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肥佬黎,壹媒體的前途

2015/7/3 — 18:59

黎智英

黎智英

這幾天關於壹傳媒(00282)放棄印刷媒體的消息滿天飛,更有謂擬改名為Next Digital,以反映向數碼媒體發展的決心。在這個年代,報紙和雜誌等「紙媒」被視為前景黯淡,轉向電子化已是老生常談。但單單電子化一途,又能否解決市場萎縮及廣告收益下降等困局?

我和《壹週刊》有一定的緣分,打從第一天出書,第一個網上版,以至第一個iPhone《蘋果日報》app,我都參與其中,楊懷康社長更可說是「睇住我大」。現今好朋友有事,我也是感同身受,希望可以出一點力,給一點意見。

廣告

我認為問題的重點,非關刊登模式為印刷或電子,而是經營模式能否配合時代的改變。好的文章,不畏政商勢力的深度或調查報道,在今時今日還是有市場的。 在此不得不提近幾年屢屢「爆」出重大新聞的英國《衞報》(The Guardian)。

從2008年與維基解密合作,報道美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惡行,到2009年追查News of the World手機竊聽案,揭開傳媒大亨與英國政、警之間的親密關係,並觸動國會全面檢討新聞業文化和道德,在2013年還率先報道震驚全球的美國「稜鏡」監控計劃,《衞報》一系列精采深入性調查報道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不但令舉世關注,亦奠下了江湖地位。

廣告

《衞報》的前身The Manchester Guardian成立於1821年,這份老牌報章近年聲名大噪,從出任總編輯20年的Alan Rusbridger早前撰寫的感言,或可領悟原因一二。這一篇充滿英式幽默的文章,顯示了《衞報》多年來如何透過商業模式的轉變及報道上的創新,促成今日的成功。

Rusbridger坦言,在20年前,沒人會問一個編輯「你們的商業模式是什麼」, 但這在今天已變成首要問題。現今《衞報》走上了24小時不停的、「網絡+印刷」同步的新媒體模式,即使仍可在街角報攤買到《衞報》,但整個傳播方式已經不同。除了傳統的文字及相片,更活用數據新聞(Data Journalism)與視覺新聞(Data Visualization),跳出傳統的呆板模式,改以多元化視覺呈現。在與讀者互動方面,《衞報》於2006年已開放編輯平台,讓讀者對報社或內容進行公開提問與辯論。

《衞報》有賴Scott Trust

還有一點,是《衞報》有一位特別的老闆──The Scott Trust。這個信託設立目的是「確保《衞報》財務和編輯永久獨立」,在此一最大原則之下,Scott Trust一方面尊重總編輯對報格與立場的堅持, 亦能支持公司營運及財務,確保有足夠財力製作高質素內容,才造就了今日的《衞報》。

我們華人世界能否有這樣的一個媒體?現今在香港,媒體的賺錢意志似乎已勝過其他所有,新聞的公信力愈來愈低已是不爭事實,情況愈來愈壞但苦無改變,到底是我們累了,還是已忘記初衷?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先生是華人傳媒業的一個傳奇,亦是維持自己立場及路線的傳媒人,希望《衞報》的改革經驗及獨特的股權模式,可以作為他旗下機構未來發展的參考。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