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滅台者

2015/4/7 — 18:00

不是想學阿Gem姐隨便一句飲水思源敷衍,我是真心感激亞視曾經在最潦倒的時候收留自己,給了我兩年喘息機會。這機構就像一位舊時代故人,在你失意時漫不經心幫過你忙,她從沒介意當你的踏腳石,或跳板,當你稍為手風順了,便可以拍拍屁股離開。可以說,亞視專門收留比較沒那麼出類拔萃或正在行衰運的人,每位在亞視打過工的,只要腦筋稍為清醒,都沒有人會以為自己是明星大牌,都心知肚明人人頭上有片烏雲,沒有人耍得出大氣焰,上上下下比較容易建立守望相助的情誼。這機構看來不夠體面,至少幾十年來艱苦經營,向來以薪低糧準見稱,雖然曾限制過你每天用四格廁紙,卻總算沒有經常傳出甚麼大裁員大欠糧新聞,寧願讓你逐點兒自然流失。那種感覺,是一起渡過患難,曾經相濡以沫有粥食粥,卻在人前人後不敢太認真承認的一種關係。

人有三衰六旺,可悲又詭異地,亞視好像從來沒有離開過難關。這機構好像專門為了那些天生看來沒有條件,又想過過明星癮的人提供一個很奇妙空間。只要你在鏡頭前願意交足功課騷首弄姿,又隨時預備應付任何突發騎呢情況例如陪王征跳馬舞,亞視都會歡迎你。但先要明白,在這地方只有你知道你自己是演員,你去街市買餸,你的知名度絕對比任何一位豬肉檔老闆還要低。

廣告

我做亞視期間,正好和現今炙手可熱的張家輝同期,他是演員我是《亞視周刊》記者。即是說,他專門演出沒人看的電視劇集,我又專門訪問沒人認識的劇集演員,可以想像兩個人走在一起,是多麼情可以堪。然後他每年做台慶節目,跟整個台的演員胡亂唱歌跳舞一番,明知沒人看,偏偏三個多小時內又要對著滿城空座整色整水載歌載舞。事後訪問他會說,每年做一次這樣的演出,收工時自己駕車回家途中都會痛哭,都值得痛哭。然後像他這樣有些勇氣,還珍惜自己尊嚴的人,會一個一個離開,剩下來的人如果仍舊願意參加台慶演出,漸漸就會發展出一份忘我的興奮或癡呆,會在台慶時唱死人歌,又會對著空椅掟壽包。有些心腸好又沒打算離開的亞視資深員工,私底下總會對年輕人勸說,有本事老早應該離開亞視。

九十年代已經過了所謂黃金時代久矣,是偶然有《今日睇真啲》,《百萬富翁》,《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等三兩回通波仔式手術刺激過後,一切回歸萬籟無聲。然後整個機構,逐漸培育出陣陣獨一無二的陳腐氣味,你待在這裡的時間愈長,氣味愈入骨愈揮之不去。一些還有團火的藝人如張家輝、杜汶澤、姜皓文等人千方百計跑出來,務必再千方百計洗盡自己的亞視味,然後又施展在亞視訓練出來的渾身解數,證明亞視演員並非不懂背誦對白不是不懂演技,他們在亞視長期間抑壓修練得來的歷煉,只會比別人演出更微妙和更具深度。只能說,到今天仍留守亞視的葉家寶先生,他看來帶有很高強的佛性,他老早看透人世間的繁華不過是虛空一場,不管在TV B或ATV ,都是一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工作而已。如果有一天他離開現場,又會像陳志雲今天投訴TVB一台獨大般,說些真誠的說話。

廣告

只能說是命,不知道有沒有玄學大師算過亞視的時辰八字,為甚麼這樣一個巨大機構可以長年累月維持同樣的癌症狀態。想像不了這麼一個大眾媒體,可以在這麼微弱觀眾人數下活了超過大半世紀。五十多年來,這世上沒有正常人可以挽救亞視,同時間也沒有人可以真正幹掉這個像植物人般的電視台,無線不可以,歷代亞視老闆也不可以。就只有這位當眾跳馬舞,開創包(但沒養)甚麼青春健美男模特的王先生,可以讓三小時台慶節目兩天重播四次,可以亂報國家領導人死訊,可以不出糧不續牌,才讓本來還可以拖三五十年的腫瘤一下子脹大擴散,才讓多少年來世人千呼萬喚也死不去的亞視終於氣絕身亡,至少讓全港市民甚至亞視員工得一個痛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