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景祥剖白離信報原委:不再敢言 小罵大幫忙

2014/12/31 — 11:21

《信報》副社長及數碼媒體總裁陳景祥今年10月18日以「道不同」為理由突然辭職,而今日將是他在《信報》的最後一個工作日。他昨晚接受DBC數碼電台專訪,表明原委,坦言是由於《信報》自股權易手後,一改過去重視評論、敢言和「硬淨」的傳統作風,對特首梁振英政府更是「小罵大幫忙」,有感憑他一己之力改變不了局勢,因此毅然辭職,形容為「別無選擇」。

加入《信報》28年的陳景祥可算是該報的老臣子,1993年擔任副總編輯,2003年晉升總編輯,唯8年前《信報》易手,新管理層出現多次變動,去年將陳景祥調往主理網站,並由郭艷明空降任總編輯。

陳景祥在訪問中表示,感到自從信報經歷股權易手之後,辦報傳統改變:

廣告

「即是由舊的創辦人,我想是整個擁有權的變化之後,影響了編採路線。傳統以來我們重視評論、要有自己風格,或者要去行『硬淨』一點,那種變化一路演變而來。」

他舉例指,該報對梁振英的批評經常不痛不癢,對政府近年甚具爭議性的做法,對梁振英「小罵大幫忙」,未盡報紙應有責任:

廣告

「對很多事件『小罵大幫忙』的又有,有些事故意不想去講的又有,我覺得已失去報紙的最基本功能或責任。」

《明報》即時新聞引述現任《信報》總編輯郭艷明回應稱,陳景祥的說法只屬其個人感受,「如果他感覺是這樣,只能尊重他個人的想法,但這不代表普世標準。」並堅持現時信報處理新聞的路線是正確。

另外,陳景祥又透露,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首次在《信報》選文闡述佔中理念後,《信報》內曾有人認為文章「不是很好」,質疑應否繼續留戴在該報寫文章:

「我知道因為這件事,編輯部或我自己都聽過很多聲音,說『這些文章不是很好』,甚至『這個人還應否留在報紙寫文章』等。」

談到辭職時提及的「道不同」,陳景祥解釋,《信報》創報42年,新聞不多,但很重評論,而且很多人認為評論的重要性大過新聞,所以一定要敢言,有獨立評論,要高水準,甚至不能迴避敏感問題,甚至對一些尖銳、北京或政府等權勢人物不喜歡的事也要發聲,《信報》每次在大是大非時都能發聲,以及作出對當時局勢有所影響的評論。不過,近幾年已經不同:

「很坦白講,就開始褪色,做不到這件事,原因可能是我們避開了一些敏感問題,我們不去碰,或者就算講,都講得不痕不癢,或者有些事情講亦講得不夠『盡』,令我們在輿論方面的影響力降低,就會令報紙失去特色,亦失去其最寶貴的價值。」

「而我自己覺得在很多條件限制之下,似乎這條路是會愈走愈遠,這不是好事,亦相信後來憑我自己一己之力基本上是扭轉不到那個局勢,所謂道不同就是,新的方向是要走向東,但你就走向西,我想除了要走之外,我相信我找不到一個解決方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