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豬欄」記者 消失的記者會 讓新聞自由流走的小事

2016/5/11 — 15:16

作者按:「豬欄」,以圍欄鐵馬,合圍成「採訪區」,將「記者朋友」請入其中,出入口由保安把守,鐵欄間以索帶、鐵鏈加固,滴水不漏。記者不是不想上前,而是被困其內動彈不得。(圖由作者提供)

作者按:「豬欄」,以圍欄鐵馬,合圍成「採訪區」,將「記者朋友」請入其中,出入口由保安把守,鐵欄間以索帶、鐵鏈加固,滴水不漏。記者不是不想上前,而是被困其內動彈不得。(圖由作者提供)

香港新聞自由狀況每況愈下,最新排名全球69(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指數),市民對新聞自由滿意淨值,創歷史新低(港大民研)。

這裡有個小故事:

記者收到可靠線報,涉及政府最高層官員不當行為,可以導致高官下台,整個政府誠信破產,經多方查證掌握重大證據,到刊登前一日,總編突然收到來電,要求「抽稿」,記者不服最終被炒…

廣告

幻想完畢。

現實中,這種戲劇性的「損害新聞自由」,近乎不會出現;新聞自由的流失,其實是在日常小節中,一點一滴、不知不覺的。

廣告

「豬欄」中的記者

試試在google中搜尋關鍵字,「梁振英」、「沒有回應」,找到的結果超過15萬個,新聞片段超過2萬段。

打開其中一段,佔領期間, CY和林鄭袁國強,到紅館出席文藝晚會,在記者和鏡頭前徐徐走過,記者遠遠呼喊。

「CY,雙學要求你下台有咩回應呀?」

鏡頭中的CY,頭也不回,「沒有回應」,林鄭和袁國強也一樣。有沒有想過,為何記者這麼容易就「放過」他們?為何不撲上前要他回應?即使嚴重如佔中學生要求下台,也只不過目送他們揚長而去?

因為「豬欄」。記者都在豬欄之中。

「豬欄」,以圍欄鐵馬,合圍成「採訪區」,將「記者朋友」請入其中,出入口由保安把守,鐵欄間以索帶、鐵鏈加固,滴水不漏。記者不是不想上前,而是被困其內動彈不得。

由立法會內外、政府總部、法院門外、會展場地到商場酒店,「豬欄」和記者已經無法分開了。遇上重大事件,三個主要電視台,攝影、記者、工程各一,外加其他電視及網台攝影師,八至十部攝影機及腳架,三家電台的記者,約十名報章攝影,二三十人擠在一起,一個四面圍封、十呎見方的「豬欄」,可以圍住數十個「記者朋友」。

當記者被圍封於特定地點,是否讓記者看到、問到自己,成為官員顯要的選擇,「有嘢講」可以主動走近,「唔想講」只需遠遠遁開。本應是由記者來決定「問不問」,簡簡單單一個「豬欄」,就讓主客逆轉,變成了權貴來選擇「答不答」。

消失的記者會

行李門。

幻想:

政府就「行李門」開記者會,出席的部門,包括機管局、民航處、運房局、保安局、特首本人,甚至特首太太和女兒,各方一次過回應,並於記者會前,公布機管局的調查報告,記者人手一份,當面質詢。

現實:

政府新聞處在事發後一日,發出行政長官和太太的「書面聲明」,事發後一日,梁振英首次現身回應,在出席活動時答在場記者,七條問題,時間少於10分鐘。事隔多日,機管局在網上公布調查報告。

記者會消失了。

取而代之是在活動前後,出出入入時「講幾句」,「唧牙膏式」每次講少少,回答時間縮短,提問次數受限,記者沒有時間消化回答內容,難以追問,「身有屎」就容易脫身,又可以避免「不回應」的指控。

更甚,連「講少少」都不用,發個聲明,然後加一句「沒有補充」,必要時拿起話筒,打給友好機構發放「權威消息」,既方便又環保。

你有多久沒有見過,梁振英林鄭等高官,不論是公布政策抑或回應醜聞也好,正正經經召開記者會回應提問?

巧合?別傻啦,Spin Doctor還是有做功夫的。

一個關於反抗的小故事

豬欄橫行,記者會消失,經常在深夜時份發新聞稿,官員訪京不公布行程,這些「小事」正一點點令新聞自由在無形中流失,眾人心知肚明,卻又無能為力。

分享一個小故事。

記者A在某大型展覽場地,和保安就「豬欄」口角,大概是某某官員出席活動,記者A不願意進「豬欄」,經過一番周旋,記者A成功透過向活動主辦方施壓,令保安撤走「豬欄」。

過不到三數天,記者A被公司管理層召見,原來該展覽場地向公司具名投訴,指記者A「破壞現場秩序」、「動手拆鐵馬」及「態度欠佳」。

記者A不服。管理層查證後,投訴信中的指控,全部虛構。

管理層會為記者撐腰,反駁對方不實投訴嗎?

「投訴就查明好多都唔係真,不過我諗你個時態度都一定好串,下次注意下,始終人地有人地規矩,我地去得人地個地方,跟人地個規矩都好應該,係咪?」

聽過管理層的回答,記者A倒抽了一口涼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