱被逐這些關乎新聞自由的議題,讓各界交流、發聲。

新聞教育基金爭取籌辦新聞博物館,緣起正是十年前訪美之旅,曾參觀華盛頓的新聞博物館。當年我也是團員之一,15個展廳加上15個講廳劇院的展品、節目,一天也看不完,但我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博物館整幅外牆刻上那段高度逾廿米的文字: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國會不得制訂法律確立國教或禁止宗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和向政府請願伸冤的權利)。

這是著名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是保障美國人言論和新聞自由的基石。新聞博物館的使命宣言開宗明義,首要是教育公眾認識新聞自由對自由社會的價值(The Newseum educates the public about the value of a free press in a free society)。它座落白宮與國會山之間,附近是聯邦最高法院大樓,正彰顯行政、立法、司法以外第四權的重要性。香港的新聞館的規模、資源及不上美國的新聞博物館,但在香港陰霾密佈的這些日子,我期盼它除了可讓市民一嘗當主播的滋味之外,更可以讓市民明白,新聞自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甚麼值得我們去捍衞。


(原刊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