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攝記李澤彤:我在現場從未說過一字

2015/9/7 — 17:01

【文:朝雲】

5/9 香港國際攝影節論壇

李澤彤是為明報取得多個攝影獎的攝記。但最近在網上「爆紅」,卻是因為另一張相。

廣告

他憶述自己六年前入行,影幾單新聞,直到下午四點才回公司,一次過傳所有相。但一兩年後,公司便要他配備器材,將照片隔空傳送。近一兩年,要求愈來愈快,由手提到iPad,由iPad到手機,自己來不及執相,傳一兩張給公司,便要立即重投工作。

他說即時新聞為記者帶來壓力,快不一定準,公司怎樣用,自己也未必控制得到。他覺得網上新聞除了求快,好好利用網絡平台,有更多資訊,也許對讀者更好。

廣告

他回顧當日在地鐵拍照的經過。理大公布調查,謂不讓座多因只顧望手機。公司指示他往地鐵遊車河,會否見到這種事。

他待了一兩小時,發覺可遇不可求,問過公司,本已打算離去,臨到灣仔下車前,真的遇到一女士抱著入睡的孩子,依靠在扶手柱,神色疲倦;座椅上數人都在玩手機,似乎沒為意這位女士。他覺得眼前一幕,配合這宗新聞,決定拍照。

當他舉機,還未拍照,旁邊另有一個女人,大聲說:「終於有人影相喇。後生仔唔讓座,抵俾人影啦。」他拍照後,其中一個玩手機的年輕人隨即質問:「點解你影我相?點解我唔讓座你就影我相?」

李一直不發一言。但女人立即插口:「你唔讓座呀嘛,唔讓座就影你相架喇。」他回思當時情況,無法想像自己加入爭拗有何後果,始終保持沉默。

他本來以為,照片是為明天出版的紙媒,作為理大調查報道的配圖。哪知公司將他交代的遭遇,寫成即時新聞發布,變成直擊後生仔不讓座。他立刻心知不妙,「依次大鑊啦」,果不其然。

他說網上爆發爭論,自已亦思考良久,是否在搞公審?他承認新聞攝影未必能反映全部事實,攝影也可以是一種暴力,對象未必清楚為何拍攝,拍來何用。

但他強調,拍這一張照前,他已作專業判斷,觀察到有疲倦的婦女,抱兒半蹲倚柱,而在座者不以為意。他的確視女士為事件中的弱者,可堪作為理大調查的配圖,而這張照片亦引起公眾對讓座的討論。他說讓座文化,不等於事必要讓座,但讓不讓座的理由,依然值得思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