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o News 未嘗不是 Good News

2016/4/17 — 17:0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香港主流傳媒集體沒落已經是有目共睹的不爭事實。施永青人雖賤,但作為生意人,畢竟有點市場觸覺和自知之明,他最近公開承認我個人認為做得最好的AM730不革新,最終亦難逃遭受淘汰的命運。

日前本港報紙發行每天合共三百萬份,其中免費和收費報紙的派發和發行量分別為二百萬和一百萬,但真正有人閲讀的,實際合共恐怕不到二百萬,其中三十歲以下的讀者相信更少。當然,年輕人不看報不等於不看新聞,而是他們大多選擇在其他媒體尤其是手機上網看,並且隔晚已經看了或看即時新聞,所以報紙刊登的往往頓即變成「舊聞」,還有什麼可看性可言?

本來有些所謂知識份子報紙過去仍可以深入獨到的評論聚集社會精英形成社會輿論監察力量招徠,「信報」和「明報」過去是表表者,但隨着股權轉讓至胸無半點墨的銅臭商人手上,質素已經每下愈況,令人慘不卒睹。連土共五毛及梁粉共特的文章亦濫竽充數,成為主流,發揮豬欄效應,今天仍有洞悉力的文章,不客氣地說,每個月其實頂多只有十篇八篇,其他都是卑之無甚高論的泛泛之談或定見,不看絕對沒有損失。

廣告

過去報紙専欄是銷量的保證,730AM早期亦以此突圍而出,因為每個專欄作家有一千幾百個讀者粉𢇁,加起來便是好幾萬以至數十萬銷紙,但今天面書大行其道,人人都是作家,受眾由數百至數十萬不等,隨時輕易超越報紙的讀者量,専欄作家還能奇貨可居嗎?

老實說,工作關係,我每天只用不到一小時便看完幾乎全港所有主要報紙,包括副刊專欄以至廣告,但值得和需要認真閲讀的,很多時一篇也沒有,大多是陳腔濫調,只看題目和一兩要段便知說什麼,之後棄之不足惜。事實上,大部分時候,在網上看到的資訊遠比報章多,而且內容有趣、豐富、新頴,評論更有見地(同不同意是另一回事),至少有一定的社會意義(Social Significance),不若目下絕大部分報刊因循交差,了無新意,連朝氣亦欠奉,活該消亡。

廣告

報業傳媒肯定已是夂陽工業,兩大最賺錢的報紙近年不斷炒去高薪管理層減省成本,依然難逃蝕本的厄運。很多老闆辦報目的都是政治靠攏,自己根本並無任何卓見,過去依賴一班所謂名報人,因為缺乏真正競爭,尚可風光一時。但面對互聯網的顛覆和非文字孕育的新世代之崛起,這班名報人明顯舆時代脫節,學識不足也沒有新觀點,高薪與能力不成正比,違反市場規律,炒去絕非報紙質素下降的主因,只是削減了成本,亦找不出更生自救的辦法。

做傳媒猶如娛樂事業,人的因素第一,一定要有個性,才有明星魅力,有聲有色,吸引受眾。過去香港不同時期成功的媒體,都是奇里斯瑪(Charisma)的産品,邵逸夫的邵氏和無綫、鄒文懷的嘉禾、查良鏞的明報、林山木的信報、鄭經翰的資本雜誌、黎智英的壹傳媒、俞琤的商台、張敏儀的港台和陳冠中的號外,沒有例外。

現在所有名牌都已過時,新人又不夠斤両,青黃不接,媒體集體衰落,自屬必然。當然,香港沒有前景,社會整體缺乏創意,走向淪亡,是最根本的原因。如果百業蕭條,傳媒又豈能例外,一支獨秀?

主流媒體的消逝,是無何奈可花落去的時代現象,哀嘆也沒有。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置諸死地而後生,no news 未嘗不是good news。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