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休止即時新聞 — 從林榮基記者會反思媒體生態

2016/6/22 — 18:39

失蹤超過半年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6月16日傍晚舉行記者會,講述被中央拘留的經過。

失蹤超過半年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6月16日傍晚舉行記者會,講述被中央拘留的經過。

【文:司徒苑】

銅鑼灣書店店長(也是原初的創辦人)林榮基先生回港後自主發布的記者會,我與一眾密切關注事態發展的朋友,由傍晚開始同步盯看個多小時的網上直播。

當日林榮基向立法會議員求助後發出採訪通知,明顯偏離了「中共劇本」,記者會未開,已能預計必然是極「爆」,很多人會緊貼媒體的直播或即時消息,等於是和現場記者同步接收。記者會中段,當新聞內容漸漸清晰,網媒如《立場新聞》立即出金句圖,兼顧了設計與表達,又快又好,大家廣傳。紙媒如《蘋果》《明報》、電視台如有線和Now,亦都快夾妥去處理這單重大新聞,能做live的都直播,無一遺漏。我習慣平衡對讀幾家不同媒體,判斷要選哪幾則在自家網上分享,我也不是少數人,著緊時事的朋友自然都會如此。林榮基以真話講見證,被記者愈追問就愈多金句,久旱逢甘露,大家因感動而激動。在這亂世中,消化與轉發新聞是一種真實的投入,是寄託也是責任,抵消不時來襲的無力感。

廣告

記者會後,各媒體的即時新聞密集發出,我也追讀至夜深。準備休息就寢時,一下子又有breaking news: 早幾小時中槍的英國國會議員Jo Cox搶救無效身亡(疑涉脫/留歐爭議),因為稍早時已注意這新聞,我第一反應是很震驚很難過,但我只能呆住。

這一天,本地與國際兩單重大新聞接連衝擊了我,英國的新聞我也很想追下去,但我的心神體力早已透支,我與我所寄託的媒體都到了臨界點。那刻我的身體告訴我,已經無法盛載更多。

廣告

但,假若,我們能重回沒有即時新聞的年代呢?即是報紙每日只出刊一次,今日的新聞來到我面前會是怎樣呢?這久違的記憶我還要用點力去想一想⋯⋯

「即時新聞」是否必然更好呢?林榮基的爆料,因早一晚已「劇透」,翌日報紙頭版標題對社會的震撼程度就大不如前。假若留一晚時間給記者和編輯,調查整合或梳理眾多線索,我們再閱讀會否更理想?這一點,當晚「Factwire 傳真社」就示範了,他們面書沒有任何影像或文字直播,也沒有吸睛圖,只在較夜時份先後出版中英各一份的綜合重點、引用原話的文字稿,如此而已。按他們通訊社的定位,相信是會另外進行深入調查。

類似的重量級記者會在大部份「即時新聞」處理下,令所有媒體都變得近乎一式一樣(就連公認尾段班的無線互動新聞台當晚也作了不短的直播和報道;只有個別媒體刊出小報格的桃色劇情),因為各媒體事實上沒時間作太多處理。網民還要即時討論呢,本人已投降不看了,否則人都癲。如此高劑量的資訊,遇上當日不只一單大新聞,消化不良的情況必然更嚴重。

因「即時新聞」更受注意,帶動點擊與輿輪,媒體都爭住被「搶先看」,編輯時間大大壓縮,新聞機構的操作改變後,我們漸漸忘記了「一日」的單位,資訊流量永不中斷。原本是有人會負責每日清理和分配新聞版面,這種社會功能正在消失於無形,讀者一端就只能靠自己分辨新聞的輕重。如此下去對我們的影響,今日不寫太長,下文再談。

 

原刊於時代論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