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ewsroom的暗角 (Side A):十個無綫有審查的理據

2015/3/2 — 11:48

引言

無綫新聞有無審查,是一個難解的謎。

為解答這個謎題,《立場新聞》一共訪問了五名受訪者,當中有現職或已離職的員工。

廣告

訪問的時候,你不難察覺他們的陳述總是帶著不確定性。畢竟他們從來沒有自高層口中聽到像「這宗新聞太敏感,不可發表」,或者「政府要求不得報道這件事」之類明刀明槍作審查的話,然而每當一宗報道因為「某種理由」被抽起;或被大肆報道;或僅能在不起眼的「香港早晨」播放一次咁大把,他們又不禁問:「這,是出於政治考慮嗎?」

廣告

某員工被調職,是因為他做了敏感報道,抑或純粹人事調動?另一員工職位步步高昇,又是因為他能幹,還是因為他的政治取態迎合高層心意?

真相永遠無法大白。這,就是 Newsroom 的暗角。

為呈現問題的複雜性,《立場新聞》今次採用 A /B side 的方式,以十個問題的兩種迥異觀點,表達無綫新聞部有/無政治審查的雙重可能。(Side B 按此

由於所有受訪者均憂慮透露身份可能引起工作上的麻煩,本文為避免有人可從蛛絲馬跡中發現他們的身份,故在引述他們的陳述之時,均同以「受訪者」身份識別。

(一)刪除「拳打腳踢」是出於自我審查嗎?

不少外界聲音認為,是。「香港本土傳媒關注組」成員毛孟靜及范國威曾去信無綫新聞部,直斥此舉是「自我審查,意圖為警方濫權私刑事件降溫」。

亦有超過三百名無綫職工聯署對無綫做法提出質疑。編採人員對他們與管理層的意見分歧「表示遺憾」,強調旁述1用語客觀,並非失實。員工指,「不能接受直至接近午間新聞,才對事件怎樣發生,加上一句描述。期間近五小時,有關畫面的旁述一直從缺。這不但使報導忽然變得不完整,同時也反映了管理層對原來之報導並不信任,對此我們感到極度不安,也實在無法苟同。」

有受訪者聲稱,曾有高層直言無綫新聞及資訊部總監袁志偉之所以刪去「拳打腳踢」的描述,是因為憂慮言詞過激會「煽動人上街」。他認為這種理由過份,恰好反映他的「中立論」或「心入面條蟲論」,都是借口,實際理由只有一個:自我審查。

(二)市民對無投訴,是否成立?

通訊局表示,截至 12 月 30 日,該局共收到超過 1700 宗對「七警」事件的投訴。而在事件發生前,無綫新聞亦曾在一周內收到過百宗有關佔中報道的投訴,當中 48 宗投訴指報道不夠中立持平;5 宗指報道失實;46 宗指報道偏幫佔中;7 宗指偏幫反佔中。

(三)是追求中立還是審查?

傳媒研究員陸昕慈撰文指,TVB 新聞節目以「中立」為由,實際上是發表偏頗報道。有受訪者亦表示,「百分百中立」是袁志偉經常強調的原則,他認為「中立論」只是掩飾,背後的真正含義是怕得罪人,特別是有權勢的建制派。

就連袁志偉強調同事應遵守的無綫新聞部「專業準則及道德守則」,其實也沒有要求報道必須「中立」,而是要求「公正」,即包括要全面、言之有物、誠實及被免滲入個人偏見和感情。受訪者認為,有時候明明「反佔中」的示威者活動胡鬧,理據無稽,卻在電視上仍獲與佔領者同等長度的報道時間,表面上是「中立持平」,實際上是矯枉過正。

「其實任何做新聞的人都知道,報道是不可能百分百中立的。」一名受訪者如是說。

去年 11 月,「無綫新聞部一員工」於《蘋果日報》發表〈別以「中立報道」作擋箭牌〉的文章,透露「管理層明令不可引述集會人士的『呼籲』,諸如呼籲市民到佔領區,避免成為集會一方的傳聲筒,以保中立;但對於警方和政府『呼籲』集會人士離開,卻幾乎每次也照報無誤」,除此以外,一些字詞如「留守」,也被管理層禁止使用,而必須改用「留下」

「一方不能美,一方不能醜,這就是管理層的『中立』嗎?」該名員工寫道。

(四)無新聞部享有編輯自主嗎?

有受訪者認為,無綫新聞部擁有絕對自主權,但那不是在編輯和記者身上,而是「一個人(袁志偉)的編輯自主」。

至於編採人員,儘管他們不常被袁志偉以政治理由作報道審查,但該名受訪者分析,袁志偉有不少「間接審查」手段。

其中一個拑制主播和記者的方法,體現在安排出鏡上。

無綫新聞部主播和記者底薪不高,以新入職記者為例,起薪點為一萬一千五百元2。若員工獲安排於翡翠台、明珠台等個別新聞節目出鏡,則另有出鏡費用。

而決定誰可以出鏡的,就只有新聞部總監袁志偉和副總監黃淑明二人。有受訪者表示,若被完全剝奪上鏡機會,薪酬便只得萬多元;而因「得寵」而經常出鏡者,薪金卻高達三、四萬。由於差異巨大,為了賺取更高薪酬,許多員工不得不忍氣吞聲,不敢逆高層意思。

另一種拑制手段是編更。受訪者表示,假如有記者或主播「做錯事」──作出政治不正確的報道──便會被安排返通宵更,或被要求在公司做資料搜集,不准在外跑新聞。

除此以外,袁志偉更擁有決定哪個時段播放哪宗新聞的權力。有受訪者投訴,對於政治敏感的消息,袁志偉常安排在收視遠不及翡翠台的互動新聞台播放,或擺放在收視率低的「香港早晨」時段,「即係讀比空氣聽」;或晚間新聞時段,「影響力可以比你放在『六點半新聞』細十倍」。尤有甚者,拖延數日,象徵式播放一次之後,便以消息已經變舊為由,抽起。

(五)是反覆核實還是斬腳趾避沙蟲」?

有受訪者認為,袁志偉強調的「反覆核實」,事實上是審查的借口之一。事例包括去年 11 月在浸會大學畢業禮上,一名畢業生向校長陳新滋送上黃傘,無綫新聞卻報道稱那是「黃色捲狀物」,被外界嘲笑並質疑這是以「偽客觀」的方式把「黃傘」二字消音。

在袁志偉向員工「訓話」當日,有受訪者透露曾有同事反問,既然無人問過伊斯蘭國是否真有把人質斬頭,那報道「伊斯蘭國斬頭」是否都要寫成「懷疑斬頭」,袁志偉竟表示認同,稱「伊斯蘭國消息也不太可信」。員工聞言,只能「得啖笑」。

負責撰寫「七警」報道稿件的採訪主任何永康則在同一會議指1,正如你看到警察噴胡椒噴霧,儘管你可以質疑他噴的或許是其他物料,但也不會報道稱「涉嫌噴胡椒噴霧」。對此,他只能相信同事的判斷。

(六)「七警」事件後有無秋後算賬?

無綫高層余詠珊曾稱會視「聯署」為反公司,對聯署員工施行扣減花紅的懲罰。在袁志偉與員工會議錄音流出後,無綫集團總經理李寶安又指「公司必會嚴正處理,追究到底」。

事件後,不涉及報道但有份聯署的編輯主任王濱南被調離主編位置,改任副手;在「七警」報道中負責審稿的編輯主任周潔儀則被扣減四分一花紅;負責寫稿的採訪主任何永康被調離前綫,任新設的「首席資料搜集員」,地位名存實亡。另有報道指,一些聯署的編輯亦被罰不得編輯稿件,只可撰寫外電報道。

(七)無新聞報道是特別平庸抑或刻意平淡?

有受訪者表示,袁志偉對資源的調配與掌控,令他有機會間接操控新聞。例如他可以把錢花在較軟性的資訊節目如天氣報告、世界盃上面,而不把資源花在硬性新聞和深入報道上。「深入報道做返來,好驚得罪人。」該名受訪者說。資源不足,人手不夠,記者就難有機會認真做出尖銳的報道。

受訪者特別提到,無綫新聞的中國組報道特別平淡,如報道北京地鐵加價、空氣質素差劣、加強食物抽查之類,卻不去正視中國政治社會問題。此舉在現時香港甚為關注中港議題的情況下,實在說不過去。相比之下,「Cable(有綫新聞)做得好好多。」受訪者又直言:「袁志偉喜好任用新人,貪他們經驗淺,容易操控。」新記者大多缺乏經驗,處理新聞較傾向穩陣,難有深入報道。「假如你有少少主見,(袁志偉)又會話你唔夠中立,不讓你做採訪。」

另外,受訪者亦表示,一些記者自發採訪的新聞故事,一旦涉及對某機構、某官員的批評,即有被抽起的可能。高層會寧願把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放大,拆成三、四則消息,大談背景資料,也不播出敏感報道。受訪者直言,他自己就曾試過被袁志偉指責「用字太激」,把辛苦做好的報道抽起。「有時甚至係採主已經幫佢(袁志偉)出手,不用他親自處理。」他說,就算報道字眼真有問題,「為甚麼不是修改用字?就算你找第二個記者再『包』過(電視新聞術語,為採訪材料加添前文後理,加以「包裝」的意思)都無所謂,為何卻要把報道直接殺死?」

(八)建制新聞特別多?

受訪者觀察到,無綫新聞特別喜用官方消息。遇上中國國家領導人或香港政府官員發言,從不吝嗇大氣電波,長篇累牘播出,「十八大永遠煲大做,領導人新聞發布會 take 晒 live」;反而反對者或異見人士的聲音,則經常播放得甚為短促。

另外,無綫新聞又曾在節目「講清講楚」中獨家訪問梁振英,被坊間批評成為政府喉舌。後四個傳媒工會對梁振英篩選傳媒接受獨家訪問的做法表示遺憾,有受訪者透露,該報道在無綫新聞中原應播出多次,結果卻在僅播放數次後即被高層以「有問題」為由抽起。該名高層從未明言問題何在。

(九)報道雨傘運動偏頗?

傳媒研究員陸昕慈撰文直指,TVB 新聞部「(佔中)一方不能美化,(反佔中)一方不能醜化」的編採方針,已經是平常事。

有受訪者亦觀察到,即使在外面的攝影師同時傳回示威者與官方片段,新聞部高層也經常寧可選播後者。受訪者又指,觀眾若細心留意,不難發現個別記者從來沒有機會報道佔領新聞。他認為,無綫高層是透過管理手段,禁止有較強政治取態的記者報道佔領消息。該受訪者又透露,曾有同僚向某些公眾人物提出過尖銳問題之後,就再也無機會訪問該人物。

除此以外,還有直接抽新聞。該受訪者透露,佔領期間數名記者做過關於佔領區的軟性報道,如報道佔領區導賞團的故事、介紹佔領者的藝術創作等,然而這些報道在完成後,均被嚴格限制播放次數,甚至完全抽起。

(十)報道方向重民生而避談政治?

2009 年 6 月 4 日,無綫在六點半新聞中安排頭條為中學生濫藥、二條為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討論鐵路事宜,三條才到六四燭光集會直播,導致在集會現場的李先生舉牌抗議「無綫新聞 事事旦旦」,事件流傳至今。受訪者表示,重民生、輕政治的方針,是無綫新聞的常態。特別是翡翠台,往往在加水電費、交通意外等搔不著癢處的議題上花大量篇幅報道,並放頭條;政治議題卻總放在後面,輕輕帶過。

* * 

《立場新聞》曾去信無綫新聞部請求訪問袁志偉,然未獲回覆。

如果你看完後認為無綫確實有審查,請不要忘記閱讀 Side B。你,會傾向相信哪一邊?

文/楊天帥

-------

[1]:旁述內容為:「一名示威者雙手被綁上索帶,由六名警員帶走。警員將他抬起,帶到添馬公園一個暗角位,將他放在地上,對他拳打腳踢。期間兩名警員離開,留下的警員繼續再用腳踢示威者。警員最後帶走示威者,整個過程歷時近四分鐘」

[2]:資料來源:香港記協《記者之聲》2010 年 7 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