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者做 LIVE 雜談

2016/12/28 — 19:12

TVB記者做LIVE發台瘟,遍地花生。

除了取笑恥笑嘲笑,有沒有想過理應專業的記者何以會在做LIVE時完全「HANG曬機」?

第一,是「鳩LIVE」。

廣告

曾幾何時,如非重大事件死人塌樓,等閒不會隨便開LIVE;但隨著技術發展24小時新聞普及,做LIVE成了電子傳媒「曬馬」展示實力,或是為了令新聞「看上去」更多元的一種形式,甚至有傳媒規定,每節新聞必須有一個LIVE。

為做而做,為之「鳩LIVE」。

廣告

昨日的蝦碌LIVE也是「鳩LIVE」一例,天氣轉涼,記者深夜時份站在海傍一角四野無人,既無特別資訊亦無現場氣氛。簡言之,這個LIVE本身可以不存在。

「鳩LIVE」引發的第二個問題,是「鳩講」。

很簡單,記者身在一個無環境、無氣氛、無資訊的地點,但又「必須要做個LIVE」,那就只能勉強找些空洞無聊的廢話,「鳩講」一番。

例如:在海傍報天氣,明天的氣溫XX度,到週末「醉雞氣溫」YY度。

鳩LIVE鳩講之外,還有「零失誤」的要求,最要命。

正常人講錯嘢食螺絲,甚至突然斷片忘了要說甚麼,大可以「隨口嗡」幾句,讓自己有時間重整思路。但有看過片段的人都會奇怪,為何記者「食螺絲」後,會不懂反應,完全語塞,甚至要抽出手機「睇稿」?

因為要「零失誤」。

記者被要求事先和在公司的主管人員「對稿」,特別是年資經驗較淺的記者,要逐字對準,然後在LIVE時照本宣科讀一次。

「不可以錯不可以錯不可以錯」,在鏡頭前出現的,並不是一個在「說話」的人,而是絕不能出錯的背稿機,一旦出途出了錯一時LOAD唔到,就只能呆在原地。

不是說記者蝦碌自己沒有責任,但除了他如何如何,背後原因還有很多很多。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