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身為一個記者,有把刀旁身都好合邏輯?

2018/9/27 — 18:22

圖片來源:01社區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01社區片段截圖

《香港 01》記者早前實測高鐵和直通車往廣州,同時帶上「卡片刀」成功過關,大字標題稱高鐵安檢「形同虛設」,及後更發布採訪手記講述構思過程,在傳媒圈內罵聲一片。

當然,傳媒作為社會一份子,應該遵守法規,但傳媒亦從來不是「乖寶寶」,不是政府所有的法例和「禁令」傳媒都事必一定會遵守,特別是中國大陸官方的「法律」和「禁令」,很多都是衝著傳媒而來,傳媒要有效做到監測的角色,本身就免不了要犯禁破例。

但這當中並非沒有原則界線可考。

廣告

其中最重要的原則,是傳媒所要衝擊的「法例」或「規則」,本身是不合理、或不合宜地限制公民自由和權利。

舉個簡單易懂的例子,現已身在外地的劉霞,過去八年都被中國政府軟禁,她尚在軟禁期間,她的居所被嚴密看守,若果記者犯傻「正式」向中方申請採訪,即大陸官方所稱的「合法採訪」,根本不可能獲批,換言之所有試圖接近她的採訪活動,某程度上都是「非法」或「犯禁」,但正因為官方對採訪對象和記者施加不合理的規限,傳媒才有必要犯禁。

廣告

那《香港 01》的「帶刀記者」,遇到的是這類情況嗎?顯然不是。

高鐵列車上禁止攜帶攻擊性武器,是絕對合情合理,為何傳媒要去衝擊這條規例?

這就引伸到另一個問題,就是事件是否有足夠的「新聞性」和公眾利益。

因為有些時候,即使某些法規是合理的,若事涉重大公眾利益,傳媒都可能會犯禁。

舉個較具爭議的例子,斯諾登,他經英國《衛報》爆料後被指控叛國,《衛報》高層亦被英國當局調查,叛國、維護國家安全某程度上是合理的法規(愛國愛港人士定必很贊同),而斯諾登亦確實是「盜取」國家機密資料,但傳媒還是會犯禁採訪報道,因為事涉極重大公眾利益,這些犯禁是必要而必需的。

較近身的例子,早前傳真社報道台山核電廠的安全情況,以航拍機高空拍攝核電廠情況,這應該違反大陸對航拍的規管,不是航拍法規不合理,而是因為核電廠涉及的公眾利益太大,法規唯有先「放埋一邊」。

那「帶刀」又是否符合這原則?當然也不是。

值得留意的是,高鐵安檢看似嚴格,但其實禁止攜帶攻擊性武器,香港法例都一樣,而且適用香港所有地方,換言之坐不坐高鐵、過不過西九邊境,胡亂帶刀都是違法的行為,結論就是帶刀測試的新聞性相當低,可能帶一份《蘋果日報》或《零八憲章》坐高鐵闖關,意義會大得多。

或許今時今日還去講傳媒道德操守很過時,那就不談「高地」,講實際操作,為了這則新聞性相當成疑的事件去冒被罰款甚至扣押的風險,值得嗎?

或許前線經手的記者年輕不懂判斷,部門主管以至高層呢?是否覺得所謂原則操守不是啥回事,記者的安危亦不重要,只要故仔夠爆、夠搶眼、能衝 page view 就可以?

自詡為傳媒者,是否應該記得有些事,有所不為?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