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2/25 - 9:17

TC2 執笠之喜

「執笠之喜」是   TC2 Café 老闆岑蘊華的話。凡事皆有定期,天下萬務皆有定時,難頂的事情總會過去,但美好的事情亦不一定長久,在可以選擇時自主決定,在回憶美好時瀟灑結束,不苟且、不偷生,可以沒有遺憾大大聲說「光榮告別」。

TC2 Café 是什麼?是文化咖啡室(老闆說總算做到了、成功了 … 部分)、是新聞界的深宵食堂與樹洞(梁朝偉在吳哥窟講秘密的樹洞)、是潮池(舊雨新知相遇,又頃刻離別)、是一家仍然掛着「我要真普選」黃色直幡的餐廳(為了一幅直幡失去了幾多生意 …)。

2019 年 2 月 23 日下午約五時半,“last order”的聲音響起。

廣告

咖啡機準時壞掉,生果賣完了,一眾最後一分鐘的食客,叫乜無乜,只能有乜食乜。

兩位老闆,忙到最後半句鐘,一貫地一腳踢,一貫地忙到冇停手。

這些年來,看着老闆日漸消瘦、憔悴、累;十年無認真放過假,一天十四、五小時工作,這種生活不可能無止境下去。暫時告別,這決定,理性而勇敢。

所以,我一直沒有幾絲傷感,直至“last order”的聲音此起彼落。

終於來到這一天。

最後一個 party,感謝兩位老闆,你們燃燒了的青春

最後一個 party,感謝兩位老闆,你們燃燒了的青春

TC2 有一個角落,放了一部舊衣車,選此座位,必然是獨自一人,面壁自閉;長年累月,獨坐者填 memo 紙留言,與另一位陌生的孤獨者隔空對話。

TC2 最後一夜,我看見了這個留言,李小姐有話對陳先生說:

恕我多事,不能只有我看到。

恕我多事,不能只有我看到。

恕我多事,這段留言,不能只有我看到,不能讓它隨   TC2 消失。

這些年來,TC2 這地方,不經不覺地連繫着多少人陌生人,我們也許相知而從未相遇,偶爾在此碰見。老闆說,開業十年,錢不可能賺得多,但賺了人與人的關係,交了很多知心朋友。

TC2 營業的最後數天,很多朋友慕名而來。老闆表妹說得語重深長,若然大家珍惜一件事,請及早支持,不要等到它快要消失時,才去懷念。

是的,一間餐廳如是,一家你欣賞的傳媒如是,一些你珍重的價值如是,你愛的人,亦如是。

一個維繫了十年的潮池,很長久;如今我們散落大海,有緣自會再遇。既濟未濟,一個章節的終結,自是另一新篇章的開始。

TC2 歡慶之夜

TC2 歡慶之夜

*   *   *

相關文章:

六年前    
搬遷時休業一會,寫過這篇:砵蘭街最後一夜

補充:TC2   一向慷慨借出地方,寄賣各種書刊,本人單是這兩本書,粗略估計,在   TC2 賣出了六百本。

(原刊作者網誌