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版「焦點追擊」?

2016/2/20 — 11:10

獲得奧斯卡金像獎六項提名的電影《焦點追擊》‘Spotlight’,取材自波士頓環球報得到普立茲奬最佳新聞調查的報導,把二零零一年報館偵查神父性侵兒童的採訪過程搬上銀幕,拍得平實緊湊。編導形容這電影是寫給深度報導的「情書」:「現在的深度調查報導比十五年前少得多,我很關注。」

散場時,身後的資深傳媒人已經連珠炮發:「今時今日哪有報館肯給錢做調查報導?新聞都當娛樂,最緊要好笑……」可是,就算報館肯投放資源,報導又有怎樣的影響力?近年香港傳媒揭發不少行政立法司法醜聞,但在不知醜的年代,再轟動的新聞彷彿都是一陣風。裝睡的人是喚不醒的,當知道也扮作不知,那還可說什麼?

........

廣告

如果有港版「焦點追擊」,也許可以拍攝男童院自殺事件:前記者朱漢強曾經花上四、五年時間追查男童院一宗自殺案,揭發男童因撞破男童院院長和高級社工的婚外情,被多次單獨囚禁,自殺當晚,更被人辱罵。報導令三名男童院高層丟官,朱漢強也得到人權新聞報導獎等多個新聞獎項。

WhatsApp朱漢強,他一口答應受訪:「問哪方面?垃圾桶?」現在傳媒找他都是談廢物議題吧。「不,是男童院。」他聽了,沉默了一會,但很快便說出當年調查報導的經過,仔細得像是一直刻在心裡。

廣告

1997年4月5日朱漢強在星島日報工作,不經意看見報紙角落一段三百字的小報導,偷渡來港的十四歲男童蔣小明在馬頭圍培賢男童院,撕破床單上吊自殺身亡。「我直覺不尋常,一個兒童在兒童節自殺……在香港又沒人沒物,誰去問明白?」

第二天早上,一個不熟的朋友打電話來,說:「這單嘢有內情,你跟啦。」但這朋友從此沒再說多一句。

朱漢強向社署、警方、入境處查詢蔣小明的事,得到都是官式答覆:「事件仍在調查」、「不對個別個案作公開評論」……案件上了死因庭,調查告一段落,三個月後死因庭公佈蔣小明「死於自殺」。但為什麼要自殺呢?朱漢強仍然想知道,他翻看院長、副院長、社工等各人對蔣小明的評價,相當大出入。

他繼續查,在9月1日終於有第一篇報導,指出種種供詞漏洞,人權組織質疑蔣小明死因,男童院院長被調職,但社署無意就事件作內部調查。報導引起關注,十月社署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小組。「我還是不斷問,可是事件鬧大了,人們開始封嘴,沒查到什麼。」朱漢强期後轉職蘋果日報,每次採訪到關於社署、男童院的新聞,都會「有意無意」地問起蔣小明。

有次採訪一位社署官員很談得來,朱漢強又再提起,對方竟然透露:「重案組查緊。」警方接手?並且是重案組?一定有內情!他馬上找報館突發組同事協助調查。1998年7月13日蘋果日報頭條:《院童自殺 爆出醜聞》披露重案組介入,前院長協助調查。

「當時的編輯改稿,非常有蘋果的風格。」朱漢強也沒料到稿件成了頭條:「再查,靜哂!不過念念不忘,必有回響,一些人看到我是真的關心,不是喧賓奪主挖新聞,主動給了很多男童院的資料。我寫了不少男童院的報導:內地男童和越南男童的幫派紛爭等等。同事笑我專跑『男童院BEAT』」

蔣小明的頭條報導靜下來,才再次繼續調查,朱漢強第四篇報導在1999年10月26日刊登:《男童院屈死人 副院長革職》,但直到翌年2000年7月4日第五篇報導《高層院內搞婚外情遭識破 迫死小人蛇 男童院長丟職》才終於披露蔣小明自殺的來龍去脈:

十四歲的蔣小明從內地偷渡來港,因為偷竊被送入培賢男童院等候遣返。他所囚的房間看到高層的辦公室,知道了男院長和女職員有婚外情,四月三日晚上有高層在非當值時間回院,和兩名高級職員進到蔣小明的房間,之後傳出恐嚇說話:「唔放你返去(大陸)」、「打×你」等等。三小時後,蔣小明在四月四日兒童節凌晨上吊。

朱漢强追查接近四年,先後在兩間報館發表五篇報導,最後副院長被革職,前院長和社工被停職及要求提前退休。

「第四篇報導後,我認識更多內部員工,才有人off record告訴我那晚到底發生什麼事。」他覺得最難寫是第五篇,報章風格傾向強調婚外情,但這正是他不想渲染的,他希望報導蔣小明為何自殺:「這件事完結後,我找到蔣小明葬在沙嶺的公墓號碼,買了朱古力和幾份剪報,燒了給他。」

朱漢強當年去沙嶺拜祭蔣小明

朱漢強當年去沙嶺拜祭蔣小明

.........

但怎樣的制度,令蔣小明事件可以發生?責任只在於那三個職員?事後制度有否改善,杜絕同類事件發生?

美國電影《焦點追擊》難忘的一幕:波士頓環球報老總一早強調不只報導性侵兒童的神父和被害人,要揭發的是樞機主教是否早知道下屬犯罪。調查組的記者很難才取得文件證明樞機主教包庇一眾犯罪神父,可是調查組資深編輯阻止發表──他要證明更大問題的是教庭,是制度問題,迫令教庭不能把罪行推到個人頭上,辭職或調職了事。

等到環球報終於有足夠資料揭發教庭制度問題,報館原以為會有大批教徒示威,結果是更多受害人主動打來,其後一年,環球報刊登超過六百篇跟進報導。

當年想過追查男童院,甚至社署的行政問題嗎?「我沒有力量追到。」朱漢强坦言當時甚至希望保護那婚外情中未婚的女職員,盡量把焦點放在蔣小明自殺:「報館也不關心制度,我沒有把報導深化,而是橫向報導了男童院其他事件。」

比較也許不公平,朱漢強只得一個人,幾年來獨力追查,而環球報的調查小組有四人各有專長,還有資深編輯把關,待採訪做到最高要求才登刊,不用為了填版位,稍有進展馬上就登不斷「打草驚蛇」。環球報最初也讓全組用了三星期約六百工時整理出神父調職資料庫,當時還不知道是否「有料到」,香港報館肯付出這樣的人力物力?而期後一年的六百多篇跟進報導,換作香港讀者,多少會持續關注?第幾篇開始嫌悶?杳港報館還會登?

雖然好些美國報章減少調查報導,環球報目前調查報導組已增加到常設六人,片中男記者的原型,仍在組內,甚他人亦留在新聞界。

朱漢強在蔣小明的報導後不久,辭去首席記者一職,轉投環保機構從事政策倡議議。他在零八年已經回答我:「如果還在報館,未必受得了,現在官員太懂得耍公關手段,就算記者寫了報導,政府也有法子令編輯更改標題,淡化事件。」

朱漢強判斷自己留在傳媒可以做的,已經盡了,在環保機構更能跟進制度問題,改變政府施政。這些年他做了很多嘗試,剛成立自己的環保組織「綠惜地球」。

......

後記一:

朱漢強轉行,可是仍然很多記者留下,香港亦有媒體注力調查報導,懇請讀者關注。調查報導並沒有特別的光環,無論是港聞、副刊、體育……不同組別的記者都在自己的崗位發揮影響力,尤其環境惡劣,更得守住。

後記二:

朱漢強2008年為什麼會答我沒留在報館,因為當時他找我一起寫《夠照》,隨手把感想寫下。當時的我,沒想到第二年就可以離開報館全職採訪,現在有一些大計在努力。

有時向前看,前面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不禁洩氣,但回頭看,原來也走了這麼遠。

繼續報導,共勉之。

.......

<spotlight> real story(那真實的記者型過演員!)
報館原班人馬與編劇對談片段, 有電影宣傳片

原刊蘋果日報 上集下集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