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新聞尋回沒有即時壓力的美好

2015/9/2 — 19:15

《報導者》facebook圖片

《報導者》facebook圖片

【文:夏水】

昨日記者節,對岸張鐵志與一班有心人成立了新媒體「報導者」,此時香江,《端傳媒》成立未幾,《香港01》默默等待,傳媒人吳曉東的通訊社FactWire即將橫空出世,一時間新媒體欣欣向榮,傳媒人爭相過塘回塘,紙媒萎縮這回事似乎也因此找到新出路,就不知是迴光返照,還是殺出新血路。

值得留意的是,「報導者」與FactWire同樣走回頭路,以真實而具深度的報導、挖掘重要議題為主,而非以即時新聞掛帥。那邊廂「報導者」高呼「自己的新聞自己救」「我們必須勇敢地往前走出一條不同的路。」這邊廂吳曉東接受訪問時說:「新聞不是問出來,而是查出來的。」兩者定位或有不同,卻殊途同歸。

廣告

他們都明白,在即時新聞大洪流下,新聞的價值,正在一點點地變調,味道變得越來越不對勁。

是科技進步了,即時新聞真的愈來愈即時,以前是偶一為之的電視直播,現在是每天Facebook吸毒天下事即時知。在社交平台,即時新聞鋪天蓋地,疑幻疑真無從分辯,有時跟車太貼,車毀人亡得罪全世界才知道誤信消息,從有圖有真相變成有圖都無真相,新聞變得更加個人化,只按個人狹隘喜好標準選擇相關的news feed,我每天看的,只剩下我喜歡看的東西。太多即時新聞,縮窄了讀者視野,而太短的消化時間制止了他們思考,步與步之間沒有呼吸,只有我執的爭拗。

廣告

主流媒體齊齊起哄,盲目以即時新聞為唯一主打,是自棄陣地。今天人人都說自己可以當記者,手握智能電話,是戰場還是商場,你拍一幅相,打一句話,也可以成為最新鮮的突發新聞;只要有網絡,全世界都可以關注你;傳統記者無論是生產模式、議題參與以至地域距離等,根本難以與一位位「公民記者」爭一日長短。

那傳統記者的優勢與威力還在哪裏?在可信度、文字功夫及深入分析的能力;在於有強大資源與人脈,可以作長期而深入的探究調查。沉澱換來的,是一篇篇具影響力的偵察報道,或是一篇篇文筆生花、具感染力的人物特寫,這些,才是大眾期待的好新聞。

即時新聞提供了資料與線索,由記者追蹤查找;調查報道出了街,更多人了解事情以後,又會延伸出更多即時新聞。雙方之間本來互補而依存,然而今天,為甚麼我們大部份主流媒體又自顧偏重一方,忘記了取得質與量的平衡?在速食的節奏下,新記者還可以如何將技術練好?記者希望市民尊重其專業,然而如果記者所做的「新聞」與民間記者無異,甚至更慢更差;而市民期望的報道不偏不倚、以事實為本、力求中立又無法彰顯,市民又該如何接受並尊重這種「專業」呢?

有說,獨家報道和偵查報道成本昂貴,一宗獨家報道只消一個SHARE,幾分鐘內就通天,邊際效益極低,所以很多媒體拼棄不顧,但走上即時新聞之道,其實又可以換來多少廣告利益?還是只可換來最廉價的like?

當然了,快不代表片面,慢也不代表細緻,報道好與壞,全仗記者編輯能耐,而鋼鐵是需要時間煉成的。台灣獨立記者朱淑娟早前就曾撰文,希望媒體能讓新聞慢2小時,「別讓即時新聞扼殺記者的未來。」她認為,完成一條即時新聞的代價,是一個記者無法好好跑新聞、建立人脈、以至問一條好問題,結果記者無法累積經驗,令新聞工作陷入惡性循環中。呼籲讓即時新聞慢2個小時,還記者一個完整訪問的時間。

當新報、忽然一周停刊,新媒陸續上場,人人問紙媒會否步入寒冬,網媒會否全面取替?如果你相信媒介即是信息(Medium is the message)這套,或者這都不是問題,我們更應該擔心的或者是,專業記者與報導,會在即時新聞衝擊下變得蕩然無存嗎?我離地、我天真,仍然很希望有記者告訴我,在迅息萬變的當下,還會做好一單好新聞,還會利用手上的工具監察權貴,還會擅用各種渠道,張開眼談真話說好故事。

「以細火慢熬取代惡火快炒,傻子守在爐邊等待,曠日費時熬新聞,不炒新聞。以深度報導取代複製貼上,傻子去到天涯海角,風吹雨淋跑新聞,不抄新聞。」

北風凜冽,來自上方的壓力無日無之,在快餐文化當下,願意花時間做好故事的記者,願意支持的媒體,都是一位位唐吉訶德,希望你們能握著筆,讓新聞尋回沒有即時壓力的美好。

 

作者簡介:八十後,窮得只剩文字,存黑心,懷刻薄,說人話

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