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4年香港傳媒的分水嶺

2015/1/26 — 20:35

作者:林曦(化名)

【原文刊於國際記者聯會的中國新聞自由年報】

2014年是香港傳媒工作者忙碌的一年,也是香港傳媒業重要的一年,筆者作為香港傳媒的一份子,認為2014年更是香港傳媒業的分水嶺。在這一年,香港傳媒棄守編輯自主,踏上準官媒、準黨媒之路。

廣告

2014年9月28日佔領中環運動爆發後,香港傳媒機構紛紛表態,要麼支持、要麼反對,幾乎沒有傳媒是中立的。傳媒機構在新聞報道中明確展示自己立場,中立客觀的報道幾乎絕迹,這是香港新聞業史無前例的。傳媒就政治事件表態,本來不是甚麼新鮮事,在西方國家亦頗常見,但問題是香港傳媒業這種政治表態不是來自傳媒機構的真心所想、所信,而是來自干預,背後有着一雙或幾雙無形黑手在操控着香港傳媒的靈魂。

在佔中這場運動中,香港傳媒編採面臨着前所未有的干預。以筆者的觀察,這種干預主要來自香港特區政府和內地政府,干預途徑除了向傳媒業老闆埋手,也向傳媒機構管理層埋手,干預是前所未有的猛烈。

廣告

干預傳媒老闆,新招不多,主要是廣告、經濟利益和爵位榮譽。在佔中後,支持佔中之傳媒的廣告量明顯大幅縮減,國企廣告更是絕迹,與大陸關係密切之公司的廣告亦幾近絕迹。筆者不是傳媒公司的核心管理層,對廣告情況之掌握只能從每日見報情況這行評估。以支持佔中的《蘋果日報》為例,佔中期間的廣告明顯大幅減少,不但中資機構的廣告絕迹,甚至與大陸關係較友好的機構亦同樣不敢下廣告,當然特區政府的廣告亦是大幅減少。

干預傳媒工作者卻是新招迭出,明目張膽。首先,特區政府方面,政府中人與傳媒管理層的接觸異常頻密,不斷透過放風,讓傳媒報道有利政府的消息,尤其是在涉及梁振英的負面新聞時,這種干預更是直接。政府官員會直接致電給傳媒機構的主管,不但爆料,甚至建議做些甚麼題材或角度。以梁振英被質疑在出售DTZ時收受五千萬回佣為例,政府中人曾經連續三天致電筆者同事,了解會如何處理該新聞,並在主動放料解釋,但只允許引述消息人士,不能刊其名字。在涉及佔中三子捐款風波時,有與政府人士關係密切人士,更主動致電傳媒中人提示一些容易被忽略的角度。

來自的北京干預,卻是叫人咋舌,赤裸裸毫不掩飾,程度遠比特區政府惡劣。佔中期間,北京長派人員駐守香港收風,並主動請傳媒工作者「飲茶」,有朋友告知一周起碼接到三個內地人士電話,都是詢問佔中問題,或要求報道一些反佔中的活動。筆者在多間傳媒機構的朋友,在佔中發生後,多次被內地不同部門人員約「飲茶」。內地人員詢問筆者這些朋友有關其公司對佔中的報道取向,內地人員更直接要求筆者這些朋友幫忙放大反佔中的新聞,或協助報道一些他們策動的反佔中活動。有朋友告知,在十一月初,內地人員約見他,對方告知三天後有一場示威遊行抗議佔中三子搞亂香港,該內地人員坦言這是他們策劃的,只是由友好香港人出面。有朋友一周被約「飲茶」幾次,苦不堪言,但因擔心日後在內地採訪會受到打壓,都不太好意思拒絕。

內地部門人員不但利用各種渠道接觸傳媒管理層,干預報道方向。更大問題是,他們甚至製造新聞事件,實行一條龍由新聞事件發生至編採過程全面左右,以達到他們部署的輿論導向,譬如針對佔中三子的捐款風波,有關材料經電郵爆料後,便有內地人士聯絡傳媒主管詢問有否收到料,能不能刊,準備怎樣,並主動提醒注意那些角度。這種情況以往少見,但在佔中期間卻頻密出現,而且手法日益嫻熟,顯然內地部門人員愈來愈掌握香港傳媒的運作模式和口味,令香港傳媒按着他們事先寫好的劇本處理新聞事件。有時候雖然明知是淪為打手,但因為材料吸引,加上部分與他們關係密切的傳媒機構主管,從中火上加油,縱使有人質疑,但往往也能在報章翌日的版面刊登出來。

筆者以泛民成員接受黎智英捐款和佔中三子向香港大學捐款的新聞作為例子,解釋內地當局在操控傳媒輿論的新手法。該兩單新聞有多家香港傳媒報道,而且是連日報道,篇幅顯著。據筆者事後了解,所有行家都是在同一日,而且幾乎同一時間,收到電郵報料。報料內容都是一些電郵內容,顯然是有黑客攻入當事人郵箱,盜取往來電郵記錄,再於佔中最關鍵時刻放料給傳媒。這些爆料內容都會給佔中運動帶來衝擊,而簡介報料內容的文字都夾雜着簡繁字體,報料人顯然是想扮香港人,但處處露馬腳。究竟誰有這樣的能力去盜取這麼多位泛民成員的電郵?誰又這麼處心積慮地收集了這麼多電郵,待佔中運動啟動才爆出來?誰又要刻意在爆料中扮成香港人?種種疑問,叫人不解。經驗和工作中的接觸,筆者相信這些爆料電郵與內地當局有關。

其次,在爆料電郵的內容刊登後,接着便有人遊行到警署、廉署或大學,要求徹查報道中的當事人,結果傳媒再報道遊行事件,事件就這樣一炒再炒,保持熱度。這種爆料、報道、遊行、報道的模式,在幾次事件中都有非常明顯的「巧合」,甚至有遊行人士一人跑幾場。

筆者和同事、行家在採訪這些遊行時,都發現部分遊行人士是來自內地的。不願透露的消息人士告知,這些遊行乃由內地組織,內地各省市部門在背後策劃和支付經費,執行者則是他們在香港的同鄉會。為充人數內地部門甚至安排內地人員來港參與遊行,而每次遊行內地部門人員亦會在場監視,避免出現差錯,而這些開支乃是內地維穩費的一部分。

在佔中運動啟動後,內地當局啟動了在香港的全部力量,幾乎是「哂冷」。觀看這次內地對傳媒的影響,就知道其滲透之深。筆者深深感受到內地已經滲透了香港傳媒每個環節,他們左右傳媒公司老闆,左右執行編採的傳媒管理層,甚至自行製造新聞事件,自編自導自演一條龍包辦。面對壓力、面對利益,在這次佔中事件中,大部份香港傳媒沒有勇敢抵抗,面對干預,香港傳媒逆來順受,甚至主動配合,香港傳媒業已跪下一隻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