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地新英語網媒六月面世 創辦人 Tom Grundy:「媒體是一種志業」

2015/5/15 — 11:27

Tom Grundy, Office Graphics

Tom Grundy, Office Graphics

5 月 10 日,集資網站 FringeBacker 上出現名為 "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的集資項目,目標在 30 日內籌集 15 萬港幣資金。事隔不足 48 小時,籌款金額達標,成為 FringeBacker 史上最快達標的項目。至截稿前,HKFP 已籌得 195,409元,爲原來目標的 130 %,並節節上升。除了數筆大額捐款外,其餘大部分是 500 元以下的獨立捐款,反映為數不少的人希望項目成事。

這一切,HKFP 創辦人、居港英國記者 Tom Grundy 始料未及。「我還擔心 30 天不夠呢。」他笑說。「現在反應熱烈,我反而開始緊張了。」

 

廣告

獨立英語網媒

HKFP 是個非牟利英文媒體平台,將在六月正式啟用,形式有點像 Huffington Post 和《立場新聞》,以香港為基地,一方面發放本地及國際新聞,一方面接受博客投稿,推動公民記者社群發展。4 人團隊包括 Tom Grundy 本人,前《主場》博客 Evan Fowler 和兩位年輕記者 Ellie Ng 和 Arthur Lo。 由於團隊較小,早期會以報導本地和內地新聞為主,往後如果資源許可,將進行獨立深度調查,並擴大涵蓋地域。

廣告

雖然尚未看見實體,大眾對 HKFP 的熱情卻不難理解。近年,中文媒體異軍突起,網媒由《獨立媒體》、《852 郵報》、《破折號》、《立場新聞》等,但英文媒體仍以《南華早報》獨大,儘管更新網站,改組頁面,在處理海量本地資訊方面依然獨力難支,同時由於不接受公民記者投稿,報導無論速度和涵蓋面均與中文媒體有距離。另一方面,免費報紙 The Standard 公信力一直未如理想。

媒體機構不足,民間早有自組平台填補。幾年前,網民自組 Facebook 專頁 Real HK News,把本地資訊以撮寫形式翻譯成英文,供非華語人士閱讀;不少英文記者亦活躍於 facebook 和 twitter,發放本地新聞;個人博客如 JJ Acuna 的 The Wanderlister 和網站 Lifestyle Asia 等也以英文記錄城市的不同風貌,提供非新聞資訊。創辦 HKFP 的 Tom Grundy, 本身也是知名博客,他的網站 Hong Wrong.com,提供新聞、 社會議題討論、文化報導等,每月瀏覽人次多達 30 多萬。 Tom 說,即使他不諳中文,依然有辦法從網上零散的 lifestreams、status、本地朋友口中尋得蛛絲馬跡,追查報導未被發掘的故事。雨傘運動期間,他替多家英語媒體如 BBC、Global Post、Huffington Post 等報導第一手現場資訊 。除他以外,HKFP 團隊中的年輕記者 Ellie 和 Arthur,也在運動期間替多家外媒聯絡受訪人士,擔當翻譯,嘗試希打破語言障礙,讓本地事件在媒體上有更全面的報導。除了記者團隊,HKFP 還獲得科技龍頭支持。年前擊退攻擊《主場》黑客的 Cloudflare,早替 Tom Grundy 的網站 Hong Wrong 做安全支援,往後也會保障 HKFP 的網絡安全。

 

回應新聞自由下降

HKFP 雖然繼雨傘運動而來,但概念一早萌芽。Tom Grundy 自小發媒體夢, 自己發行雜誌,製作電視節目,十年前在大學修的又是新媒體與傳訊,對媒體動向非常敏感,不過來港後因為有學生債務在身,媒體工作又多需由無薪實習做起,當時對他來說並不可行,因此他一直當小學教師,工餘在 Hong Wrong 上發文。直到近年,香港新聞自由近年大幅下降,先後有明報劉進圖被襲,商台李慧玲被辭退,一眾傳統媒體漸漸歸邊,記者寫的故事被編輯「河蟹」;《南華早報》近年減少中國版的調查報導,主力發展經濟商業版,另多次有傳因中資入主,加上人事變動而令內部士氣低沈 (這些問題在 Tom Grundy 的博客 Hong Wrong 上 MEDIA WATCH – Exclusive: SCMP Staff Clash with Editors Over Tiananmen Censorship 一文有詳盡報導)。凡此種種,都讓 Tom Grundy 去年辭去小學教席,報讀香港大學新聞碩士,爲籌組 HKFP 做準備。雨傘運動後,他更深深感受到如果我們要討論民主,就必須同時討論新聞自由,強化新聞網絡,監察權貴的一舉一動。這點,單靠個人無法做到,必須成立平台連結各方作者。

說起香港,Tom Grundy 如數家珍:上至各大政黨行蹤,下至小店被殺,他可能比我更清楚。香港有何魅力,讓他投放如此時間、心力?他笑:「我想這是一段 love-hate relationship。香港像個野蠻女友, 污染嚴重的日子 、 葉劉大發狂言的日子,我真覺得受夠了,恨不得馬上買機票走人;可是不久以後,你又會看到有史以來最多人出席的六四燭光晚會,看到讓人動容的雨傘運動,捨不得離開。我剛拿了永久居民身分證,香港是我家了,我想爲它做點事。」

Tom Grundy 說,英語媒體發展不單是香港外語「小眾」人士的課題, 事實上很多本地讀者也捐錢支持 HKFP;而且,在多次移民潮中移民海外的港人,和他們多不諳中文的後代 (Chinese Diaspora),都可以此爲了解香港的渠道,平台可望促進多方面溝通。

 

媒體是一種志業

HKFP 是非牟利團體,資金透過集資而來,不需向股東負責;另外,四人團隊結構靈活,不存在官僚問題。日後博客交來的文章,編輯雖會修改文法,核對資料無誤,但基本上會按照作者原意刊出,儘量做到開放透明。雖然第一階段反應熱烈,但 Tom Grundy 很清楚當代媒體面對的難題:「早在十年前,媒體已經開始翻天覆地的改變。新聞數碼化之後,讀者期望資訊免費。各大媒體嘗試集資、招攬廣告/贊助商、舉辦活動、籌集捐款等。沒有一樣行得通。因此,HKFP 會把上述方法全做,希望最後有足夠的錢讓媒體營運下去。」他說。Fringe Backer 每籌得五萬元資金, HKFP 就可以多辦一個月,對一個將開始的媒體來說,非常關鍵。

「我們希望把商業考慮和內容分開來看,不讓商業因素影響報導內容。Hong Wrong 辦了那麼多年,雖然受歡迎,但一直都沒有賺錢;如果我們的世界以質素取勝,那麼……」他表情有點無奈。「不過,可能現在這樣也是好的:如果以質素賺錢,說不定連質素也會被侵腐了。 我曾經在社會運動上走得很前,後來受了一些記者的啟發,退後一步做新聞。新聞是一種志業,把注意力聚焦在事情的重點上,讓更多人明白、參與,影響面更大。每個人對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做人處事有自己的態度,但只要做到持平、準確的新聞,便可以了。 社會上很多重要的志業,像教師、護士,都未必得到合理待遇,但都是社會最需要的。我們對社會上很多事都關心,所以會把新聞做下去。」

HKFP 還在初步階段,事事需要摸索。Tom Grundy 笑說開站第一天一定是最差的,往後慢慢就會好了,還請寄予厚望的各位善長,多多包涵。

 

--

HKFP 集資網站:https://www.fringebacker.com/en/projects/hong-kong-free-press/

HKFP 網站:http://www.hongkongfp.com/

HKFP facebook:www.facebook.com/hongkongfp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