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紙媒、網媒、新傳媒

2015/12/2 — 10:45

【文:朝雲】

30/11 中央圖書館 中大新聞獎講座 紙媒、網媒、新傳媒

區家麟說,千禧年後,香港再無新的收費報紙,只有免費報紙。晚近數年,便是網媒天下。

廣告

他曾在中學講座,發覺有學生不知誰是方東昇,只知有東方昇,以為兩者是同一個人;蘋果動新聞的點擊率,也讓區一窺人性。當日首位就係「女主播飛釘」。

根據出版銷數公證會(APC)數據,2000年是《蘋果日報》發行量的高峰期,每日印數達37萬,如今印數已跌至16萬。除了免費報紙、《蘋果》和《南華早報》,沒有其他收費報紙願意接受核數。

廣告

根據美國的報業研究,紙媒流失百名讀者,需要在網絡找回七百至一千讀者,才能彌補廣告收入。《蘋果》動新聞雖大獲成功,點擊率卻未能轉化為收入,新媒體應該如何求存?

***

《蘋果》動新聞主任李家聰說,動新聞以點擊率決定位置,尚有不少深度報道,卻因瀏覽量不及而墜後,究非他所願。

動新聞自08年推出,迄今已有七載。李說《蘋果》的網上平台,較之另一大媒,遲了一年,當時情況並不樂觀。要突破市場,就要爭取本來從不看新聞的觀眾。

是《頭條新聞》 啟發他,如何令新聞不致沉悶,易消化吸收。他承認這種手法,會令報道趨向主觀,但面對社會弊端,指斥其非,更能引起讀者共鳴。他亦理解專業讀者,或覺譁眾取寵,一直力求中道。

如最近獨家踢爆嶺大醜聞,就是新的嘗試,採訪部與動新聞一起合作,完成一系列報道。現在新聞已經無法隔夜,雙方合作之下,報道既獲社會持續關注,亦對社會有正面意義,效果不俗。

他說讀書時代,同學都拿著報紙上課,已成追憶。現在到學校演講,已經沒有35歲以下的人,會主動買報紙。李說新的網絡平台,未能追回所回損失,而且沒有大客落廣告。。過去大客的頭版廣告,為收入之重,但佔領前後,《蘋果》的廣告愈來愈少,報紙愈來愈薄,自覺在拿副刊。大勢所趨,唯有做好網媒。

李承認即時新聞的流弊。部份同事足不出戶,卻極之疲憊,一直看電視,抄一兩句話、cap 直播圖;對方未扑咪,未受質詢,外頭的記者就先用手機拍採訪稿,匆忙打手機 send 一兩句話,部門內的同事照單全收,即就會淪為傳聲筒。

李認為即時新聞重要,但到如今已經氾濫。《蘋果》開始要求網絡部門的同事,也要出外跑新聞;要求新入職同事,能夠兼寫即時短稿、video 稿和報紙稿。過去電視台記者和紙媒記者,有較明顯分工,但現在界線已趨模糊,例如會要求所有新同事都學懂製圖。

李透露最近收過一求職信,忍不住見對方。求職信劈頭是「我係一個廢青,芳齡廿幾,尚未娶妻。。。」李說他負責的部門,既走大眾化路線,首重的倒非四平八穩,而是創意和多方面思考。

最後李語重心長,到學校演講,學生都說只看動新聞,他理應高興,卻視為社會的悲哀。他勸在座學生,不要只看《蘋果》。動新聞只是讓讀者知悉事件的門階,需要看的還有更多。

***

林日曦強調,自己搞的不是新聞。從傳統角度,他的媒體是干犯了新聞操守的規條。

例如「六點半左右新聞報道」,政改因「等埋發叔」遭否決,東方昇致電一眾建制議員,致以「慰問」。事後他聽聞,新聞界的人覺得過火,不能以新聞的名義致電,提問卻沒有公共意義。

思量過後,林認為的確不小心,既稱節目為新聞,的確予人以新聞的尺度審視,未符他們寄望。

林提到自己乘巴士過來,儘管已經戴上耳筒,暗示不欲被打擾,但司機總是喜歡找他開話匣子,絮絮向他推薦,如何選路才不會塞車。

林正思慮講座話題,不堪其擾。但他突然覺得,司機正代表他搞的新媒體精神。因應話題,不斷度橋,不斷變陣,向觀眾推薦新的路線。

他說面對不同事件,都要反覆思考不同玩法。經過盤算,也許還是傳統的辦法最可行,但畢竟要從頭到尾,全盤地重新思考。像紅燈別過馬路,大抵正確,但當紅燈亮了太久,左右都沒車在走,就應該有不同選擇。

林承認香港人的笑位愈來愈高,他和員工度橋都很辛苦。他告訴學生,別以為搞笑比較容易,其實任何形式,由嚴肅的偵查,到惡搞的戲謔,難度同樣超乎想像。

《毛記電視》沒交代點擊率,林說與 fb 的 likes 數、shares 數非常吻合,唯「星期三港案」是例外。likes 數、shares 數雖高,但真正的點擊率卻遠遠不及。林笑說這是 fb 特色,網民會「扮嘢」,share 信報、「星期三港案」比較型。但 share 和有沒有真的看過,是兩回事。

林解釋旗下媒體,做的就是要整靚度門。一般的門也許樣式沉悶,一般觀眾亦未必清楚自己想看什麼。他們從事裝飾,吸引觀眾去開門。門後面才是無限世界。

時有批評謂《毛記電視》等媒體,節目無聊低俗,林說完全認同。但他認為,一般人平時不會看立會直播,既使沒有《毛記電視》,也不見得觀眾會主動看更嚴肅的東西。所以他們要整靚度門,開門只是起步,希望觀眾發現門後有更多世界。

對於將來,他認為世界物極必反,現在年青人也喜看長文,深度也有其市場。當初由《黑紙》到《100毛》,再到《毛記電視》,毫無計算,就像自以為 hit 的話題,卻往往紅不起來,須要不斷調整生存模式,例如置入式廣告。

至於新聞自由,林認為自我審查,背後其實是揣摩上意,卻多屬捕風捉影。

旗下白卷出版社,推出《被時代選中的我們》。印刷廠平時都想強調身份,但這回卻對林說不想留名;接著輪到插畫師問他能否用假名;到後來連編輯和出版經理,都自行採用假名。事後林明白兩名同事,都有家人在大陸。

書邀得彭定康寫序,有人對他說,「上面」唔鍾意。林笑說「上面」是誰?所謂「上面」不過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根本真假難分,但說起來像電視劇好型,就吹水地以訛傳訛。

席上有觀眾然其說,至今堅持不轉立場新聞。區家麟則認為,大媒同網媒有別,前者的打壓和審查,並非空穴來風;而且政權會找大佬來打,問林日曦有否感到威脅。

林說至今仍未受過打擊,但他回思《黑紙》還在富德樓的日子,獨媒的確曾被搗亂。他覺得打壓以經濟為主,自己搞傳媒不求發達,只要營運得到就夠。不要太在乎銷量、點擊和盈利,那就能處之泰然。

***

傳真社創辦人吳曉東說,共有二百八十多人應徵十二職位,通訊社將於三月開張。

他回憶2003年,有線派三支採訪隊赴巴格達,已經做好正經新聞,同事蘇啟智出身自《星期日檔案》,擅長做紀錄片和深入報道。蘇提議大家到戲院看看。

結果得出的故事大獲成功,回響遠勝於此前的正經新聞。原來巴格達的戲院長期播放喜劇,場場爆滿,平日在街上暮氣沉沉的伊拉克人,在戲院內開懷歡笑,以渲壓抑,以療傷口。吳說至今仍印象深刻。

吳思索現在的香港,是否就像當年的巴格達,大家什麼都嘗試過,依然改變不到什麼,所以才有《100毛》和動新聞,發揮當年伊拉克戲院的功效,讓市民渲洩不滿。

吳提到自己當天出門,遇一老外,手上的報紙,居然不是《南華早報》,而是《蘋果》。他想起稍後的講座,特地回頭問老外,問對方懂不懂中文。

原來老外不懂中文,但會看標題看圖,請港人的太太翻譯。過去《南華早報》是香港英文報的權威,新聞系的畢業生,爭崩頭入去實習,但現在連老外也不會視為首選。

不同於輿論的擔憂,吳認為香港的新聞自由,依然無礙。但是新聞誠實備受廣告和財主的壓力,問題愈來愈嚴重。

他希望傳真社能夠反其道而行,通過眾籌而毋須仰賴廣告,向公眾提供公共服務,以新聞誠信換取公眾肯定。即使有盈利,也不會有商人或投資者獲利。

他認為香港媒體須要反省,做好內容。只要有水準,香港的媒體也能像外國大媒,需要付費才能解鎖。然而李家聰比較悲觀,香港市場太細,欣賞深度的讀者有限,收費模式在香港難以實行。

對於未來,吳說行內早已提出播製分家,製作與發佈分屬不同單位。例如某些平台擁有廣大受眾,卻未必擅長製作調查報道。製作單位專注其工作,再有賴公共平台去推廣報道,問題在於如何收費。李家聰點出,民眾習慣用 fb 看新聞,但廣告收入幾乎盡歸 fb。

調查報道,可能跟蹤十條線索,只有兩條有答案;也有可能調查一年卻食白果。眾籌須向公眾交代,用得其所,吳坦承有壓力。但他認為,一般報館重視即時新聞,而傳真社大部份記者,將專注於發掘深度,沒有旁騖,功效可以很大。

他說不可能每日都爆到大鑊,一個月兩至三宗,已經是他的理想指標。而其餘時間,也不致於無聲無息。十二人中,九人屬偵查組,三人屬新聞組,後者亦會走訪每日報道。

機會可一未必可再,吳不想不斷眾籌,必先做出成績,才能得到公眾支持,開拓收入來源。他強調中立和公信力,就是傳真社的招牌和賣點。第一年是能否打響頭炮的關鍵,資源有限,要站穩腳跟,無愧於捐款後,才有餘裕扶掖後晉,招收實習生。

吳特別提到,二百八十多封求職信,盡見應徵者充滿熱誠,其中一封信,只有一句話,吳便忍不住要見他,「我只係想正常地做新聞」,一句話已見情操。但調查記者所要求,比一般記者更高,需要兼具熱情和能力。他勸有志入行的新人留意,做新聞和做媒體是兩件事。

***

小小花絮:主持區家麟,在轉數上與林日曦棋逢敵手。談到收入和營運,區笑說最近《毛記》便有超薄避孕套廣告,林即搭腔,關心啲咩(fb)就 push 咩俾你架啦。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